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进办公室,通常先打开窗户通风,然后打水。今天我习惯性地走到窗户前,却停下来,透过窗户,我看到了美丽的云天。
  近处的建筑工地还是黑黢黢的一片,两台长臂吊车静静站立,巨人一般。它们还在休息,为新一天的劳作养精蓄锐。很快,远处的太阳从地平线上渐渐升起,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将东方照亮。明亮而不耀眼,我的目光可以直视。云朵由金黄色逐渐变成白色。云块之间有明显的缝隙,边缘明亮,勾勒出云的轮廓,形状雄伟壮观,令人震撼。云层一排排一列列,整齐有序,像一排排海浪从天边涌来,也像密集的鱼鳞一般,叠压着,簇拥着。
   记得曾经学习过观云识天,知道这是鱼鳞云。还有不少与之相关的谚语。比如“鱼鳞天,不雨也风颠”“天上鲤鱼斑,明日晒谷不用翻”“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等等。多少年不用,关于云朵的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鱼鳞云比较好辨识,所以还能记得住一些。
   我没有推开窗户,即去打水。而是久久伫立窗前,记忆中经历的很多美丽云天,便如画册一般,在眼前徐徐展开。所不同的是,那是海上的云天。
  
   二
  我曾在海军服役。船行海上,最壮观的是看日出。海天寥廓,一览无余。
   清晨,鲜红的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将海水照得一片通红。万顷海面波光粼粼,阳光中的天空,高远处是大片的墨蓝,太阳附近则万丈红霞,像燃烧的火焰,火光熊熊。远处有舰艇在无边无际的墨兰色海面上航行,牵着一道长长的白浪,仿佛在无垠的田野上犁地。当时置身海天其间,并没有觉得特别美。后来,看到有摄影师航拍的画面,不由得惊呆了。那种美,令人窒息。
   晨曦中航行在大海上,是很寻常的任务,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到拿出相机拍拍照片,也许都凝神沉浸在紧张有序的工作中,忘却了自然之美,而是在心中描绘另一幅更壮观的美景吧吧。
  当然,在海上航行,常常碰到狂风暴雨的天气。乌云密布,天空低垂,光线暗淡,烟雨苍莽。这个时候,海况往往不好,大海如同喝醉了的莽汉,波涛翻滚,海风呼啸。军舰在翻滚的波涛中上下颠簸,惊心动魄。我能清晰地感知船体上下沉浮的过程,波浪涌起,将船推到波峰,身体立刻呈现超重的感觉;波浪跌落,舰体顺势坠入波谷,呈现明显的失重感觉。我对船体颠簸反应强烈,总是晕船厉害。舰身几个回合上下,我就注定大吐一场。然后头昏脑胀,浑身无力,尽管如此,岗位还必须坚守。严重的时候,胆汁都吐出来了,又苦又涩。于是,就将饭团或咸菜硬往嘴里塞,吃不下也要吃,既是增加能量,也是为了肚里有东西可吐,避免干呕。每每如此,咬牙坚持着与风浪搏斗。当然,最终的胜利注定属于我们。虽然筋疲力尽,但总是看到风浪渐渐歇止,大海温顺的如女子一般,明眸皓齿,格外恬静。
  夜航时,观天定位。天气好的夜晚,可以看到满天星斗。这个满天星斗的概念,不可与城市夜空相比,可能也就几十颗,上百颗的样子。辽阔的大海,让夜空无限延展,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宇宙的最深处,闪耀的星星,远远近近,大大小小,数以千万计,密布夜空,是真正的满天星斗,蔚为壮观。
   这种气象条件,是练习天文航海的最佳时机。现在导航仪器设备先进完备,通常是GPS定位或北斗定位,一般用不着天文航海。天文航海计算繁琐,而且不够准确。但它有一个优点,就是在所有电子设备都失效的情况下,借助自然力量可以给舰船定位。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然忘却了如何定位,依稀记得,要用六分仪测量星星高度,记录测量时间,然后用高度和时间到《航海天文历》里去查,然后再计算,等等。天文航海,第一步是要认识星星。教练组织我们对着星空,辨认形状,认出星座,然后记住组成星座的星星的名称。最多时,能认识10多个星座30多颗星星,包括太阳系里的行星金木水火土星,太阳系外地恒星,比如大熊座的北斗七星,W形的仙后座等。
   看星星,是很有趣的。春夏秋之际,我们仰躺在甲板上,面朝寥廓浩瀚的宇宙,耳旁吹着海风,眼睛盯着数也数不清的星空。看的时间久了,星星便活跃起来,仿佛一个个精灵。常常感觉不是我们在看星星,而是星星都在注视着我们,不停地朝我们眨眼。仿佛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叽叽喳喳地争先恐后讲述自己的故事,十分可爱。认识星星,就需要多观察,逐渐认识和记住星星的大小、形状和位置。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就能凭借肉眼辨别位置,测量时照准方向和目标。时间流逝,观星、认星、测星的具体操作过程都不记得了,消逝在记忆的深处。然而,满天星斗的画面,却牢牢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来。也许,那是我对舰艇生涯的一种永恒怀恋吧。
  
   三
  我在窗前伫立良久,思绪渐渐平复,从浩渺的海天之间,回到这座城市的清晨。
   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云天的图片,然后编辑了一条信息:“此刻的云天。想起去年你给我拍云天的时候,送给你这张旭日东升,霞光满天的美景,愿你拥有如花的时光和温柔的岁月”。我把图片发给南国的小瑜。很快,收到热情地回复:“北国冬日的天空真美!拍图的人心儿更美!收图的人心情最美!”
   是呀,这不但是一幅美图,更是一份思念。曾几何时,北京常常漫天雾霾,那种灰蒙蒙、雾蒙蒙的状态令人压抑,呼吸都不畅快。小瑜曾给我发来南国天清气朗,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的美图,我情不自禁吟出“苍穹高远,高到月宫,远到南国。看蓝底白云,蓝得稳健,白得纯洁。想红妆绿叶,红得娇艳,绿得青翠”的诗句。小瑜也曾发来晚霞中小蛮腰的美图。还记得当时心情愉悦,诗兴顿起,赋诗一首:“谁泼墨蓝晚霞空,鱼鳞闪闪戏巨龙。黄昏点亮小蛮腰,身披霓裳夺天工。珠江南北流悠悠,大桥西东便利通。宁静繁华真盛世,不废先辈劳苦功。”
   一来一回的互动,分享了美图,也分享了心情,交流了情感,给一天的生活工作,注入了一个美妙的开端。
  我再一次欣赏鱼鳞云,看那层层叠叠白云。心想,生活中总是春光明媚,有美景可欣赏,有过往可回忆,有朋友可思念,有未来可憧憬。而人生也如云景,如此美妙。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