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打开它,您就走进了一个童话世界: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外婆的海,是我童年生长的地方,如仙境。若留存到现在,将是最热门的网红打卡地。那里有神秘的红巨石,大片的金色沙滩、海中泉眼、鹅卵石墙壁、开满蓝色雏菊的悬崖、轻巧渔船、结网的姑娘、海军营房……
  但都已不见。
  破坏只需一瞬间。三十年前,一场浩大的人工填海,埋藏了清新自然的风景。外婆的海,被割裂成一块块方池,人工痕迹处处可见。如今,更是满眼陌生,即便穷尽所有的想象也难以还原先前的模样。唯有回忆流淌成文字,才配得上它曾经的质朴美。
  回到原点。
  外婆的海在呼唤我,
  那一天,小小的我与往常一样享受着沙滩日光浴,两只小脚被温暖的沙子包裹,“沙”被盖着我的小肚皮,只露出小脑袋与蓝天对视,看流云飞散又聚合,幻化出各种奇妙的动物、人形,如同看一场浩大的露天电影。云朵里有故事,编剧是我,导演是风,演员是云。
  耳边窸窸窣窣响着沙蟹的忙碌,它们从深深的洞口不断扔出小沙球,傻傻的样子像极了伙伴们捉迷藏;海鸥低飞,歌声并不优美,尾音下滑,像幽怨的女邻居在哭诉,但它的肚皮很美,如云朵一般白和柔。偶尔,它们的翅尖会掠过我的鼻尖,如被轻柔的风吻过。一切平和又美好。
  人工填海。
  突然,我警觉起来,沙子陡然滑落。我转动着脑袋去寻那嘈杂的声音。机器的轰鸣声混响着由远而近逼来。
  此刻,贝壳们定是惊恐地关闭了两扇小门,躲在深深的泥沙里;身边的小螃蟹慌忙出洞逃离,细小的脚从未如此慌张,差一点与同伴撞车。我眼前的海洋世界,躁动不安。我眼里盛满惊恐,渐渐看见数不清的拖拉机亢奋地吐着黑烟、几百辆挖掘机扛着巨螯坏笑着驶来,车上黑压压的人如聚集在一起的蝌蚪,不断摇晃着脑袋。他们在逼向广阔的海洋……
  人工填海,开始了。
  从此,机器占领了我的沙滩,也在渐渐占领海洋。一旦退潮,所有机器与人一涌入海,加紧开工,挖掘、拉土、炸礁石、筑堤坝。
  广阔的海,被分割成满目方形的养殖池,池上建了棚子、坝上生了杂草,还开出了咸涩的花,瘦瘦的摇摆在海风里。有几次它们突然低首,定是打了个喷嚏。它们哪里适应这湿漉漉咸涩涩的海洋生活呢?
  外婆的海在我眼里渐渐变得陌生。海中泉也早被乱石填埋,我曾喝过它的水,潮涨它掩身,潮落它显现,甘洌无比。
  我努力寻找自己的脚印,几乎都被巨石和沙土掩藏。金黄的沙滩遗留着黑乎乎难闻的柴油,我却步后退。再也无法徜徉日光浴。
  还好,我还依然认识那奔赴岸边的蓝色一吻,堆砌的劈浪石蛮横地把它们摔成千堆雪。一倾汪洋被分割成无数池塘,局促的海水荡漾着,如困兽一般,沿着四壁拼命往上爬,但终究是风太小,墙太高,疲惫地落下,如重重地叹息。墙外的海水呼应着、澎湃着,安慰着曾经齐头并驱的伙伴。
  人类抢占了海的空间,把它步步逼远了岸。
  峭壁风景。
  那岸边哦,曾是天然峭壁,蜿蜒几里,高高低低长满了成片淡蓝色、金黄色的野菊花,如披着盛装的新娘,蓝色的海是她的依恋。它在春天播下梦,夏天,在绿色中守望,九月用五彩斑斓装饰了整个秋。
  悬崖边驻扎着海军连,神秘又令我们向往,他们把最蓝的蓝披在身上,军帽上的飘带,连着四季的海风。我和小伙伴们看日出、赶海,常常要经过营地附近,不由得挺直了身板走路,有时恰好踏着他们训练的口令,那就更神武了。
  我们站在这高高的地方,喊太阳、迎白帆,再顺着悬崖边踩出的小路遛遛地下到沙滩,最后一步总是跳跃式,沙子会温柔地接住灵巧的身体,我们如同鱼儿跃进海面。
  自由、快乐扩散在天海间,有些鱼儿按捺不住它们的喜悦,忍不住跳出水面和我们比比高,耍耍帅,于是海面上就热闹起来,银光闪闪。那些光点始终亮在我的脑海里,如同跳着好多鱼儿,浮现儿时的回忆。
  那个稀疏黄毛、大额头、凹眼睛的小姑娘被大家可可爱爱叫成“小列宁”,如今已是黑发如瀑,经历沧海。
  姥姥最终生了病,在人工填海的闹闹哄哄中走向了生命的终点,寻得最安静的一处。姥爷也终究没等到我成家,带着对海洋的蓝色故事与外婆相聚、长生。在那里,大概也有一片外婆的海,大概是一片荧蓝色。
  回忆再次从外婆的海里苏醒……
  寄养——生长爱。
  时光的杯里盛满思念。外婆家柴米油盐酱醋茶,掺着忧伤、贫苦,也溶着爱、暖、趣,挂在杯壁上,在岁月里长出青绿的苔藓,柔柔凉凉,鲜活而充满生机。
  回到生命的原点,
  我的心永远藏着外婆海,广阔、美丽、神奇,世界之最。海风浸润了我的童年,夜夜枕着海浪入眠。成年后,若心中翻腾起万丈思念,我就直奔海边,闭上眼睛一直聆听波浪声声。其中混杂着鱼儿的翻腾、海水灌进石洞里的汩汩返流,大朵浪花的绽放与回落;前浪与后浪的碰撞低语……我会热泪盈眶,它的广博如外婆的心海。
  那时,母亲几乎不能下床,可想而知,她的身体有多么糟糕。爸爸每日骑行去石臼教学,我就只能到外婆家里去生活。自此,丰厚我生命的日子即将开始。
  这个小小的渔村有姥爷的五个弟兄和他们各自繁衍的家庭。如大树开枝散叶。起初大有人搬到这里纯粹是为了出海打鱼方便,后来就一代代定居在这里。
  平日里,大人们忙碌,海就常常陪伴我。海浪常常为我奉上壮阔或温柔的表演,我小小的心里装满了澎湃和灿灿星河,也常常出神地看着被撞击的礁石,它发出坚毅的低吟,把滔天巨浪瞬间揉碎为点点水花,如珍珠般洒落,又回归海洋;金色的沙子,软软地亲吻着我的双脚,阵阵温暖和安全感从脚底出发直至头顶,心里升起温暖的一束光,我知道那是爱的味道。
  一个小小的孩子寄养在外,竟然没有一点孤独感,更谈不上什么委屈。因为这是一群特别朴质、善良、坚毅的渔民,是他们让我的生命更加完整和丰厚;是他们教会了我如何去爱别人和面对艰难困苦;是他们用全身心示范着搏击风浪获取生存的力量和机会,在黑暗里寻找生命的光点,平安回归。
  后来,我对生活的无比热爱与对理想的追求与坚持,都与之有关。
  我把这段时光称之为“海洋生活”,它让我看到了温柔和刚毅的力量,生长出感恩与责任的花朵。
  我爱外婆的海。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