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笔是50、60后最熟悉的写字工具,它是一种以金属当笔尖能在纸上写字的工具。1809年英国颁发了贮水笔的专利证书,这标志着钢笔正式诞生了。1829年英国人詹姆士•倍利成功地研制出了钢笔尖,它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笔尖,这种笔尖写出来的字圆滑而有弹性,书写起来相当流畅,深受人们的欢迎。到了1884年,美国一家保险公司里一个名叫华特曼的雇员,发明了一种用毛细管供给墨水的方法,这种笔的笔端可以卸下来,墨水用一个小的滴管注入,这样就解决了钢笔必须蘸墨水写字的历史。20世纪初期,美国钢笔陆续输入到了中国,中国开始有了自己的国产品牌,广为人知的“英雄” 牌钢笔就是由上海金星、北京金星两个工厂生产,在中国老百姓的记忆中,“永生”和“英雄”是我国钢笔界的两大品牌。
  儿时,我对拥有一支钢笔非常向往,因为这是有知识的象征。父亲军装上衣口袋里永远别着钢笔,给我感觉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帅的人。我的母亲工作在区办公室是机要秘书也离不开笔,在我看来只要用上笔就是文化人,我长大了也要做个有文化的人。
  1970年我参军到了部队,我也有了一支钢笔,我也像父亲那样把钢笔别在军装上衣口袋里,那时人们珍惜钢笔的程度,不亚于现在的手机,钢笔随身带,想写字的时候摘下它随时就可以写字,当时我感觉摘下笔写字的样子非常酷,我喜欢写字时的表情。
  钢笔好用也会给人们带来烦恼,当钢笔掉到地下后,笔尖压了进去我就把笔尖和笔舌一起拔出来,找准位置再把笔尖和笔舌放在一起,再插进去就可以用了。如果笔尖摔坏了,笔管破了漏水了这就需要换个笔尖、笔管,就要专门上街找修钢笔的修笔铺,钢笔修好了才能用。我当兵时的年代是物质条件最贫瘠匮乏的时候,没有哪个人会轻易将坏了的钢笔,扔掉再买个新的,因为没有这个经济实力,谁也不会几块钱去买支新笔,朋友之间送你支新笔算是大礼了。那时的人们钢笔坏了都是经过修修补补,实在修不了了才会去买个新的。于是,就诞生了修钢笔这个行业。那时的修笔铺就像现在街上修手机的店铺一样,每条街上都有修笔铺。我们部队驻地最近的街道就是宁波市百丈街,从我们医院走到百丈街需要20分钟,那时我们部队驻地门口没有公交车,要到当时宁波最热闹的“东方红大街”就要坐船摆渡过去,要么就全靠走路去翻灵桥。百丈街有邮局,有修钢笔铺,百丈街是我当兵时到这个街道频率最高的地方。百丈街修钢笔的师傅是个老头,店铺不大,只有一个三抽屉桌,一把椅子,他修钢笔主要工具就在一个小木头箱子里,里面装着小钳子、镊子,修钢笔所需的零部件,笔尖、笔管、笔帽、墨管、笔舌等等。在我的印象中,老头修钢笔的速度很快,他不会让我久等,他所换的零件大小也都合适,换过的笔管或笔帽,在颜色上尽可能和原来的笔接近,老头收费不高,根据材料收费一般几分钱最多一、两毛钱,他这个价格对当时比较贫困家庭来说是可以接受的,我当兵时也只有六元津贴,不可能钢笔坏了再买支新的,因为没有这个经济实力,所以几角钱能修好的钢笔,还能用上一阵子。我没提干前没买过一支新钢笔,都是到这个修笔铺修修补补,差不多所有零件都换过了,钢笔也不是原来的颜色,好在是黑色颜色相差不是很大。
  1973年我提干了,工资每月54元钱,在当时已经是高工资了,我也有这个经济实力,买下自己喜欢的钢笔。提干后我首先想换支新笔,我专门挑了个夜班下来休息天上街,因为这样时间充足不会很赶。我们部队离市区很远,上一次街要集中办几件事,我想去书店逛逛,还想看场电影。到了百货大楼文具柜台五颜六色的钢笔还真不少,那个年代很多物品都要凭票的,“金星” 钢笔是名牌,是要凭票才能买到,杂牌的钢笔可以不要票。营业员看我是当兵的,很热情向我推荐了两款钢笔,我考虑到钢笔是别在军装上衣口袋里的,花里胡哨的颜色和军营气氛不太融合,虽然我喜欢粉色和天蓝色笔壳的钢笔,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黑色的钢笔。有了新钢笔,修钢笔次数也少了,也很少光顾修笔铺了,新买的纲笔坏了最多换一次笔头,换一次墨管就去买新的钢笔了,因为钢笔那时只有几元钱,承受的起,用的时间也长,修过的钢笔用不了几个月又坏了,我也懒得一趟趟往修笔铺跑。后来随着圆珠笔的普及,钢笔才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八十年代初期我转业到了杭州,随着新事物、新行业的不断涌现,人们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在飞速提高,物品也丰富了起来。“金星” 钢笔也不需要凭票了,钢笔在人们心目中已不再是贵重物品。修钢笔这一行业也悄然消失在街头,几乎找不到以修笔为生的修笔铺,钢笔逐渐演变成为了一款礼品,象征性地传递着一种情谊,人们更多用的都是圆珠笔。如今,文具柜台几乎被圆珠笔占居着大半江山,只有几款漂亮的钢笔礼盒在文具柜台一偶,向人们诉说着它曾经的荣光。弹指一挥间沧海桑田,时代的发展真是日新月异,时代不断在进步。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幸福。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