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喀斯特地形地貌,山高石头多,人们散居着。所以,桂西山区的人家,是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串连在一起的村落。
  山中岁月悠远而漫长,大山深处的人家似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他和她理应属于表兄妹关系,原因是,他的奶奶和她的奶奶是姐妹关系。只不过,他的奶奶在很早时候就去世了,这个说法是有根据的,他奶奶去世时,他的父亲不到五岁。所以,他自然没见过奶奶。
  他和她的这层表兄妹关系更像一个传说。
  因为他的奶奶去世得很早,再加上他的爷爷十分清贫,他和她的这层表兄妹关系很少被提及。
  他只不过是个20岁出头的毛头小伙,懵懵懂懂中,对这层表兄弟妹的关系表达得稀里糊涂。
  她的家境也十分坎坷。父母早年离异,母亲改嫁、父亲也一走不知去向。她和她的妹妹是爷爷奶奶养大的。
  人穷气短,他和她的这层表兄妹关系像水一样,很淡,从来没有来往,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他,她也不认识他。
  忙碌而贫瘠的山村,人们各自走向自己的土地,耕耘着各自的山中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巴掌大的土地、脚掌大的石缝,艰难地生存着一代又一代的山里人。
  走向土地的山路更小、更弯,那片石漠化的山窝,足迹罕至。比如,他家位于荫山的那片石窝地,除了父母每年耕种走上一次,收获走上一次,便再也没有更多的脚步。
  石窝地里生长着年年相似的玉米,看天吃饭,雨水好的年份有收获,雨水不好的年份,杂草长得比玉米还高。
  他总认为他家是贫穷的,所以他很少出门,穷人家的孩子往往少受待见。
  这,他有自知之明。
  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他的表妹应该更坚难,原因很简单,他的表妹没有父母,只有年迈的爷爷和奶奶。
  山里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就是需要有力气。
  弯弯曲曲的山路忽上忽下,每一步都迈着艰辛。他的父母可以把农家肥运送到最高的那座山峰,她年迈的爷爷奶奶就没有办法了。
  山里人走出大山的方式就是读书,这是大山的注定。只是,山里的孩子往往读完小学就回家做农活了,最多就是升入初中,初中毕业的、没毕业的,就前往沿海地带打工或随着大人们进入工地。在某个程度上说,读书改变命运的说法让山里的人们感到一片茫然。
  人在逆境中往往更加专一,他家境贫寒,他没有多余的一分钱走进粉店、走进热闹的市场。他只能走向那书籍码满课桌的教室。所以,他的成绩非常好,从来都是名列前茅,得到无数的表扬。但,这些表扬对他来说,似乎没有太多的用处,因为,他的口袋里从来都是空空的,没有多余的一分钱。
  过年了,他和弟弟们的最大收获是父亲会为每人买一盒有着红、黄、绿三种颜色的鞭炮,然后,他和弟弟们会小心翼翼地把鞭炮解散,很珍惜地、一粒粒地燃放。
  一粒鞭炮的响声会在山谷中回荡几次,这种回响声代表着一份荣耀,这份荣耀自然归功于那个点燃鞭炮的小孩。
  他的父亲总是严厉地教诲,“不要乱去别人家,我们穷,人家嫌弃。”父亲的教诲让他的最大快乐仅限于和弟弟们点燃手中的那一粒鞭炮,一粒鞭炮的响声,传递着一种存在。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家还存在着包分配政策。于是,山里的孩子们很少读高中考大学。原因是,读高中花三年时候,读大学再花四年时间,山里的家庭负担会更重。大人们总希望自己的孩子考上中专,尽快参加工作,尽快减轻家庭负担。
  他的成绩非常好,很顺利地便考上了公费中专。
  虽然进入城市读书,但山里那些弯弯曲曲的山路他依然记得,毕竟,多年的行走让脚步自始至终都是熟悉的。
  没想到,四年的中专毕业后,国家包分配工作的政策改变了。
  自主择业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难题,因为他除了会搭乘去往城市读书的班车,只能在山里那些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行走。他的父亲更是陷入沉思。
  21岁,无业,他开始为将来发愁,以后将如何工作,将如何娶妻。为了读书,早已家徒四壁。难道四年的中专白读了吗?他仍然坚信,总有一天他会找到一份工作,不再行走在那些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山里的春节还是老样子。除夕的饭桌上,一定是腊猪腿肉、夹心三角豆腐、一只大肥鸡,这是山村千年不变的味道。
  无论活如何忙碌,春节从来总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日子。因为,春节期间,山里的人们都会放下农具,尽情地热闹,有吃不完的肉和白米饭,这是山里人辛苦一年的犒劳。
  或守在温暖的火炉旁,或坐在丰盛的饭桌上。孩子们尽情地奔跑玩耍,山中时不时有鞭炮的响声。
  未婚的青年男子喜欢三三两两结对游玩,这是春节期间难得的休闲。从这户到那家,从一个寨子到一个寨子。山里人叫做“逛寨”。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突然间多了穿着时髦的年轻小伙。有外出读书回来的,有外出务工回来的,还有那些外地男子到女方家拜年的。
  他的父亲不再严厉地教诲他,毕竟他已经21岁了。于是,他也跟着寨子上的小伙“逛寨”。
  山里的小伙“逛寨”的一个特点,总是往那些有年轻女孩的人家。然而,他却从来没有理解其中的意味——谈恋爱、找对象。
  山里虽然还有媒婆,但不再是那种没见面就结婚的习俗了,相中对方,再请媒婆出马。
  年轻的女孩也非常期待有年轻的小伙上门玩耍,就连女孩的父母也非常欢迎。
  对于他来说,跟着寨子上的年轻人“逛寨”不是为了谈恋爱和找对象,而是为了打发回家这段漫长的春节。不用想象,春节后,他会带上行囊,到沿海地带“自主择业”了。所以,这段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个担忧的日子,他必须思考,因为他毕业已经快满一年了。
  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四个年轻的小伙漫无目的地走着。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初中辍学,还有一个小学毕业务农,另外一个就是他,中专毕业待业当中。
  他们是从小一起玩长大的,从屙尿和泥到精神小伙。
  小学毕业务农那小伙有“逛寨”经验,他把另外的三人带到一户独居人家。
  独居人家居住在一个山坳里,左右都是山,前面的山谷是一片已经收获了的平坦土地,后面连着一个深深的峡谷。
  桂西山村的农舍大都是木制的,风很容易便从木制的缝隙中吹进房间里。
  他依稀记得,这户独户人家跟他有着亲戚关系,这还是小时候他爷爷无意中提及的。
  独户人家在桂西山区非常普遍。相对来说,这户独户人家地处大山十字路口,过往的行人较多,独户人家还经营着一个小卖部,但商品极少,只有盐巴、味精、还有一些燃香之类生活必须品。
  独户人家有爷爷、奶奶,两个孙女和一个二叔。
  他问,“我听老辈说我们是亲戚关系?”
  她答,“是的。”
  他说,“我们太穷了,不敢来走你们。”
  她说,“那我们呢?”——她的意思是她的家境更困难,更加不敢来往。
  “我们来打扑克吧?”她搬来桌子。
  玩的玩,看的看,不知不觉天已麻黑。
  春节,每家每户都有吃不完的肉。二叔很快就把晚饭做好了。
  其实,他的酒量十分有限,只是,经不住二叔劝酒,很快,他便迷糊了。
  弯弯曲曲的山路不便夜行。独户人家安排他们住下。
  转眼间春节便过去了,他收拾最简单的行囊,回头看一眼那千年不变的山村,登上那可以挤破头的绿皮列车。
  沿海的人才市场里,人头攒动。他签约一家外资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生产出口电器及配件。他毕竟是中专学历,而其他的打工者大都初中没毕业,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到了公司才发现,他所学的财务管理知识根本派不上用场,外资公司的合同大都是英文,他又看不懂。
  人事部经理决定让他到车间担任计件员。
  对于一个从桂西大石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尽管没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但他来说,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还是十珍惜的,他把每种电器及配件的明细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尽管这项工作没用到他的半毛专业知识。
  很快,人事部经理便开始让他着手财务会计工作。只是,外资公司的财务记账和国内财务记账的方法仍有很大差别,而且会计的目录也不完全一致,很多原始凭证都是英文的,这让他伤透脑筋。
  于是,他下定决心自学外语。
  本身就有一定的外语基础,学起英文来不算是太难的事。
  白天上班,晚上自学英文。渐渐,他开始读懂英文并在口语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而且还有许多外籍人士。他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顽强地生存着。
  时光如流水,转眼间一年便过去了。九十年代,收入并不多,为了省钱,他决定不回老家过春节了。还有,他实在无法忍受绿皮火车那股下水道的味道。
  于是,他只能想着山里那弯弯曲曲的山路,想着父母日渐弯曲的身板,想着春节那些“逛寨”的经历。比如,他是否曾睡在她表妹的床上?
  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公司的招聘条件要求,必须具有大专以上的学历。他开始感觉到危机。
  于是,当他完成大专自学课程后又开始函授本科学历,他的努力要比年轻的大学生多上数倍。
  春复秋冬,寒来暑往。
  当他手握研究生学历、注册会计师资格、坐在公司财务总监的位置上时。他又想起了山里那弯弯曲曲的山路及“逛寨”点滴。
  他确定,他睡的是她表妹的床。因为,表妹的床上挂着紫色的风铃,晨风轻拂,发出一串串“叮铃铃”的声音。
  只有女孩子才会那么细心地在床边挂上风铃,并且是紫色的。紫色代表着爱情和浪漫。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