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山的名称,有两种说法。一曰来源于三国时期的地域方位;一曰东方朔曾结庐于东方山小住。东方山最后成为佛教名山却因弘化禅寺。我有幸住在东方山附近,每天做饭远眺时可以看到山顶的琉璃塔。于我,每年下雪时去东方山看雪是最美的事情。
  2020年冬天的第一场小雪来得比较早,我惦记山路上寺庙旁的那株梅花。古人素爱踏雪寻梅,虽无盈足之雪可踏,有梅可寻实在是一件雅事。梅树依然在古庙黄墙黛瓦的屋角静立,已开花数朵。晶盈的花瓣,似玉琢一般,暗香浮动残雪中。想那昨日雪舞梅影的景致,不禁于心里叹息:来晚了!
  东方山寺庙众,有20座之多,有着湖北省最大寺庙群。嗅过腊梅的幽香,沿幽静的后山登顶。高大巍峨的琉璃宝塔一直在前方指引。东方山琉璃宝塔高81米,塔身为罕见的“佛塔”融合结构。塔基三面为49米高的铜质药师佛像,造型雄奇瑰丽,佛光熣灿。此塔雄踞东方山之巅,方圆数公里都可以看到。我曾在磁湖的落日下惊叹于它的远影,也曾在远远的高速公路上被它牵引视线。
  来到一处古亭,上书“东凉亭”。此亭高柱飞檐,两层檐上积着较薄的一层雪,翘角的地方想是位置太陡太小,站不住一片雪花。檐角下的铃铛在风里叮叮咚咚地响几声。中国古典韵味的凉亭最适于雪花的停留,它可以把雪花堆集出层次感。亭子旁边的石狮子,在头顶和鼻子上突出的地方各顶着一层残雪,凝重的表情霎时可爱起来。随着石狮的视线,对面山顶上古塔的丽影矗立眼前。东方山不仅寺庙多,佛塔也多。
  经过十二生肖石像,石像身上皆覆盖了青苔,立在路边,一个个像是《西游记》里受了孙悟空欺负的东海龙王,让人忍俊不禁。青苔是光阴的唇印。
  从后门进入弘化禅寺,竟别有韵味。一阵寒风扑面劈来,斜坡的花坛里,一些草和叶子被雪浅覆了一层,几棵红枫就那样艳艳地从花坛斜伸向黄墙红柱灰瓦的佛殿屋顶,单檐歇山顶斜坡的瓦楞上,一楞一楞的雪隐约其中,颇有白雪红梅的视觉震撼。太阳正从白云里射出温暖的光芒,仿佛要渡化歇山顶戗脊上的铜质小兽。另一处檐角,腊梅的瘦枝静静地斜在勾檐的黑瓦上,花瓣清浅的黄里泛着玉的光泽,似乎被阳光刺透。透过疏枝,天是蓝的,瓦是黑的,雪是白的。我看见粗衣布袍的僧人在漫天飞雪里挂一个红的灯笼,在晨钟暮鼓里放下相思。梅花出尘脱俗的香味洇染了他们的木鱼和经文。
  弘化禅寺占地面积4800平方米,建筑整体结构遵循佛寺建筑的统一格局,选定中轴线,两侧建造配殿、佛堂等辅助性建筑。山门内数步便是石桥甬道,两旁皆为白玉栏杆的放生池。栏杆沧桑光滑,池内锦鲤游戏,水上假山嶙峋,七层石质玲珑宝塔立于假山石上。寺内分布有天王殿、钟鼓楼、宝峰招提殿、地藏殿、观音殿、大雄宝殿、祖师殿等。祖师殿后有陆氏宗祠,是历史悠久的古宗祠之一,建筑留存以徽派建筑为主,呈现明清两代土木工艺。
  整个弘化禅寺给人布局紧凑、规模宏大的感觉,回廊幽深,相互贯通。两边建筑皆在林木之中,浑然一体,有深山藏古寺的神秘,也有天地和谐之气象。禅寺镇寺之宝为宋初沉香木祖师像和一尊缅甸产释迦牟尼佛像,寺内还有祖师舍利塔金塔顶和塔林、碑刻等。弘化禅寺内的银杏有1200多年的历史,为祖师智印亲手所植,见证了寺庙在朝代更迭和几经火劫中的风雨沧桑。祖师殿后檐墙边的“灵泉卓锡”古井,传说为当年智印和尚插地为泉所成,是东方山古八景之一。
  站在“三楚第一山”的山门前放逐视线,石阶陡峭,信众三跪九叩,怀着一步一莲花之心艰难而上。两边皆为白墙灰瓦的仿古建筑沿地势逐步抬升,斜顶上的雪皆有薄的一层,飞檐的尖却皆显露出来,于素白里盛放出古朴典雅之美。台阶中央,就是“月涌禅关”的著名景点。此景点为一亭一石,名字却有诗意。据传此陡峭地带以前为一长约千米的大峡谷。想当年智印大师此处参禅,月华如水,白云飞渡,把自己化为磐石的身姿和宁静的月光,该是怎样一幅若真若幻的禅画。
  东方八景还有一景为“白莲频开”。白莲在寺内的白莲池,据传从佛国印度引进。此莲含苞却不随意开放,非到夜深人静时倾听和尚诵经的声音和木鱼的清音。那支白莲也许在每个人的心中,我没有见过。我曾在弘化禅寺内见过水缸里的睡莲,开着红的花。庙里该是有莲花的,佛门的莲花宝座总闪着金光。
  弘化禅寺雄踞东方山之巅,属佛教禅宗之临济宗佛殿。唐宪宗于元和二年(公元808年)诏德聪和尚参予朝廷法会,御赐法名“智印”,赐紫衣金钵,为山寺题名“宝峰招提”,佛名因之大盛。自唐起至宋、元、明历代均有皇帝诏见寺庙住持,御赐寺名,以至寺庙数易其名,至1466年明宪宗赐名“弘化”沿用至今。要看懂东方山这处佛教圣地,需要做足准备功课,它的一个屋檐,一尊菩萨,一柱楹联都迷漫了历史的烟尘。游过东方山弘化禅寺,见过路边或者林草之间的石塔,以为是工艺品,实则是佛教的塔林,心里不禁惭愧不已。
  “三楚第一山”之手迹为康熙王朝武英殿大学士余国柱所题。余大学士是我的大冶乡党。他之所以敢称东方山为“三楚第一山”,除了类似于李白望庐山瀑布的那股豪迈之情外,更因了他站在东方山揽胜垴,灵魂的双目看到了大冶老八景的西塞怀古、金湖湛月、龙角朝暾、凤岭松风、雉山烟雨,此外还有对家乡的满腔深情。
  如今我站在揽胜垴,一如当年的余大学士。西塞山的桃花流水和白鹭美丽依然,翡翠一般的磁湖波光粼粼,两岸十里画廊,一步一景。磁湖湿地公园徐徐打开绝美的画卷。半城湖水半城山的黄石市正致力于把东方山打造成佛教名山,在“九省通衢”的湖北形成“问道武当,拜佛东方”的宗教旅游格局。
  脚步走过的地方,情便生了,更何况兼以文字携灵魂游弋。在艰难和感动中走过2020年风雨如磐的日子,飘在岁末的雪,引我化情为墨,把心里的山水托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