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翠是住在我家二楼的邻居,三十六七岁的样子,是一个膀大腰圆,敦敦实实的黑胖子。
  邻居们都不咋待见二翠,说她彪,傻,邋遢。楼里楼外的人见到她都会把头扭向一边去,直接给她一个后背,看都不看她一眼,视她为空气。她则不然,看见谁都扯着大嗓门热情地打着招呼:“王奶奶,你干嘛去呀?慢点走,路滑。”
  “张爷爷呀,你去买菜呀?大白菜便宜了,你多买几棵呀!”
  “兰妹妹,上班去呀?咋不开车呀?”
  她可不管人们怎么看她,也不管别人回答不回答,依旧一边走,一边和人们热情地打着招呼。
  我搬来这楼比较早,和她也算是老邻居了。每次我下楼看见她,她都会亲热地一边叫着我:“妹子。”一边侧过身来给我让路,并一直尾随我下楼。我启动车一刻,她都会一直注视着,手举得老高,对我喊着:“妹子,注意安全呀。慢点开!”
  二翠没有工作,男人是个家政公司的保洁员。平时没事的时候,二翠喜欢去盯着楼下垃圾桶看,一旦发现垃圾桶有人扔了废纸盒和塑料瓶,她会飞奔过去,不管不顾抢进怀里。说到抢,是因为楼下也有几个守着垃圾桶的老太太和老爷爷,谁的动作慢了,那些纸盒,塑料瓶就不属于谁了。二翠眼睛好使,行动如兔子。所以,每次她都会抢得最多。抢不到的老太太和老爷爷会狠狠瞪着她喊道:“你个傻二翠!就数你捞得多!”
  二翠“嘿嘿”地笑着说:“你行动快点,不就是你的了吗?”
  一天,二翠早早去翻垃圾桶居然发现了宝贝,不知谁家扔了不要的一条打开没抽几颗的烟。二翠把烟掖进怀里,小跑着回了家。
  不一会,就听见她和男人的吵架声,只听她扯着嗓子嚷道:“我就给我娘家哥咋了?买这个房子还是我哥给掏了一部分钱呢。再说了,我哥还养我妈,帮我们养女儿呢。我不对我哥好对谁好呀?我不能忘恩呀!这个烟我就要给我哥!”
  男人“吭叽”了半天小声说道:“我可不是不让你给你哥,只是这个烟已经打开了,又是捡的,怕不是啥好东西。”
  二翠说:“我看了,这个烟是好烟。比我哥平时抽的烟还好。没事的,我哥不嫌弃。”
  吵了一会,她男人终没有干过她,不说话了。二翠出门了,她怀里掖着那那条烟,拎着一饭盒中午包的饺子,去了她娘家。
  二翠的娘家哥住在我们小区附近的山上,山上有几家开荒种地的农家人,山上农户都守着自己家的园子种些粮食,青菜,养着鸡鸭和猪。山上空气好,青山绿水的,农户们自由自在地过着自己喜欢的日子,都不愿意下山。二翠父亲早些年就病逝了,娘家哥接了她父亲的班,在一家工厂看皮带,她的母亲和她哥嫂在一起生活。本来她结婚时是准备带着她母亲的,她哥却说:“还是我来养妈吧。你尽管好好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行。”
  二翠结婚后,娘家哥出了一部分钱帮二翠买了我们小区的二手房。二翠嫁的男人脾气好,一切事都听她的。结婚后,他们有个女儿,哥嫂没有孩子,就把她女儿接到他们家养,孩子现在在外地上高中,据说学习还不错。
  晚饭的时候,二翠回来了,只见她怀里抱着一个工厂工人发的蓝色棉袄,我下楼倒垃圾时,正好遇见她。她和我说起那条烟,说她哥看见她拿来烟,很高兴。只是打开抽时说烟受了潮有些发霉,但也能对付抽。她哥还把班上发的棉袄给了她,让她拿回家,送给她男人上班穿。
  
  二
  二翠有一副好嗓子,每天喜欢在楼里唱歌。她心情好的时候,天还没亮就趴在窗口开始唱,有时她会把她家音箱打开,随着音乐开嗓练唱。
  一天我休班,大清早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见二翠唱起了《洪湖水浪打浪》。我翻了一个身不想理会,结果她把音箱开得震天响,加上她的大嗓门,给我吵得没了睡意。我打开窗户,冲着她家喊道:“喂!这一大早就嚎,还让不让人睡觉?”
  二翠由于开得音箱声音超大,再加上她正聚精会神唱,没有听见我喊。我急了,登上鞋,“蹭蹭”跑下楼,去砸她家门。砸了半天,她男人才磨磨蹭蹭出来问道:“有事吗?”
  “有事!你家咋回事呀?开演唱会呢吗?不让人睡觉!”我没有给男人好脸色,对他吼道。
  男人穿着蓝棉袄,显然是刚进家,他傻愣愣看了看我说:“哦,你是说二翠,她在,她在唱歌。我,刚从单位回来。”
  “二翠!二翠!”
  男人冲着屋里喊着,二翠停止了歌唱,从房间走了出来。她看见我叫了一声:“妹子。”
  我没好气地告诉她,以后大早晨别唱歌了,影响别人休息。二翠听了我的话,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个劲点头说:“是……”
  从那后,二翠早晨很少在家唱歌,而是把唱歌阵地转到了小区花园。每天拎着她家的音箱,拿着话筒和一大瓶水,去了花园。
  我休息的时候,喜欢去花园溜达,跑步。几次去,都看见二翠正举着话筒,深情地唱着一些过去的老歌。一些遛弯的老头、老太太停住脚步专注地听着。
  一个周末,我去花园晨练。突然看见二翠从花园假山后跑出来,一手提着还没有来得及提上的裤子,一手里举着一个百元大钞。
  她嘴里喊着:“谁掉了钱了,我捡到了!”
  花园后有一座假山,假山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平时一些腿脚不利索的老年人,有个大小便了会去假山后方便。那天,二翠唱完歌,“咕咚咚”灌了一大瓶子水,感觉尿急,就跑去假山后。刚蹲下身,就看见地上有一张百元大钞。她捡起钱,拎着裤子就跑出假山。她被一群人簇拥着,嘴里大声喊着:“谁掉了钱,赶紧来我这认领呀!”
  围观的人叽叽喳喳议论着,都说没丢钱。
  二翠看半天没人认领,把钱揣进兜里。说道:“钱还没人要,我去社区找领导,让他们问问谁丢了钱。”
  说完,她跑向社区,把钱交给了社区领导康书记。
  隔三差五她会去社区问,是否有人来领走钱。一天,前楼瘸拐着腿的于奶奶拎着一些水果来到二翠家,感谢二翠的拾金不昧。原来这一百块钱是于奶奶上大学的孙子孝敬她,得的奖学金,给她一张一百块钱说是压兜钱。那天她去花园遛弯,去假山后方便,掏手纸时,不小心从兜里带出了钱。
  回到家,也没发现钱丢。几天后,她孙子在社区群里发现康书记发的寻找启示,于奶奶才发现兜里的钱不见了,就去社区领了回来。
  花园附近周围聚集了许多乡下卖菜的生意人,他们在这里吆喝着卖着自家的粮食、青菜,水果。我每次从花园出来,都喜欢买一些青菜,水果回家。
  这里的商贩,比市场里的商贩卖的的菜新鲜。我买菜不喜欢问价,看见菜好,上来就买。
  那天,我看见一个男人卖的小白菜挺好。他说,两块钱一捆。我准备买两捆,就随便拿起摆在前面的两捆放进袋里。用手机刚要扫码付款,这时,二翠跑了过来,她一下就把我袋里的菜倒出来喊道:“这两袋别要,去那大堆里挑两捆好的,这两捆都摆这半天了。”
  说完,她去大堆给我挑了两捆,然后又对我说:“给三元钱,别给四元。”
  她又对卖家说:“你卖菜咋不实诚呀?刚才你卖别人都是三元钱两捆,干嘛卖我妹子四元?”
  回家路上,二翠帮我拎着菜对我说:“以后买菜别上来就买,要问问价钱呀!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现在这年头,挣钱多不容易呀?”
  
  三
  一天下早班,刚走到玉兰姐饭摊跟前,就看见二翠被玉兰姐揪着衣服骂她小偷。上前问清原因,原来,是二翠偷拿了她家一次性筷子,并说二翠来偷过好多次了。
  替二翠说了半天好话,玉兰姐的气才消。
  回家的路上,二翠一直低着头脸憋的通红不说话。我说:“干嘛要拿小摊的筷子呀?再说那种筷子一般都有甲醛的,对身体不好。”
  二翠听我这么说,抬起头说:“我就是觉得那种筷子用着方便,挺好的呀,家里就不用买筷子了。”
  我说:“做买卖人每天在外风吹日晒的,挣点钱多不容易呀。他们的那些筷子也是花钱买的,所以以后最好别拿了。”
  二翠半天没说话,上楼时,她犹豫地看着我说:“我拿筷子这事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拿了。你别和邻居说行不?”
  我说:“以后别拿就是了,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几天后,我下夜班去玉兰姐摊喝粥,看见二翠正撅着屁股在给他们洗碗。
  玉兰姐说,二翠自从拿筷子那件事后,每次路过她们摊都低着头,快速地跑过去。不知咋地前几天突然来到她的摊,说要当义务洗碗工,不要工资。二翠说看玉兰姐他们每天忙忙碌碌的,又没有个洗碗工,就主动说要来帮他们洗碗。她还保证:绝不会再偷摊上筷子的!
  每天来之前,她都会从家拎一大桶烧好的开水,洗完碗后,都会用开水烫一遍。她说她来摊上洗碗是尽义务,不要钱。她还说,疫情期间要讲卫生,碗筷用开水烫一遍消毒,人们不爱得病,这样来他们摊吃饭的人才会多。
  也别说,那天去摊上吃饭的人真挺多。老板玉兰姐说,这都是二翠给他们带来的好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