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闲暇之余,并且在清净的时候,一定会想一些事情,念记一些对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人来。其实人活在世上,都是在不断地爱着、感受着、思考着一路走过来的。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可想之事,可思念之人,我想这种人一定是非常落寞的,这种落寞的人不会被人同情和理解。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人心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完美的世界,哪里还会珍藏着什么往事和怀念的人呢?也许,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所生存的环境各有不同,因此,在欢乐和痛苦之间,在幸福和灾难来临之际,每一个人都会有各自的生存之道,只要还活着,一切过失都还会有机会弥补过来,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否则,一个人连生命都没有了,谈人生、谈理想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
  话虽这么说,可仔细想想:一个人在无限宇宙的永恒岁月中,哪一位不是顷刻之间便化为乌有的尘埃呢?这尘埃刹那间就会无影无踪,如一丝微风,一缕轻烟。人类的悲欢离合,正诠释着这万千尘埃在这浩瀚无垠的苍穹中像无数颗星辰一样,虽遥远可也闪烁着一丝光芒来,哪怕就是那么一丝丁点的停留时间。因此,我们人类每一位个体,都是命中注定要在这没有始终的边缘上飘荡,而不会陷入那永恒的深渊里去。有一位哲人说得多好:“站在光里,背后定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从某种意义来说,一个人只要接受了无我的认知,以及对世事难料和对无常的承受境界,才能看破悟透了人世间的一切,对于痛苦与坎坷、生离与死别、幸福与灾祸都会有一个全面而理性的认识。对于文人来说更应如此。他的创作、他的著书立说,他做的学问,其实同他的名利与地位是无关的。世界上所有的学问家没有哪一位是为了追名逐利这些东西而有所成就的。他们甚至大多数人活在人世上的时候,连自己的生存和温饱都无法解决,何谈名声和地位呢?陀思妥耶夫斯基、川端康成这样的名人大家无不如此。
  在我最敬佩的中国文人之中,李国文老师算是其中一位。他也是一位值得人们去怀念的人!
  
  二
  2022年11月25号的早晨,洗漱完毕正准备用早餐,突然接到北京文友孙良武先生打过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孙先生低咽的声音道:“代老师您知道吗?您我所尊重的李国文老师,昨天中午1点30分已经离开我们了。”他还问我知道不知道。我对他说:“这几天我一直在为失去二哥(堂兄)而感到悲痛。李国文老师的去世,我还不知道哩!谢谢孙老弟告诉我。”当我迷迷糊糊说完这句话后,回过神来心里一惊,不由自主道:李老师真的走了吗?
  不一会儿,在我微信群里,看到梁晓声老师发来悼念李国文老师的文章后,才相信李国文老师仙逝这个消息是真实的,读着梁老师怀念李国文老师的文章,让我陷入了对李国文老师的深深怀念之中,此刻,沉痛的心情笼罩着我的心头,“文学常青树”,我所崇拜的国学大家,一位慈祥的老人李国文老师永远离开我们了,他的离去将是中国文学界一大损失呀!想到这里,泪水情不自禁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记得那还是上世纪的1984年5月中旬的一天夜晚,我与几位男同学到牢山公社政府大院,看了一场露天电影,电影的名字叫《人生》,当把电影看完,回到学校大门口,才发现大门已经紧闭了,后来我们几位同学是翻学校院墙回宿舍休息的,这件事第二天就传到了班主任陈世祥老师的耳朵里去了。那天上完夜自习,陈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明情况以后,陈老师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当时,我没有顾及陈老师的所思所想,就毫不犹豫地把我心里始终没有弄明白的问题,趁此机会,就冒冒失失地问陈老师道:“陈老师,让我不明白的是,电影中刘巧珍那么聪明善良美丽的好姑娘,高家林为什么会抛弃了她呢?”
  陈老师听完我的问话,他沉思片刻后,不慌不忙严肃而认真地对我说道:“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认真学好文化知识,当知识达到一定髙度以后,自然你会明白何为人生的!”最后陈老师还对我说:“《人生》是一部好作品,还有一部作品名字叫《冬天里的春天》写得不错,建议你以后有机会读读,相信这部小说对你了解人生和提高你的文化素养都是很有帮助的。”说完后,陈老师又小声自言自语道;“不过,这部作品分上下两册,比较贵,两本书大概需要三十多元人民币哩!”
  我接过陈老师的话头,笑着说:“三十多元人民币对我说来,确实是一个天文数字,陈老师请您放心,在这里我也要谢谢您对我的关心,我会记住您的话的!”
  其实,学历与有文化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有的人学历很高,但不一定他有文化;有的人虽然连小学都没有上完,但也未必他就没有文化,关键在于人们后天的精进和努力呀!陈老师虽然复习三年都没有考上大学,但陈老师的文章写得好,书法练得好,他的师德人品都是有目共睹的,丝毫不影响他是一位很有学问有文化的好老师。我想,既然连陈老师这么有学问的人都认可《冬天里的春天》是一部好作品,那一定不会有错的,如是,我就暗自下定决心,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要拥有这部书。尽管困难重重,我也不会放弃得到它的。
  
  三
  那年月,在我们豫南农村,形势一片大好,自从土地联产承包到户以来,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村子里每家每户到处都是拆掉土坯房屋,盖上新的青砖大瓦房。不知道为什么,村子里的大叔大婶们个个都干劲十足,言谈举止之中,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我想:中国农民是多么的勤劳可爱呀!只要获得了土地,他们都会尽力将自己的一生融入到那片土地上,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地辛勤耕耘,没有什么比农民获得了土地以后,给他们带来那种无比快乐的心情相提并论了。在解决了温饱以后的村民们心目中,他们更高层次的追求,那就是建设好自己的家园,让自家住的条件好一点,家里的大人小孩穿得有起色一些,今后的日子呀,要比以往有一些新的变化,就心安理得了,也许,这也是农民们最原始的对物质的追求吧,仅此而已!
  在我村子的北头山边旁,就建有两座砖瓦窑,这两座窑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停地烧,前脚烧好的砖瓦后脚就有本村或外村的人把它买走了,可以这样说,烧好的砖瓦不愁卖不掉,落地不沾灰,销路好得很哩!每当我从学校回到家里,路过窑厂的时侯,发现几个手拿大火把的大叔大爷们,正汗流浃背地向窑门里填塞干柴草,两座大窑上方冒着滚滚的浓烟来,柴草在火窑里叭叭啦啦燃烧的声音,加上外面窑匠师傅们的吼叫声,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好像是一部交响曲,别有一番情趣,那是农民们热火朝天地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和希望呀!有如这窑中的大火在熊熊燃烧着,火焰发出炙热的温度来!
  回过头来,我仔细一想:只要窑火不停地在烧,那窑老板就会不间断地需要干柴这样的燃料来烧制砖瓦,如果到牢山山中砍来柴草卖给窑老板,不就可以换来钱买回《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书吗?想着想着,我就兴高采烈地向家中跑去。
  第二天是礼拜天,吃罢早饭,我就拿上镰刀上牢山去砍柴禾了。把砍回来的柴禾凉干整理好后码起来,日后集中起来再一起卖给窑老板。临到中招考试结束以后,我砍回来的柴禾,经过父亲的手把它卖给窑老板,父亲告诉我说,柴禾一起卖了二十几块钱。当接过父亲手里的这些钱时,我仔细地盘算着离买回那书的目标就更近了一步,心里一阵狂喜,不亚于已经得到了《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作品哩!
  
  四
  中招考完后的第二天,我来到学校准备把被褥、文具及旧书籍一并带回家。中学时代对我说来,算是结束了,如果考不上潢川师范,又不想去上高中,那么自己只有去参军或者踏入社会另谋出路了。我一边整理着被褥,一边正在想着我人生面临最关键的一次选择。这个时候,我发现陈世祥老师正从教室那边向我走过来,他来到我的身边笑着对我说:“清理好东西后,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停下手里的活,我看着陈老师,点着头并高兴地答应着他。
  中午午休过后,我来到陈老师的办公室,陈老师正在办公桌前写材料,看我进来后,他停下手里的工作,起身从旁边搬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来说话。我对陈老师说:“陈老师您很忙,我就站着吧!没关系的。”于是,陈老师笑着对我问道:“中招考完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呀?”
  我接过陈老师的话头回答着陈老师说:“陈老师,这次中招考试,我感觉英语考得不好,结果肯定不会太理想,如果考不上潢川师范,以后的路,我还真没有想好该怎么走呢?”
  陈老师接着说:“人的一生,其实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多重考试,不要因为一次没有考好就气馁了呀!人生的路对于你来说,这才是刚刚开始的一小步,以后的路还长着哩,千万不要灰心丧气呀!”陈老师说完这些话,关心地看了我一眼,接着他从书柜里拿出两本书来,并对我说道:“这是《冬天里的春天》上下两册书,你拿回去后,有时间就看看吧!不管这次考试的结果怎么样,可不要忘记多读书呀!”
  当我从陈老师手里接过来这部梦寐以求的作品的时候,心里充满着对陈老师的无限感激之情,手捧起两本书,不知说什么才好。当回想起我砍柴草时,那换来的一张张小毛票零零碎碎的钱,离买回《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作品还有一定差额的时候,心头一热,泪水就在我的眼里打着转。可陈老师现在就将我的愿望变成了现实,得到了这部作品,无法言表当时我那激动的心情,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陈老师,谢谢老师。”并向陈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以表敬意!
  
  五
  与陈老师在老李湾渡口一别,回到家里以后,一有空闲时间,我就如饥似渴地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读着《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作品,生怕漏掉了作品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即便是每句话后面使用的标点符号,都牢记于心。当读完这部作品以后,感觉意犹未尽,紧接着又读了一遍。当我把作品读完第二遍以后,我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对作品中的人物认真仔细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记得那天夜晚,夜深人静,我一个人坐在家乡的石桥旁,眼睛望向天空,月亮静悄悄地挂在天上,星星在遥远的夜空中时隐时现,牢山山林里时不时传来夜鸟的啼叫,此刻,我突发灵感,自己对作品里面内容的分析理解和想法,有一种想表达出来的愿望。于是,我跑回家中,坐在桌子旁,点上罩子灯,不加思索一口气写下一篇三千多字的读后感来。
  到暑假过后,我想,借陈老师的书,既然已经看完了,就应该还给陈老师。同时我想,在中学的三年时光里,班主任陈老师始终如一地关心照顾我,也是时候向他说一声谢谢呀。这样想着,就把《冬天里的春天》那套书连同我所写的读后感一并装进书包里,准备到学校里去还给陈老师,并请陈老师参考和修攻一下我写的读后感。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沿着山路,经过五岳水库大坝,步行了两个小时来到我的母校——杨冲中学。在校园里,我没有看见陈老师人,一打听,才知道陈老师今天不在学校,听食堂的金师傅讲,陈老师已经结婚了,今天他和爱人一起到水库边的老李湾他丈人家去了。于是,我同金师傅打一声招呼,说了一声再见后,就离开了学校,紧接着就去老李湾找陈老师了。
  在五岳水库的上游,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走在路上,放眼望去,在田野里到处都是收割稻谷的农民,不时还传来一阵欢声笑语。相信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呀。我加快脚步向水库下游走去。大约在上午十一点钟左右,在老李湾渡口旁,我发现陈老师在一条小船边同船上一位漂亮的姑娘正说着话,于是,我一边走一边叫着陈老师,陈老师发现我后就匆忙转过身,上到岸边来。到了近处后,陈老师笑着对我说:“这次中招考试你其它的各门功课成绩都考得非常优秀,特别是语文和数学都得了高分,只可惜英语没有考好,拉下来了你的总分数,没能被潢川师范学校录取,实在太可惜了呀!”停了一会,陈老师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也没有什么,人一辈子还长得很,现在多好的社会环境呀,只要努力,行行都会出状元,是金子在什么地方也都会发光的哩!”我知道这是陈老师安慰和鼓励我的话,我低下头没有吱声。
  紧接着陈老师把我叫到小船跟前,并把船上的姑娘叫下来,并对我作以介绍道:“她叫芦花,是我的妻子,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把她叫做芦花嫂子吧!”陈老师说完轻轻地笑了起来。这个时侯,船上的芦花姑娘已经下船了。我悄悄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上身穿一件淡黄色的碎花褂子,下身着一件黑色的直筒裤,脚上穿一双大口的灯芯绒布鞋,红朴朴的脸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给人一种既青春又阳光的感觉。
  我走到芦花姑娘的跟前,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芦花站在那里红着脸只是笑,却不说话,好像有一些不好意思。我便对陈老师说:“芦花这名字多好听呀,与《冬天里的春天》石湖游击队女指导员芦花嫂子,好有一比哩!陈老师让我把她叫嫂子,总感觉不太合适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