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蚕桑的意义很有分量。一种昆虫,一种植物,二者的相依,便代表了人世间的营生。粤曲《昭君出塞》有唱词:“寄语汉宫庭,代我拜上汉元皇帝,此后莫再挑民女,误了蚕桑”。这里的“误了蚕桑”,是指统治者无端折腾,让老百姓活不安稳。虽然我没养过蚕没种过桑,但60到70年代之间,一时学校没有朗朗读书声,工厂没有嗡嗡机器响,我也忧伤过,蚕桑是不是被躭误了。
  是以我第一次看见广袤的桑田,第一次看见一排排养蚕的房子,便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近与宁静。
  这是一条确实宁静的小村,叫儒岩村,在我家乡小城鸳鸯河上游十多公里处。北面贴着青青的河水,南面就是接天的桑田。村里的农舍,隐在竹林果树之中。村口有两棵几抱粗的大树,树下是洁净的渡口,与对河的村庄鸡犬相闻。渡口码头顶,是一座小学,学校里下课的声音,是敲响一口古老的大钟。“当当”的钟声响彻两岸,伴着孩子们的嘻闹,传得很远很远。
  养蚕场伏在桑田之中,远看只见屋顶,如寺院伏在山林里一样,安祥得炊烟不摇。及近了,才知道是十数间两层的砖瓦房,围成独立的天地,仿佛一个小小的城池。墙体斑驳残旧,依稀能辩上面的标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可以想见,不管经历了多少风云变幻,从计划经济到改革开放,这里仍然养蚕,仍然守着最古老的产业没变,这需要一种远离时尚的静气。
  走进偌大的院子,空无一人,脚下有点迟疑。生怕我之不速,对人或对蚕,都是唐突。好不容易过来一位中年汉子,他对我的询问,只是一种比我还好奇的目光。我解释说是出来玩的闲人,无意撞到这里,很想见识见识。他摆了个类似“请”的手势,却擦肩过去了。我领会的是“随便”,于是放下心来。但他终于还是回头说了句话:“入蚕房是要消毒的,你最好还是在门外看吧。”
  看来养蚕如养婴儿一般的细致,难怪对蚕极少称之为虫,而称之为蚕宝宝。原以为能做这么细致工作的,必是上了年纪的人,不料后来碰见的,都是20岁左右的姑娘小伙,走路从容,很少言语,有点似空门的沙弥。我只看到了中蚕与老蚕,就是差不多得吐丝的那种。而像小时候也曾玩过的幼蚕,则见不到。在一座较新净的房子前面,有位姑娘说,幼蚕十分娇气,你在窗外望望罢了。从窗外看入去,是看不到什么的,只听见蚕吃桑叶的声音,“沙沙”如春夜的隔窗听雨。
  忽然想起“蚕食”二字。据说蚕除了退皮时的休眠,吃桑叶是不歇息的,白天黑夜不辞辛苦地啃,养蚕人也就得不辞辛苦地采桑叶。
  有首汉乐府叫《陌上桑》,说的是一个叫罗敷的女子,出去采桑,美得让旁人忘了手上的工作,只顾看她了。“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其实罗敷是贵族妇人,采桑只是玩的。“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真正的采桑女,岂有如此珠钗绫罗的打扮。
  我所见的桑田,桑树齐人高。我跟一个女孩入田采桑,才发觉隔三五十步,便有一个人,都是妇孺。而在外面,只见桑树婆娑,哪见美人的影子。五月的近晌,南国的太阳已热情过火了。虽说金色的阳光下,绿桑如海,很有诗意,但只过了半小时,我已觉闷热难当。带我的小女孩更是辫梢湿透,汗珠微滴。桑田里下蒸上晒,个中滋味,又岂是在畈上看美女者想像得来的。
  她是个初中二年级学生。家里也有桑田,也养蚕。但星期天,她只为蚕种场采桑。采十斤桑叶的工钱是一元,一天下来,能采一百多斤。她未必知道在文字里,蚕桑有着国民生计的涵义,只知道她的辛劳,能帮补一点家用。她也未必读过《陌上桑》,不一定知道诗人眼里的采桑女是那么的美,但她很快乐。特别是我给她拍照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不但定格在我的相机里,也存入了我的脑海中,那是另一种意义的罗敷。
  后来我隔几天就去一次儒岩村,起先是为了把相片送给小姑娘。我答应过她,要让她看看自己劳动的时候,是一种多么健康阳光的模样。后来渐渐与蚕场的人,与村里的人很面善了。我对他们养蚕的尊重,也得到他们的热情赐教,其实都是对一种营生的虔诚。
  蚕从孵化到长大结茧,有一个月左右的周期。这一周期,养蚕人不但辛劳,而且操心,不但怕蚕饿着了,还担心被其它虫蚁欺负了。直到结茧后,才稍稍放下一点心来。蚕茧到最后成为轻飘飘的丝绸,或许只有养蚕人才知道它所含的哀怨苦乐,一如桑谢丝长。
  郊外村落,以养蚕为生计的,儒岩村几乎可算唯一。原来这里的耕地水位甚低,若种米粮或其它作物,一场洪水就完了。唯有种桑,才不怕水淹。洪水来时,已是炎夏,蚕也该避暑了。宋人有诗云:“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而这里,不可能插田,只有一季望一季的蚕桑未了。日子,也这样一季一季地守望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