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疫情”放开后了。媒体上、网络上,各种消息满天飞,有相应机构的,有专家的,也有各种人士的。各说各的道理,各编各的因由。听谁的呢?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说得最多的便是:别怕,差不多人人都要“阳”一回,也就如同一场小感冒似的,几天就好了。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人会严重些,甚至……要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加强营养,保持体质,保持良好的心态,想着大家都“躺平”就是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家待着不出门,暂时就不会感染。
  不出门,用什么加强营养?又怎么保持体质?
  我们是蜗居者,尽量少出门是能够做到的。但是,绝对做不到不出门。比如,吃的喝的不进超市去买是不可以的,不做些必要的运动更是不可以的。
  就说这运动吧。我们喜欢早晚外出散步,现在要是继续出去散步显然不太合适。
  一连几天,我站在阳台上发愣。愣着,愣着,眼睛里出现了一个点。我们的楼下,便是小区中心的一处休闲运动区域。一个篮球场,一个网球场,还几片花圃。花圃的中间,围合着一个小广场。小广场的中心处,还有一座露天的长廊。早早晚晚,有儿童们在此玩耍,也有一帮老头老太太们在此打太极或是做其他的一些运动。只不过,这些玩呀,运动呀,都是在白天。早晨不到七八点以后,他们不来。晚上,六七点以后,所有的人又都走了。
  “新冠”病毒是人传染人的,没有人的地方便是安全的。于是,我们选择在早晚,去小广场散步。早上,五点左右便出门。此时,天还没有亮,小广场寂静无声,长廊和地下的一些物件似能见到,又看不真切,只有丝丝的凉风从四周的树梢上掠过,只有一弯冰冷的月儿幽幽地挂在半空上。
  我们两个人,她慢步跑着,我疾步走着,既不干扰,也不说话。我走着,脚步多往外环线靠。有弯道的地方,一步也不放过。有拐角的地儿,尽量把角落儿填满了。
  走着,走着,我的嘴上忍不住地数起数来了。一个跨越,便是一步。两只脚各跨越一次,便是两步。走完一圈,145步。我有些不信,偌大的一块场地,却只有……我又数了一遍,并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尽量让步伐不大也不小,走成匀称的步子。又是一圈了,倒只有138步了。我还是似信非信,又连续数了几圈,即便每一圈都不是绝对的一致,大体都在138到145步之间。我信了,也没必要不信,多一步少一步,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不再数了,不数每一圈多少步,也不记着走多少圈了,只管闷着头转着圈儿地走去。
  因为,温度有点低,出门时随手戴了一顶布帽,还有口罩。走起来时,又将运动衣后面的帽子戴上了。整个人,嘴巴、鼻子、耳朵全被严严实实地焐着,只露着两只眼睛。这眼睛,只能看到脚下的路,只能……
  走着,走着,我想到了“懒驴拉磨”的典故。
  在中国,懒驴拉磨,可谓家喻户晓。乡村的毛驴,本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主人不驱使便不会认真地做事。拉磨的事,虽不是驴的“主营”业务,倒也是为主人尽一份力的工作之一。只不过,拉磨的活太单调,太乏味。最不能忍受的是磨盘上的豆子太香了,总想争着吃上一口、两口。当然,争吃的过程中,不免迟疑了脚步,阻碍了磨盘转动的速度。最要命的是,吃多了,尿便多了,屎也多了。于是,主人很不高兴,不仅愤恨地抽上一两鞭了,还送了一个大大的雅号:懒驴上场屎尿多!就这么着,还没出完一口恶气呢。居然,想了个绝招,弄了一块厚厚的布将驴眼睛给蒙上了。
  再看这驴,有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几乎就是个瞎子。身体呢?被驴轭紧扣在咫尺之间,不能向左,也不能向右,只能……驴倒老实了,既不叫唤,也不踢脚,闷闷不乐,一步一点头地拉着磨,顺着磨盘的轨迹,无目的,无方向,无休止地前进着。
  此时此刻,我不就是一头拉磨的驴吗?当然,我比驴幸运,可以左右,可以停歇,却因为……
  我在想,“抗疫”三年了,国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使得我们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尽管,时不时地冒出一些“风险”区域与“风险”人群,也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战斗”。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国家的力量,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是坚不可摧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大好环境,却有人不满意,总是叫嚣着要向国外看齐,要让全民都“躺平”了。
  现在,国家审时度势,为了经济的发展,也为了尽快走出“沼泽”,做出了放开的决定。这是不是“躺平”了?是不是跟国际接轨了?是不是满足一些人的需求了?恰恰相反,很多人都如临大敌,高度紧张,惊恐莫名。最不讲理的,最不应该发生的,是疯了似的抢购药品,导致退烧药、感冒药、消炎药等人们急需的药品全面断档。然后呢?许多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
  这是不是“懒驴”效应的一种体现呢?规规矩矩地拉磨不好吗?真的缺了那几口“豆子”,就饿得不行了?
  世间事,都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眼下,大部分人算是“躺平”了,就只能按“躺平”的方式去办了。我们必须要有思想准备,要敢于打持久战,要有最后胜利的信心。我们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该做的事要做,该吃的饭要吃,该睡觉也得睡觉。一旦“阳”了,就把自己存放在家里,吃药、休息,以一颗平常心,开始“抗疫”的斗争。真的“抗”不住了,就向社区、公安、医院,以及志愿者们求助。我们是社会主义的大家庭,我们在共同“抗疫”,不会落下每一个人。
  反过来想,我们依旧要学驴,要认真地“拉磨”。尤其是要静下心来,不急不躁,不慌不忙,一步一步地走,一圈一圈地转。更要坚信,总有走完的步,也总有转完的圈!
  
  2022年12月22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