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读过一份全国城市市花一览的资料,争奇斗艳、姹紫嫣红的花朵,与400余颗灿如夜空繁星的城市,各得其主,珠联璧合、相映生辉,表格资料,像一篇抒情散文,又似一篇风光游记,让我赏心悦目。笔者来郑州上学、工作,直到退休已50余春秋,豫北卫辉是哺育过我的故乡,郑州市市花月季,大名鼎鼎已经家喻户晓。于是我关注卫辉,资料里久觅无踪,可是,同为豫北县级市的辉县百合花、林州月季花榜上有名。
  上世纪80年代,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全面发轫,直到90年代中期,人们思想活跃,城市、企业、单位、学校,春风得意,发自爱国、爱厂、爱家乡和谐统一的初衷,几乎全国城市,兴起了评选市花、市树甚至市鸟的热潮,开封市的市鸟即为喜鹊。后来各市的市花,经过地方人大审定,以法律的形式予以公告。故乡卫辉,是座文化底蕴深厚的老城,不会置之度外,那么卫辉市的市花是什么?卫辉隶属新乡代管,新乡市市花是石榴花,莫非也是石榴花?但就感情而言,我希望绒花被确认为卫辉的市花。汲县(卫辉)二完小是我的母校,大门口有两棵枝繁叶茂的绒花树,针状的花,成球成团,雍容艳丽,因此,全县城皆谓二完小为“绒花树小学”。最后,我网上求证,很快网友热情回应:卫辉的市花是桃花!尽管出乎我的猜测,但兴奋激动之情无以言表,意料之外的桃花,确实众望所归、理所当然。
  我家的老坟在卫辉唐庄的万亩桃林里,西边是逶迤连绵的太行山,桃林有条雨季泄洪的干沟蜿蜒。那年清明,正值桃花盛开,我回乡祭扫,桃花的海洋,争奇斗艳,远看如醉雾绯云,近前蜂飞蝶舞花香怡情;掩映中的亭台楼阁,隐隐约约,天上人间的景色顿时把我震慑。古诗云,人面桃花相映红,年轻美貌女子都用桃花比喻,桃花美丽,郑州公园里、郊野外也有成片成片盛开的桃花,但和万亩红霞的壮观无以娉美。
  焦裕禄式的好干部吴金印是卫辉唐庄的乡镇党委书记,吴书记带领村民勤劳致富,卫辉这片土地孕育的“太行公仆”精神,激励着全国的乡镇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据了解,万亩桃花是吴金印书记创意开发的,把旅游观光与桃果收获,融为一体,改变了单一的种粮模式,促进了唐庄华丽蝶变。
  城市市花是城市的形象标识,是城市名片,地域人文特色的浓缩象征,不仅花色美丽,也要富有寓意,而唐庄桃花,兼而有之,卫辉将桃花确定为市花,顺理成章,利在当代,意义深远。
  当年城市评定市花风起云涌的年代里,城市、企业、学校创作市歌、厂歌、校歌也成为时尚。牡丹成为洛阳的市花之后,当时电影插曲《牡丹之歌》,“啊,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毫无悬念成为了洛阳市的市歌。自然,郑州不会屈人之后,记得1983年,歌唱家协会,还是郑州日报社?曾经举办了郑州市市歌征稿活动,结果不了了之。现在,大兴市歌的风潮,已经烟消云散,郑州市歌不可能诞生了。孰料,山不转水转,2000年以来,一首爆红网络的《郑州之歌》,被市民群众戏谑为市歌,套用的是著名音乐家唐珂先生谱曲的《牡丹之歌》的旋律,家喻户晓,久唱不衰。歌词如下:
  郑州郑州,天天挖沟
  一天不挖不叫郑州
  郑州郑州,天天挖沟
  一天不挖它不叫郑州
  啊,啊,郑州,就是挖沟
  一天不挖不叫郑州……
  歌词调侃幽默,嘲弄郑州建设发展中,规划滞后,导致市民群众交通不便,但笔者感觉,从某个侧面调侃也反映出郑州市建设的如火如荼,挺进国家级中心城市,郑州的高楼大厦正是在天天挖沟的同时,一座座拔地而起。只是以后如果把规划短板补上就好了。
  退休之前,我工作的郑州电缆厂,是家国营工厂,改革开放后曾两度跻身全国500家大型企业,1988年职工集体创作出了《郑缆之歌》,邀请豫剧《朝阳沟》的唱腔设计,音乐大师王基笑谱曲,职工代表大会确定为了我们的厂歌。连续几年的职工歌咏比赛,是各单位的必唱歌曲。但是,随着改革深入,大浪淘沙,郑州电缆厂从上世纪80年代的如日中天,到90年代江河日下,2000年的企业改制,实际上的灰飞烟灭,那首早已经湮灭在岁月尘埃里的《郑缆之歌》,成为了企业辉煌的遥远记忆。当年歌词耳熟能详,现在我仅回忆出了一段:银线贯苍空,万家灯火明,滔滔黄河我的歌,巍巍嵩岳伴征程……何等气魄!何等豪迈!可是现在五味杂陈。
  故乡卫辉的华新纱厂,是和郑州电缆厂齐名的大型国企,几乎留下与郑州电缆厂同样兴衰浮沉的轨迹,大概那个年代也会有《华新之歌》吧,我想,华新的兄弟姐妹们,此时此刻回忆厂歌,和笔者一定同样的心境。
  1989年为庆祝建国40周年,河南省广播电台举办了旨在“爱国爱家乡”的征文活动,我投稿的《家乡的河》入选播出。文章这样开头的:在每个人的心目里,家乡都是美好的,我的家乡豫北卫辉,美好在于穿城而过的卫河,我觉的歌曲《我的祖国》,唱的就是卫辉,就是我的家乡,你听: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播音的甜美,伴着“一条大河”动听的音乐,至今仍回荡心扉。当时城市创作市歌的风潮方兴未艾,文章里我不揣冒昧建议故乡,不必重砌炉灶,把“一条大河”确定为卫辉市歌,社会肯定认可、群众肯定喜爱。
  然而,几年之后,卫河枯竭,舟楫风帆,已是明日黄花,有时想起来,幸亏笔者人微言轻,如果建议采纳了,我就成故乡罪人了。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来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当卫河风光不再,近年一首与“一条大河”同样优美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风靡城乡大地,“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家乡,桃树倒映在明静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歌曲是卫辉万亩桃花林的真实写照。唱这首歌的著名歌唱家蒋大为,之前,唱《牡丹之歌》,列为了洛阳市市歌,之后,由他作词、谱曲、演唱为一身的《我爱桃花我爱家》,更为身居郑州,故乡卫辉的笔者所喜爱,节录如下:
  家乡盛开的桃花,是我心中最美的花
  年年盛开的桃花,伴随我长大
  我唱着桃花的歌谣,度过了好年华
  如今盛开的桃花,开遍天下
  处处桃花盛开,处处我的家
  我爱桃花盛开,我爱我的家……
  说真的,郑州是我的第二家乡,和故乡卫辉一样,在我的心里,两个城市不分伯仲,都有我的情,都是是我的爱。键盘前敲击这篇暖意融融的文章,窗外依然寒冬凛冽,但是,冰封大地的时候,桃花正孕育着勃勃生机,我和故乡的朋友期待着春风吹来的时候,桃花把美丽奉献卫辉,奉献郑州,奉献祖国的天涯海角。处处桃花,处处家,我爱桃花盛开,我爱我的家。
  桃花,卫辉市市花是天下最美的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