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一飘,天,忽然就冷了。
   隔窗看去,一片片雪花在空里翻卷,飞扬,舞动着,慢慢飘落下来。这很难得的!在我居住的小城里,虽然冬天也下雪,但是很少见的。因此,每次下雪,我的心情都会很激动。看着漫天的雪花,心里回想起许多往事,很惬意呢!也很想围炉煮茶,几个人或是只和爱人一起。更多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看着雪花纷落,轻轻呼吸,缓缓搅动着热气升腾的一壶茶,任茶香弥漫整个居室,而心底则泛滥出一片宁静,任由思绪在雪花与茶香里飞扬。
   山里的空气异常清新,门扉半开,恰好看到山径来路,逶迤曲折,渐渐伸向山下山上。原本混杂的景色,已被雪花覆盖成银白雪色,一片洁净,素雅。树枝上也挂满雪挂,山径,屋顶,山顶,河面都是白茫茫一片。眼光落在庭院里,雪花覆盖下的庭院,好似一片白云落在庭院里,覆盖住了所有物件,枯干的花草和新砌好的石子路周围都是一层雪色,轻似纱卷,薄如绢丝。
   坐在屋子里,煮一壶茶吧!先找出来放置一年的小火炉——冬季里常用的,有时深秋也会用,今年太忙,竟然还没有用过呢。往年深秋时,早已拢上火,茶也早就煮过好多次了。而且围炉煮茶时,好友小倩都会来。小倩三十几岁,还没有男朋友呢,给她介绍朋友的人很多,小倩一个人也不入眼。我和小倩是多年朋友,我知道的,小倩心里有人了,只是他已经不在了。他叫君,和小倩是一起长大、一起参加工作的,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惜,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好好活着,才是对逝去的人的一种告慰。然而,小倩偏偏不能做到,她走不出来,更是忘记不了,分分钟钟都忘记不了。用情太深,是好,也害了自己。眼看着三十几岁的人,周围差不多大的人,都成家立业了,有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而小倩依然一个人,孑孑孤立。
   秋天,小倩来时,总会带来一支她庭院里的菊花。小倩喜欢菊花,喜欢黄色的菊花,也是因为君喜欢菊,每年秋季都要前庭后院载满各种菊花。我有时也爱人一起找小倩去喝茶,君待人很好,很热情,恨不得什么都拿出来给人分享。
   小倩带来菊花,我就找出瓦罐插起来,放在桌案上。写字看书时,菊花在侧,菊香缭绕,菊香与茶香纠缠在一起,很美呢!味道有说不出的缕缕别样,令人肝脾醒来,尽享那缕缕香溢之气。
  
   二
   心里想着这些事,已经找出来小火炉。茶具,茶具是一色的黑色,铸铁的。这也是一位很要好的朋友琴姐送给的。刚送来时,感觉铸铁质地,还有些难以接受,后来,她离开这座城市回老家了,经常打电话,也讲起她送我的这套茶具来,说:“蕤儿呀,你不是喜欢喝花果茶吗?铸铁最适合了。”于是,她讲了铸铁茶具的好处,说使用铸铁茶具泡茶,饮茶,非但解渴,还能调节人体中枢神经,达到舒缓的作用,对平衡内分泌系统也有功效。
   说起铸铁茶具来,琴姐竟然滔滔不绝,不知道的还以为琴姐是专业卖铸铁茶具的呢。琴姐说:“别小看铸铁茶具呀!用它煮茶或泡茶,就可以分解出人体所需铁元素,增加人体血红蛋白。你想想,现在有不少贫血的,这不饮着茶,不知觉间就像补了血似的,哈哈……”
   “琴姐,你说起铸铁茶具来,一套一套的。”我也笑着说。
   琴姐说:“本来三套呢,过山海关时,我还掉了两套呐。”又是一阵笑声……
   笑声笑过,反而很想念琴姐了。琴姐对我很好,在她身边,我好似小妹妹一样,她总是照顾我,照顾得很周到。她最喜欢的事,就是给我做饭吃,炒菜吃。那时候,我们一起在公司里工作,琴姐在车间工作,一般都是上二班,白天有时间。家就在公司宿舍住,公司后面,隔着公司一道墙。我在业务部,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常常饭也顾不上吃。
   琴姐每到中午都是先把饭做好,然后,就满公司找我:蕤儿,饭做好了,记得去我那吃饭,别忘了哈,给你做的你最喜欢吃的米饭,还有好吃的菜,土豆红烧肉、红烧茄子、菠菜紫菜蛋花汤。
   别人很羡慕我呢,每天中午琴姐都把饭菜做得很好吃,也很合我胃口。吃完了,琴姐就给我泡一壶花果茶带在身边,下午上班时喝。炎热夏季,饮一杯花果茶,又解困倦又解渴,尤其是,还有一种特有的花果余味在舌尖上回甘,久久不肯隐去。
   自从有了琴姐送来的铸铁茶具,我就更喜欢喝花果茶了。我将铸铁茶具找出来,捧着擦拭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好久没有见到琴姐了!细细看着铸铁茶具,已经露出包浆似的,光滑乌亮,暗哑里有岁月的痕迹,一定是琴姐一直用过的,或是琴姐家上辈人给琴姐的吧,不然不会如此光彩的。
   如今配上我的小火炉,恰好完整了,雪花一飘,小火炉拢上火。再将各色花果拿出来,有苹果、梨子、橘子、大枣等果子,颜色十分鲜艳,有红色的黄色的橙色的,靓丽芬香,花儿是干透了的,菊花、玫瑰、蔷薇褐黄玫红浅红等样样干瘪里藏着万千姿色。
  
   三
   我喜欢随意的,不那么教条,各种花果随意联盟起来。几片柠檬,几块苹果、梨子、橘子,连皮一起放入壶中。当然,一般都是先将果子洗干净,再在洗得洁净的榆木菜墩上,将果子切好。
   一切差不多了,小倩也走进来了。她不敲门也不用打招呼,她来了,连门口的狗儿从来不叫的。一股凉气被她带进来,几片雪花也随着她带进屋子里。雪花遇见暖暖的花果茶气,贪婪的呼吸着,很快消融,不见踪影了。
   小倩依然带来了菊花。我问:“这个季节也有菊花吗?”她说:“现在花圃里,一年四季什么花儿都有呢,只是感觉此时的菊花没有那么浓的香气了。”轻嗅了一下,真是呢!菊香很淡很淡的,我说:“也挺好,其实淡里才出味呢,人淡如菊嘛!”
   “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荫,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小倩低声沉吟,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没想到小倩竟然能一口气背下来这么一大段文字来,我知道这是唐代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中的《典雅》里的一段文字。我没再说什么,却见小倩眼圈儿又红了,她肯定是又想起了君。
   君最喜欢这首《典雅》诗句,平时也经常吟咏的。
   我怕再引起小倩心伤,正想着如何说话时,恰好爱人从外面回来,拎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回来,进门说:“做鱼吃吧!小倩也来了,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呢,呵呵,说说吧,喜欢吃什么样的,红烧糖醋还是清炖?”
   爱人去忙着做鱼,我和小倩慢慢喝着茶。外面雪花飘飘,小火炉的炉火已然烧成一炉轰轰燃烧,茶在壶里煮得沸腾香溢,再在炉子上再放上几块水果干果,也烤得酥焦香气漫溢。胃腹里,早就按耐不住,我们边饮着茶边说些陈年旧事,总也躲不开话题就是君,小倩忘不掉他。
   过来玩耍的看山老者赵五爷,他也知道小倩与君的事儿,也见过君。确实,君是世间难找的好人——他是一名教师,去了一个偏远的山村教学,吃住都很艰苦,加上常年劳累,不幸患上了癌症,因为工作一直忙,没有及时治疗,等到发现时已是晚期了。赵五爷见小倩端着茶半天没有饮,便开口说:“小倩呀,不是我五爷爱多说话,你也要为自己想想,君再好也走了,留下的人,要好好活着,活得幸福,才对得起逝去的君呀。”
   “是呀,小倩,五爷说得对。不要总是沉浸在悲伤里,生活还得继续,要从新开始生活才对呀。”我也接着五爷话题说着,安慰着小倩。
   此时,手机响起来。是琴姐的来电,琴姐知道我们正在用她送的铸铁茶壶煮茶聊天,很高兴,小倩的事她也知道,也曾经劝过小倩不少。当她听说小倩也在时,提议说:“蕤,你把小倩带到我这里来看看,我们老家虽然比不上大都市,但是这里山清水秀的,很舒适呢。来吧,出来走走,住一住,或许就走出来了,不要总是憋闷着。人死不能复生,上帝偏爱与他,把他叫去了,他去忙他的事情去了。再说了,谁最后不是被上帝叫走呢,好好生活吧,不然,你才是真的对不住他呐。”
   炉火在燃烧,屋子里暖暖的气息令人薰暖心房……
   小倩终于答应要去琴姐那里走走,要试着开始从新生活,我和爱人还有五爷听了,都很高兴,鱼就要做好了,我提起茶壶说:“再喝一杯,就开饭了哈。”
   一股股茶香从壶嘴里流淌出来,花果香气越加浓厚。雪花依然在窗外飘着,炉火依然很旺,映着我们一圈围炉煮茶的人,红彤彤的脸蛋,好似开在冬季里的花儿,别说,还挺好看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