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脚下老舅家出门行不多远,父亲就领着我走上了一条乡间的沙土公路。
  公路是从一大片水稻地中间向远处延伸的,水田里禾苗茁壮,给田畴铺满了新绿。五月的田野,风和日丽,空气清新,绿油油的水田与蓝天白云相映衬,景致很美。那天父亲的心情很好,便一路上高兴地给我讲起了他十几年前“得子”的魔幻故事。
  丙辰年秋日的一个夜里,他偶得一梦,观音菩萨(抑或是土地公,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令其更深夜静之时,将一张字符用砂石掩埋在土地庙前的岔路口上。次日清晨日出之时去察看砂石,如果左侧被人踩踏过就得子,右侧被人踩踏过就得女。我父亲本信耶稣基督,是不太相信别的神鬼之说的,可在这件事情上,他却笃信了观音,一切照梦里神谕所示,夜里独自出去埋字符,清晨赶去察看,结果左边的砂石被人踩踏过,这正合了我父亲的心思。“呀!老天爷开恩了,这回要给我送一个儿子来了。”父亲高兴得叫了起来,立马快步回到家中,把这个上天赐予的好消息告诉了我忐忑不安在家等着的母亲。
  小俩口从老家出走,带着襁褓中的女儿,流落到湘东一带来讨生活,人地生疏,诸事不顺,生意难做,痛失爱女,生活中尽是痛苦和眼泪,还从来没有过什么可高兴的事情。母亲信宿命,总说自己生来命苦。乍一听是儿子,她很高兴,可马上就迟疑了,她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疑惑地问我父亲:“真的是个崽,你没有弄错?!”
  “错不了,崽,就是崽啊!”父亲一再肯定地说。
  母亲终于相信了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她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时年28岁的父亲,我以为他是盼子心切,才会得这样一个梦的。这也难怪,那个年代的人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子,不到四十有人就当上爷爷了。可他快三十了,膝下还无一个子女,岂能不想不急。他曾经有过孩子,妻子生过三个丫头,但一个也没能活下来。四处奔波、颠沛流离,生活实在太艰难了。看着妻子日渐隆起的大肚子,父亲心想,可千万不要又是一个“来哄哄我开心就走”的丫头片子呀!
  我的父、母亲离开老家,第一站就来到莲花县的升坊镇,这是个偏僻的小地方,人口稀少,生意难做。不久,他们又辗转来到湖南的茶陵县彭家祠这个小镇上,租了一卞小店做黄烟,也卖些日用杂货。初来乍到,生意不好,赊账的生意也得做,可是日子一久,欠账的人多了,这小本生意吃不消了。我听母亲说,父亲曾用毛笔写过一首打油诗贴在自家的店门口,诗曰:“三人同伞望云遮,货要现钱账不赊,盆里栽花根底浅......”这诗下面几句是怎么说的,年深月久我已忘了。总之,这首打油诗的意思是自己小本生意,赊账多了吃不消,旧账还了,才可以赊新账。我自己也“望云遮”,各位老乡就是那片吉祥的云啊,有请大家多关照。据说,这以后的生意还真慢慢地有了些好转,生活也逐渐地安定了下来。快三十的人了,膝下无子,生意有了转机,要操心的事少了,父亲日思夜想的是要个儿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观音送子”的好梦,父亲应该就是这么来的。
  梦毕竟虚妄、魔幻,肚子里的那块“肉”没落地,谁也不能确知阴阳雌雄,父母亲的心里难免忐忑。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农历十一月二十五日入夜后,彭家祠圩场大樟树对面的小烟店里,随着“哇”的一声啼哭,一个傻小子坠地了,这个小猫似的傻小子就是我。果然是好梦成真啊,父母亲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多谢了观音送子,送子观音。尽管我的父亲在上帝面前也不乏虔诚的祷告,但他还是不忘去观音像和土地公前烧香磕头、叩谢再三。
  “我是夜里生的,大概几点钟?”我曾这样问过我的母亲。
  “那时候家里没有钟表,也搞不清是几点钟,只听得当时有邻居大声喊自己的孩子快回家睡觉”母亲这样说。
  那年代的乡下人,家里哪有钟、表计时,从母亲的话中分析,我应该是在乡下人要上床睡觉的时候,来到这个世界的。寒冷的冬夜,湘东和赣西这边一样,不到六点天就黑了,农村人晚上睡得早,我推想自己应该是戌时,也就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降生的,且大概率是在戌时头,即八点之前,抑或是七点刚过不久,我就从娘肚子里钻出来了,急不可待地睁开自己的小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打量着这个世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