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腊月二十三,敬送灶王回皇天,备妥豆秸供马用,融化灶糖把唇粘,嘱告上天言好事,祈求下界保平安,三十夜里众神会,莫忘准时返灶前。辞旧迎新小年忙,擦窗扫地净灶膛。送得灶王上天去,多多美言迎吉祥。
  每到腊月二十三,这首歌谣常在我耳边回响。糖瓜祭灶是中国民间的习俗,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传承和延续。
  按照传统的说法过了腊八就有点年味儿了,到了腊月二十三就是小年了,小年可就是年味儿十足了。
  小年祭灶,是一项在我国民间影响很大、流传极广的习俗。灶君,在夏朝就已经成了汉族民间尊崇的一位大神。在春秋时期的《论语》中,就有“与其媚舆奥,宁媚与灶”的话。先秦时期,祭灶位列“五祀”之一(五祀为祀灶、门、行、户、中雷五神。中雷即土神。祭灶时要设立神主,用丰盛的酒食作为祭品。要陈列鼎俎,设置笾豆,迎尸等等。带有很明显的原始拜物教的痕迹。
  “灶王爷”也被称为“司命菩萨”、“灶神”、或“灶君司命”,传说他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司饮食之神,并被作为一家的保护神而受到崇拜。
  传说灶王爷是玉帝派到每家的监察官,到了腊月二十三便要升天,去向上天的玉帝汇报这一家人的善行或恶行。玉帝听后再将这一家在新的一年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命运交于灶王爷之手,所以在腊月二十三这一天,人们要举行“祭灶”仪式。,祭灶时要陈设供品,香烛,供品中最突出的大多是糖瓜,糖瓜既甜又粘,取意灶君吃后嘴被糖粘住,让灶王爷甜甜嘴,上天说好话,不向玉帝说坏话,免生是非。
  中国北方各地,腊月二十三的这一天,举行祭灶的仪式,称为“祭灶节”、“送灶”或“辞灶”。灶王爷本是天上的一颗星宿,他端坐在百姓家里的厨灶中间,记录人们的生活起居、善恶行径,待到每年腊月二十三,便上天向玉皇大帝禀报,所以人们都要祭灶,并用又粘又甜的糖瓜祭祀灶王,粘住灶王爷的嘴,让它“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
  二十三是小年,人们用糖瓜来祭灶王爷,让灶王爷回天庭禀报只说好话,讨一个来年的甜蜜和欢喜。
  在腊月十五,街上就想起了糖瓜的叫卖声。妻子拉着外甥女从街上回来,手里拿着一包糖瓜。
  我笑着说:“糖瓜祭灶二十三,这糖瓜买的有点早吧。”“孩子要吃糖瓜我就买了”妻子赢了我一句。
  外甥女拉着妻子的衣角央求地说:“姥姥,我要吃糖瓜。”
  妻子弯腰一把把孩子抱起,严肃地说:“等到糖瓜祭灶二十三,就可以吃了。”
  第二天早起,外甥女扳着指头数着数,离吃糖瓜还有7天。我在一旁笑着说:“孩子为了吃糖瓜,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外甥女每天都数着指头,重复着那句话。
  终于盼到了腊月二十三,我们都早早起来,我打扫着家里的卫生,妻子和面、剁菜……忙活着包饺子。
  妻子主号饺子时,先把头碗饺子放在灶王爷面前,然后我们再舀上。热腾腾的水饺飘着诱人的肉香,外甥女甩开腮帮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吃得她只打饱嗝。
  等到晚上妻子把酒肉、香蕉、苹果、糖瓜、香烛摆好,放在灶王爷那,虔诚的跪下磕三个头,然后双手合十念叨着,总之就是让灶王爷保佑来年风调雨顺,平安健康。然后妻子起身为灶王爷坐骑撒马料,从灶台前一直撒到厨房门外。这些仪程完了以后,就要将灶王爷神像拿下来烧掉。
  妻子拿来祭品让外甥女吃,但最吸引她的眼球的却是糖瓜。
  看着外甥女吃着糖果,我陷入了沉思。四十多年前的一幕又浮上心头。那时的家里非常清贫,祭灶的祭品只有几个糖稀熬制的糖瓜。祭完灶王爷后奶奶把那几个糖瓜塞到我的手里,我如获珍宝在口袋里放了好几天都不舍得吃。
  这一天到了,年味也浓了。孩子们也到了最快乐的时候了。那时的孩子除了能吃上糖瓜儿,再有就是家长们给买的花和炮。在腊月二十三,能吃上一顿白面的水饺,就是孩子们最大的奢求了。
  “老爷,你也吃一个糖瓜吧!”外甥女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过了二十三,离春节只剩下六、七天了,过年的准备工作显得更加热烈了。要彻底打扫室内,俗称扫尘,扫尘为的是除旧迎新,拔除不祥。各家各户都要认真彻底地进行清扫,做到窗明几净。
  小年也意味着人们开始准备年货,准备干干净净过个好年,表示新年要有新气象,表达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辞旧迎新、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