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农历三月二十,在太行山中段西麓的辽县(今左权县)竹宁山上,有一户姓霍的老大家诞下了一女婴,取名爱青,5岁时,过继给了老三家,养母对其管教十分严恶,而且要求也十分苛刻,打骂是常事,十多年间,她一直泡在苦水里。十几岁时,村公所见她是个好苗子,就培养她担任村妇联主任,但由于养母的旧思想,不想让女儿抛头露面,在公共场所活动,就寻死觅活地折腾,所以妇联主任她没有当成。当她长到虚岁十九岁时,便草草地嫁给了榆社张氏鼎华,该家庭原本是殷实的地主富户,后因土改扫地出门,家境变得一贫如洗了,但家庭毕竟还是书香门第,人缘不错,她就踏踏实实地跟人家过日子。
  因丈夫教书在外,没有固定住址,经常是随工作搬迁,先后在更修、南白村、核桃沟、芽芽底、云竹、乔则沟、龙门、杏沿沟、核桃沟九处落脚。
  ……
  1961年腊月十一,从云竹搬到了乔则沟,一住就是十年。此地是穷山恶水、黑山黑岭,日出晚、日落早,狼虫狐豹、蛇毛圪虫,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直接威胁着人和牲畜的安全,十分可怕,这是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是在庄上住着六、七户人家,大多是邋里邋遢的,说话又不文明,野山把骨碌的,让人很难适应、接受和交流。十年间经常遭受刁民们的欺负和侮辱,还有泼妇的谩骂,这都是常事。
  1971年十一月廿八下了山,到了龙门又住了十年,在这里好的一点是村子大了点,人家多了点,狼虫狐豹也少了。但仍旧逃不出刁民的陷害和欺侮,也活不出泼妇的谩骂,甚至还遭批判。
  三中全会以后,社会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1980年二月十六日,又搬回了老家城关,暂住在杏沿沟,这时的情况好了许多,已经是由外来户变成了在地户的了,本家自己也多了,有事大家商量,共同分担。
  1983年八月廿八搬进了核桃沟新居至今……如今她九十高龄,还能自食其力,如愿以偿,一切还算安康。
  
  2023年元月14日
  
  作者简介:
  
  张炳昱,笔名贺奇春,网名稍可轩、咱们好,字礼德,号南坡居士。男,1959年生,榆社县城人。退休教师。格言:当天下人幸福了,我就幸福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

临近春节的乡村集市是非常热闹的,街上人头攒动,小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儿子在前面走,和我几乎平头的姑娘挽着我的胳膊走在儿子身后,我母亲紧跟着我们。故乡对于我们祖孙三辈来说都...

建国初期,饱受战争和各种灾难之苦的里下河水上船民迎来了阳光,他们长年漂泊在各条河流中从事着原始的运输形式,以换取微薄的运费勉强度日。 里下河下游腹地的大丰县河网密布,有类似于...

昆德拉说,生活是我们的宗教。 你我等芸芸众生,置身凡尘,食人间烟火,总免不了一日三餐的繁琐。逛菜市场,对我们来说,是平日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事。作家汪曾祺曾在《食道旧寻》中写到:...

这两天,是女儿参加高考的日子,我一大早起来,做好早饭,等着女儿吃完饭,就开车送她到师大附中的考点。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满眼是父母、师长关注的目光,孩子进了考场,考点门口穿着红体恤、红旗...

回头路熟人多,知根底。“不走回头路!”是俗语,警示回头路不好走。 一生江南海北曾多次走回头路,有无奈,也有喜出望外,让我终生铭记。 小时候,我是长孙,母亲去世早,我在曾祖父母呵...

年味是什么?是那一屋子的温暖,是久违的相聚和亲人们的欢声笑语。 年味是什么?是那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有那一桌丰盛的菜肴。 年味是什么?是别离时父母手中早已备好的大包小包,反复地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