“波平的道路宽又长”,是我的文友周波平的文学作品集《大张力》一书序言的题目。
  那是1997年2月,我于大连会展中心参加大连市文联和作协共同召开的,有邓刚、毕馥华、王晓峰、沙仁昌、田俊明等作家和陆文采教授等20余人,参加周波平文学作品集《大张力》的研讨会。当我打开那本《大张力》的时候,那篇序言的题目“波平的道路宽又长”,让我读后立刻牢牢地记住了,它不仅把周波平的名字写在里边了,而且“波平的道路宽又长”这句话,既有祝愿祝福之意,也有期冀期望之意,非常顺口,也非常响亮,好听好记。那之前,我还不怎么认识周波平。那之后,我们很快就熟悉了,不仅成为了文友,也很快成为了好朋友。
  我与波平都在大连市建设系统工作,我那时在大连市规划土地局做宣传部长,他早些时候在大连市城市建设管理局所属的大连市市政处做处长,后来又在大连市市政设施修建总公司总经理,后来又晋升为大连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副局长,也应该是相当一级的领导干部了。大连市建设系统有十来个局,还有很多下属企事业单位,少说也有几万人,我们能够相识并成为朋友,应该说是文学创作搭起的桥梁,即以文会友。之后,我们经常在大连市文联和作协的一些会议和活动中相遇。
  周波平和大连市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邓刚关系很好,和原沈阳军区创作室主任、著名作家郝中术关系也很好,而这些人恰恰也是我比较亲密的文友和朋友。于是,我们就更是经常在一些场合相会相聚。周波平比我略小一点,他总是亲切地称我大哥,这是他为人非常谦和的表现。即使是他当了副局长以后,也还是那么谦虚和气。凭着波平的道德人品、组织能力、文字能力和人脉关系,他完全可以在仕途上再上升一两个台阶,可他还是在副局的位置上退休了。我想,应该是他喜欢和爱好文学的缘故,迷恋上文学的人,常常把仕途看得比较淡薄。其实,但凡文化道德底蕴比较深厚的人,但凡有一技之长的人,往往都不会把仕途、权力和金钱看得那么重。应该说,只有那些没有较好道德底蕴的人,只有那些没有文化艺术追求的人,只有那些没有什么技艺特长的人,只有那些不学无术的人,才会去一门心思地追求升官发财,因为那些人舍此便找不着快乐,便没了人生的目标。而追求升官发财的结果,往往又被权力和金钱,把他们的前途和生命腐蚀了,葬送了。
  两年前9月的一天,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主任郝中术来大连,和大连的一些战友文友在一起相聚,唠唠往事,叙叙友情,谈谈文学,我也参加了。那一天参加聚会的还有周波平,还有大连晚报编辑、作家杜敏等六七个人。周波平给我带去一本他写的长篇传记文学作品《王梦恕传》,有28万字。王梦恕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是蜚声中外的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他的人生经历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其人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和很高的社会知名度。这本书有四个作者,周波平是第一个,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人署名,但波平是第一作者,因为他为写作这本书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多的精力进行采访和创作,为了感谢他的辛苦和努力,传主王梦恕还专门与波平有一张合影照片,因此说,我相信这本书应该主要是波平的心血和汗水的结晶。波平退休以后仍然笔耕不辍,这是很值得学习和赞扬的。在我们相聚时,我也把我的作品送给他,请他指教,也是一种交流。而波平兄总是给予赞扬和鼓励,这是他做人和交友的原则,即与人为善。
  我们在相聚见面或者通话时,经常就一些文学问题展开探讨,他都有很深刻很新颖的见解,我们也常常在一些问题上取得非常一致的看法,这也是一大快乐。
  因为我自己也是体制中人,在体制中我认识的人也不少,与我平级的处级干部也好,比我职务高的局级以上干部也好,虽然一些人也都比较谦和,给我印象好的也不少。但是,也有一些人多多少少的总会摆出官样的架子,时不时的总会露出自己身份地位的特征来,有些人甚至还故意显示自己的官员身份,以求得别人的重视,如若被人稍有忽视或慢待,就会非常不满。像周波平那么谦恭那么敬畏那么随和那么热情的,应该不是很多。我的感觉是,波平意识中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局级领导干部,而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平凡的人,或者在他的骨子里,自己更多的就是一个文化人,而文化人就应该是谦虚谨慎温文儒雅充满敬畏随意平和的人。
  周波平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相貌与毛泽东非常的像,如果让他饰演领袖毛泽东,应该说根本用不着化妆。他的形象、身材、气质都相当的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