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丝丝闪烁的渔火已将残月装满,酒杯里的阿爸,没能醉成清醒的样子。似乎每一次狂饮,都旨在提醒自己,即便这个世间有千般万般的苦涩,也只能如此,如此地眺望着咫尺之外的海湾。
  行走在季节里的冬雨,以追赶清梦的方式诉说着内心的孤寂,每一朵浪花之上都坐落着一个与红尘有关的密秘。
  穿过海峡的风,懦懦又懦懦地弾拨着一曲与时光端坐的细碎。那里有相思的流溢,有情丝的柔荑,有交错万千的爱蜜,可时空却将天意生生地隔离。
  在等你的日子里,一生的期许却望不穿礁岛上那一影佝偻着腰肢的身躯。青涩的回忆,早已在瘦墨里淤满了蒙蒙的绪意。一袭涂抹着月霞的虚空,是泛滥,也是留白。千与千寻的叹词,落目,入寞;落墨,入寂。只有那枚浸泡在海水里铁锚,还在旧址上摇曳着斑斑的锈迹。
  挥舞铁锤的时光,击打着心灵深处的柔软,结成伤疤的岁月,不是奖赏,更不是荣耀,而是梦中酝酿的祈许。几声轻叹,在幽怨无解的夜色里繁衍着杂乱的梦幻,被思绪捆绑的灵魂,却无法坐化那驱不散的凌乱。
  或许,寂静的夜并不孤独。你听,远方任由台风敲打的涛声,仿佛在吟唱着:“我在这边,母亲在那边……”
  
  二
  木瓢磕碰的痕迹,带走了缸沿上所有的秘密,一些情节顺着橹声寻求着渔舍的庇护,当烛火照亮了屋脊,灶台赫然裂开了几丝缝隙。
  锅早已不是那口锅了,粥还是那碗粥。赤豆,红枣,黑米,薏仁,白的莲子,绿的葡萄干,以妈祖的名义在火焰之上起伏着悲怆,极像人生坎坷的历练,终经不住那一次次地熬煎。
  有多少画面在素笺上浮现,就有多少难以忘却的泪开始肆虐。别说什么一身洒脱,别说什么岁月如歌,只不过是凄凉的梦用孤独来自圆其说。
  海滩上,一只爬出沙穴的螃蟹打破了寂静,湿漉漉的海水若能等到一声来年的问题,或许就能半亩花田。
  海风倚着潮汐,在经年的词典里翻卷着浪花的旖旎,被影影绰绰捕捉到的片言只语,那是你吗?一定是你,是你把所有的执着都交给了海峡间的那一波波云朵,让眺望成了光阴里流淌的音色。
  你曾对我说过:如果这个世界堕入了深渊,淹没最后一盏渔火的,不是妈祖的懦弱,而是思归的沉默。
  若是托风来游说,那就让风来说说吧,说说心坎里的离离落落,说说青色的天空已烟雨成河,再说说今昨,说说那年的誓诺。
  我知道,你已经用尽了三万万的虔诚,在风语筑起的诗笺上书写着明天的绮丽,一些顺着浪花打入了潮汐内部的情节,计划在下一个黎明前暴动。
  
  三
  是谁,丢失了一场彼此间的传递?像是有,又像是无。一些与寒瑟不期而遇的碎片存储了点点的获悉,却无法调和出与尘世的交集。
  海喘着粗气,证明自己还在呼吸,几声透过胸腔的咳嗽,惊醒了海面上的渔火。天幕之后的夜空,谁在频频地眺望?就像这黯淡的夜空,只留一弯浅浅的月儿,刚好挂住思念。
  是谁,把万舟渔火放在了心口,和一盆仙人掌默默对视?是谁,把所有的念想都藏入了枯瘦的胸口?不说,什么都不需去说,只一声轻轻的叹息便坐成了黯然的海面。
  布满海蛎的沙滩,拓下了几行阿妈的足迹,带着海水味道的炊烟,在喊狗,叫鸡的呼声里有我的乳名,可再多的呼唤,仍然无法面对涛声依旧。
  听说阿婆走了,走的很是匆促,出殡的队伍里只有海鸥掠过,可那颗期待归子的心啊,仍在微微地博动。
  我知道,她一直尝试着打破内心深处的祈愿,当她面对着每一种绝情之后,唯剩下了心底的脆弱。此刻,游子不在家中,也不在母亲的怀抱,无法安放的心,只能架在一波海面上起伏。
  迷茫的色调,伴着持续增快的心率,指向了心口的创伤。为了缓解疼痛,清洗,麻醉,解剖后再简单地缝合。那些距离遥远的思念,只能挂在一朵蒲公英的种子上,风起风止却找不到一处理想之地,存寄。
  倾泻的月光,并不能代替小岛每日的话题,冲向天堂的路,让逝去的人,让活着的人,都感觉到好累,好累……
  
  四
  胡须还在路上生长,时光便苍老了许多。每当敞开心扉的时候,都有急促的心跳,宛若关押在牢笼里的泪水,不是所有的想象都能够登峰造极。
  天上,几颗闪烁的星星,沿着梦中的章节继续奔波,哪怕不厌其烦也要配上一首单曲,也要无限地循环。萧萧海浪,占据了季节的身躯,浮出水面的贪恋,在沦陷的眼窝大肆挥霍,一些凄迷的碎片,总是与寒瑟不期而遇,为堆砌渔火的娇媚,留一伏笔。
  或许,忍冬的色彩比冬天更加鲜亮,刻意制造出的梦,怎么去做都只是错,甚至远不如停靠在心中的那份朦胧的夜色。我知道,当海水润透黎明的那刻,思绪已涌起波澜,而我始终学不会,用弦外之音来获取你的好感。
  此刻,我必须猜透你的心事,才能够让文字铺展,或者猜透今日的冬寒,为何比昨日更加地绵密。否则,我会把花好月圆写的窘迫不堪,把痴痴等待写的欲语难言,把小岛念念如謦的故事,写成枯瘦失艳。
  今儿有雨,阴冷,心情沉郁而带着些许的伤感,内心的幽若,哪些是镜花水月,哪些是呼唤待放,哪些是禁不住的抖颤。重复的回声演绎着人间的沧桑,哪怕万水千山的距离,只有那盏渔火是唯一的执着,而那起起落落的潮水,却站成了光阴里的广漠。
  值得纪念的日子越来越多了,记住的却没有几个。欢喜或者伤悲,没有人会去否认自己,就像现在,你一直在埋怨,埋怨这风、这海、入戏太深。
  
  2023年1月16日于厦门浅水湾畔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