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弥漫中,我慢悠悠地行走在大街上,街上人烟稀少,偶尔有一辆车从身边驶过。浑身没劲,喉咙发痒,脚下软绵绵的,我像踩在棉花云上。十分钟后,我深一脚浅一脚,才驾着云朵走进了菜市场。
  市场里人不多,许多摊位空着,一片萧条的景象,没有了八天前人挤人的热闹场景。那天,人多的都没下脚的地方,都涌在摊位前,伸着胳膊,见什么买什么,像不要钱似的。受其影响,我也买了许多果蔬,还买了冰糖和百合,想着万一阳了,也好用来煮梨水喝,还真派上了用场。
  今天我不准备购物,刚从阳堆里爬出来,不想与人接触,只想走走看看。咳咳,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旁边两人如临大敌,扭头看我一眼,缩起脖儿飞快地向前走去了。哼!还躲着我,我还想寻找元凶呢!
  八天前的那个下午,我拉着购物车,在回家的路上出现了症状,浑身发冷,双腿发软,感觉都走不动路了。磕磕绊绊回到家,先用酒精把物品一一消毒,然后去洗了把脸,就对他说,我可能中招了!在躺下之前,还没忘进厨房去吃了两个煮鸡蛋,专家说要多吃蛋白质,增加抵抗力,才能与病毒抗衡。
  疫情放开后,我是有心里准备的,却自信地认为,自己的体质绝不会轻易躺平,也绝不会第一波倒下,没想到,才放开一周,我就中枪倒下了,竟然躺平得如此之快。躺在床上,还迷迷糊糊地在想,三天前就不下楼了,他也在家呆了两天,我是怎么染上的呢?
  还没有想清楚,体温就噌噌地爬了上来,使十多年都不发烧的我,竟然高烧到了39°,腰痛,关节疼,手指疼,浑身都疼。他接过体温计说,必须退烧了。询问过我的医师妹妹,他给我吃了一粒退烧药,接着又端来大葱生姜熬制的水,让我喝下。到下半夜,我体温降到了38°以下,第二天一直维持在38°上下,第三天体温回归正常了。
  我大汗淋漓地躺在被子里,睡衣是湿的,被子也是湿的,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汗还在不停地往外排。我一次次地坐起来喝水,天亮后,才停止了排汗。
  第二天是冬至,清晨起来,我摇晃着走进厨房,一阵风吹过来,冷得我打哆嗦,赶紧退了出来。我去穿上棉背心,再走进厨房和面,拌饺子馅,准备包饺子。等一切准备就绪,我已经累得站不住了,赶紧到客厅坐下休息。他包饺子,我擀皮,还负责下饺子,饺子如约吃到了嘴里,味道还不错。
  阳了之后,我一直坚持正常吃饭,并且顿顿都吃鸡蛋,蒸鸡蛋、煮鸡蛋、炒鸡蛋,要增加抵抗力,鸡蛋是最佳选择,这也是专家说的。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胖与瘦了,保命要紧,再说了,他也不会做饭,鸡蛋也省事儿。
  当天晚上,随之而来的咳嗽让我喘不过气来,上网一查,说这是在度危险期,要特别注意,尤其是老年人要注意血氧饱和度。我虽不是老年人,也将进入老年人的行列,一种恐惧感笼罩着我。胸闷,越发地喘不上气来,是不是血氧饱和度不够啊?怎么办,也没有血氧夹啊!我爬起来,按照专家所说的垫高了枕头,然后再躺下,可还是气喘,翻来覆去到天亮,才睡了一小会儿。
  我阳了之后,在家就戴上了口罩,要求他进我房间时也戴上口罩,可他有时候戴着,有时候就忘了。我们公用一个卫生间,一个客厅,他不可避免地要被感染。即使感染,也要稍晚几日,让我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好去照顾他。却没想到,是我多虑了,他压根儿就没事儿,每天戴着口罩照样去购物,照样去公园遛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奥密克戎真会欺负人,三年来,我天天戴口罩,每次购物或拿快递回来,总是先洗手,再把物品一一消毒,严格按照专家所说的办,怎么偏偏就找上了我呢?
  他根本不注意消毒,洗手也是在我的逼迫之下,而且,有时候嫌难受,还把口罩摘下来。在饮食方面,他也是随心所欲,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想睡就睡,从没有那么多的讲究。饮料、可乐、汽水、糖果、点心,对这些高糖食物,他从不忌口,抽着香烟,经常熬夜,全是些不良嗜好,还面对面照顾我几天,奥密克戎居然不去找他。
  而我呢,恰恰与他相反,严格遵守健康饮食标准,少糖,少盐,少油,不喝饮料和可乐,很少吃油炸食物,早睡早起,每天坚持锻炼,竟然不如他的抵抗力,这就让我糊涂了,到底谁的生活习惯好呢?
  为此,他笑着斜靠在门框上,歪着脑袋调侃我,你不是太极达人吗?你不是注重养生吗?怎么这么不堪一击,说躺平就躺平了呢。我不服气的一撇嘴说,专家说奥密克戎专攻击抵抗力强的人。他哈哈一笑说,这么说,你属于抵抗力强的人。可有的专家也说了,奥密克戎专攻击抵抗力弱的人,你到底要听哪个专家的?我无力反驳,只在心里暗暗地想,哼!别太张狂了,等你躺平了,看我怎么去调侃你。可谁知,直到我阳过了,截至到目前他也没有躺平,奥密克戎就不给我报仇的机会,太让我无奈了。
  一切顺理成章,一周过去了,那天我从菜市场回来,虽然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可还是感觉比之前轻松了许多。可专家说,阳后第二周最关键,奥密克戎撤退之后,器官需要修复,人需要静养,不能太累,不能剧烈活动,否则,会患上心肌炎。
  静养的一周,我是心惊胆战的,每日关注专家所说,还去读有关病毒的文章,谁谁患上心肌炎去世了,谁谁阳康一周去世了,谁谁洗澡加重了病情,越读越恐惧,竟然恐惧到夜不能寐,人越发的没了精神,不让洗澡,不让洗头,可我洗了怎么办?在惶惶不可终日中,熬到了阳过的第十六天。
  专家说,三周有望恢复健康,三七二十一,那就再等五天吧,也算熬到了头。可就在当天晚上,睡到半夜,有人说我又阳了,而且是复阳。我大声辩解道:不是的,我没有阳!一声呐喊,我把自己从睡梦中惊醒了,浑身大汗淋漓,嗓子痒痒的,咳咳地咳了起来。一看手机,才半夜两点,我端起保温杯咕嘟咕嘟喝了半杯水,嗓子舒服了一点,心脏却突突地乱跳起来,难道真的复阳了?我瞪着双眼,一直到天亮都没有睡着。
  早晨起来头晕,身上还在不停冒汗,双腿软绵绵的,赶紧歪倒在沙发上。看我有气无力的样子,他说,没想到你这么弱不禁风,不要走路了,快躺下吧!我躺在沙发上,去网上查找原因,读了不少文章,也没弄明白个所以然。他说有什么可查的,你这是太恐惧了,吓成了这样。你把手机关掉,不要再去关注那些有关病毒的文章,很快就会好的。我疑惑地望着他,我真的是恐惧吗?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一顾地说,胆小鬼!不良情绪会影响身体恢复的。我承认自己不是女汉子,也不是女强人,却也不至于沦落到胆小鬼吧?我是不想再让病毒侵入身体,去经历那些个痛苦了。
  还没过两天,网上又传来一则消息,变异毒株XBB在上海被检测出,还没有发现在本土传播的趋势,可它的毒性大,还具有逃逸性。我的妈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还让人活吗?那几天,有关XBB毒株的文章像雪片一样飞来飞去,让人目不暇接,也让人心生恐惧。阳康不久,再去遭遇新毒株,不怕是假的。
  三天后,画家朱雅萍老师邀请去她画室喝茶。好久都没出门了,现在这个情况去还是不去?他说,去吧!出去走走对恢复有好处。我还是有点胆怯,问他,坐车安全吗?有什么不安全的?做好防护不就行了。
  戴上N95口罩,戴上帽子,戴上手套,口袋里装上消毒湿巾,我全副武装地走出了家门。虽是寒冬腊月,一派萧瑟的景色,可比起半个月前,烟火气息浓郁了许多。人们戴着口罩,脚步匆匆,小吃店、饭店、超市都敞开着大门,随便人们进出。地铁上人也不少,大家都安静地坐着或站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的恐惧感,也有所减弱了。
  朱老师的画室,艺术气息浓郁,是一个画的世界,墙上挂满了画,地上堆满了画,每个房间里都是画,连卫生间都挂着画,有西洋画,有名人书法,最多的还是朱老师的水墨丹青。画室已来过多次,今天却有着不同的感觉,这些画各有千秋,都意境唯美。站在这些画中,我心静如水,十分享受。
  大家围坐在一起,品着香茗,在畅所欲言,谈疫情,谈生活,谈各自阳过的感受,当谈到XBB毒株时,都轻松地说,这没有办法,只有做好个人防护,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那天,从朱老师画室出来,我感到了阳过之后从未有过的轻松。从那天起,我不再去关注有关病毒的文章,医学家都无法应对的病毒,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不能左右的事情,还不如放下,用坦然之心去面对。
  昨天已经成为了过往,明天还没有到来,珍惜当下,过好今天才是最好的选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