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9日,从泸沽湖到攀枝花,翻越大凉山
  从泸沽湖到攀枝花,大概250公里,看着不远,可是全是山路。我们上午九点多出发,一路开开停停,直到下午六点钟已过,才到达酒店住下。这一天的车程,可真是够辛苦的。
  翻越大凉山的公路,一边是悬崖绝壁,一边是深谷幽壑,车子行走在路上,只能慢慢地开。如果是大货车,司机的车技更是高超。碰到大拐弯的地方,大货车经常要占道行驶才能转过湾。如果两辆大货车从不同方向驶来,有一方得停下来,等待另外一辆慢慢通过。有时候,感觉两辆车之间的距离不到半尺,真是悬得很呢!
  更多的时候,道路一边深谷中有湍急的河流,只是河水浑浊,水流量倒是不小;另外一边则是悬崖峭壁,石壁上斧凿的痕迹清晰可见……
  翻过了一道山,又穿过了一条沟。刚想松口气,又要翻越下一道山了……似曾相似的经历,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开车翻越秦岭的情形:车子穿过公路,一路美景,一路有滚石挡道。路边很少有小村庄,也难得见到几个人。看来,今天低估了大凉山的山路崎岖、山路漫长的程度了。
  山峰连绵,谷深流急。大凉山的腹地,当然是人烟稀少的荒野山村。路上会遇到羊群,黑的、白的,还有一种黄褐色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概这些羊群平时散漫习惯了,大有一种我的地盘我作主的气概,看到人和车子都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车子只能停下来,看着它们慢悠悠地从车子前走过,真有点像在西藏、美国西部开车时,要停下来等待那些牛羊等慢吞吞过马路的感觉。
  人烟稀少,荒山野岭,最大的问题就是吃饭。途中遇到几家路边小店,只能点菜,鸡鸭鱼肉倒是都有,只是看着小店的卫生状况,顿时觉得没有想吃的意思了。无奈,吃了一点车上准备的饼干、坚果等零食,继续前行。
  好不容易到了盐边县的永兴镇,看样子热闹一点。停好车,找了一家看起来稍微干净的卖牛肉粉小店,要了两份牛肉粉,看样子还不错,只是又辣又咸,喝了些茶水,总算是吃了一顿饭了。
  小镇上有卖菜卖水果的,买了一些,价钱还算实惠。
  吃过饭继续走,还是山路十八弯,上上下下,坐久了真觉得累坏了。直到安顿好住的,出来吃晚饭的时候,我还觉得晕乎乎的,人还没有恢复正常呢。
  从丽江到泸沽湖,山路实在是不好走,可是时间还不是很长。而从泸沽湖到攀枝花,真是太辛苦了,花费的时间也太长了。我想泸沽湖虽然很美,如果再去一次的话,不能走攀枝花这条路了,坐车翻越盘旋崎岖的山路,时间太长人也太累。
  当然,这一路的翻越山路,也是有不少收获的。
  车子到达山顶时,停下来放眼远眺,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感觉到大凉山特有的舒爽秋风,扑面而来;观赏到大凉山群山起伏、连绵壮观的景象;感受到了登高望远时的轻松和自然。天空有一层薄云,阳光不是很强烈,空气中弥漫着蓝紫色的雾气。山峰上的树木,高高低低,青翠茂盛。在山腰,有弯曲盘旋的山路,有零星的房子,有层层梯田。近看身边,浓密的草丛中,有不知名的野花盛开,蝴蝶飞飞,蜜蜂嗡嗡,穿梭忙碌;树林之中,不知名的小鸟,呼朋引伴,叽叽喳喳,仿佛歌唱着生命的快乐,这里是它们的家园,自由自在。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此处不是苏轼写《赤壁赋》的江边,但是此处有壮美的山峰,有生机勃勃的树木和野草,有初秋的太阳和山间清风,有忙碌的蝴蝶蜜蜂,有唱歌的小鸟,这一切都显示着自然之美,显示着生命之勃勃生机,是大自然恩赐给人们的、没有穷尽的宝藏,人们可以共同享受,可以将这种美好留存心底。
  在路上,看到一个古村落——攀枝花市盐边县境内的麽些人古村落。古村落始建于明清时期,是麽些人聚居地。村子在公路边,村头有两棵参天大树,生机勃勃,似乎是村子的招牌。巷子的两边,鹅卵石堆砌的低矮围墙上,鲜艳的三角梅正在盛开。走进村子,有更古老更粗壮的古树,古树枝杆上,有一些红布条;树根周围,有烧过香的痕迹,看来村民把古树当作神灵敬拜。村落保持了传统的古朴格局。有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有几位老人家在大树下乘凉,其他人也是各忙各的,有外人进村,他们也不理会,忙着各自的活计。也许因为疫情影响,游客太少。
  继续向里边行走,发现有一座铁索吊桥——周善桥。桥边有石碑记载了此地历史及修桥经过。站在有木板铺就的小桥上,看流水淙淙,听流水汨汨,仿佛时间在这里静止不动了。桥的对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微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响。此时,秋蝉是这里的歌唱家,竭尽全力地唱和着,此起彼伏,带来一派热闹的气氛。有鹅卵石铺就的人行小道,顺着走一会儿,景色优美,幽静雅致。
  村子内部道路是经过一番改造的,有民俗文化广场、牛栏油茶吧等,还有大门牌坊、花道、绿化、标识标牌、树屋、麽些人文化陈列厅、麽些人婚礼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等。还有路边墙壁上有不少壁画,看样子画上去还不久,颜色鲜艳。内容是当地人们生活习俗、文化传统的展示,我很喜欢,观赏了一番。如果经济恢复正常,此处倒是可以作为长途旅途上的一个休息吃饭的旅游景点。
  另外,道路两边山坡上有许多梯田,一层一层的,种植着各式各样的庄稼和果树,景色很美,让人感叹本地人们的勤劳和智慧。因为车子开的快,没有拍到照片。到了盐边县之后,两边山上有许多套袋的芒果,不知道是袋子大还是芒果个头大,总之感觉芒果个头很大,数量繁多,一派丰收的景象!今年冬天,小区门口小店里经常有四川峨眉山的耙耙柑卖,酸甜爽口,特别喜欢,经常买几个回来吃。有时我疑惑,峨眉山到底能生长多少耙耙柑呢?转眼一想,暑假时在大凉山,看到那么多山头的芒果树时,心里就释然了,真正体会到了我们常说的一句话:“中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此言得矣!
  经过大凉山的彝族村子,还能看到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彝族妇女,穿着传统的民族服装,她们有带孩子的,有忙着做农活的。皮肤被太阳晒的黑黑的,神态自若。这也许是彝族人生活的真实状态吧?
  
  二〇二三年一月九日星期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