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末,我卫校毕业,分配在乡镇卫生院工作,单位坐落在圩镇唯一一条简陋街道的尽头,在许多棵高大的梧桐树掩映的绿色庭院里,排列着几栋古式的房子,院子的周围都是稻田和池塘。乡村的日子寂寞而冷清,没有繁华喧闹的街道、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琳琅满目的商品和丰富多彩的娱乐方式,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稻浪、默默无闻的山花野草、夜里喋喋不休的蛙鸣以及漫天飞舞的萤火虫。那时,科技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和普及,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甚至连观看有线电视都是一种奢侈。单位里同事少,更没现在这么多大学生,而且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很难找到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同伴和话语投机的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如何打发八小时工作之余的漫长时光。
  我在百无聊赖中消遣着绵延的光阴,本该绚烂多姿的青春岁月在每天几乎一成不变的日出日落中流逝,令人惋惜却又找不到让它停驻、充实或者出彩的办法。偶尔的一次机会,从朋友处借来的一部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走进了我的生活并深深地吸引了我,从此,我便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一发不可收拾。那段时间,我阅读了很多中外名著,通俗小说以及诗歌散文,熟悉了夏洛蒂•勃朗特、玛格丽特•米切尔、维克多•雨果等等诸多大文豪以及他们的作品。我的生活依然单调平泛,但浩瀚的书海,却为我打开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它为我描绘了一幅廊括了古今中外、城市乡村、善恶美丑的缤纷画卷。在这幅辽阔的画卷里,我更深地了解了历史兴衰更替的轨迹,“游历”了各地的风土人情与名胜古迹,读懂了生命、生活、人生的蕴意以及曾经知会的和不知会的广阔天地,徜徉其中,真正体会到了一种“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妙感觉,不断开阔的眼界,慢慢跳出了小镇“井底之蛙”的思想樊篱与禁锢。
  当我在“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气魄中感受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顽强拼搏精神;当我在暖风轻拂的春夜里品读郁达夫的《春风沉醉的晚上》;当我在落日余辉下漫步于散发泥土芬芳的田埂上,回味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当我在阳光灿烂而悠闲的午后,读着狄更斯《孤星血泪》中的“阳光从木格间照射进来,葡萄叶把影子投到沙土上,茉莉花散发着清香,天空蔚蓝,芫菁绕着盛开的百合花嗡嗡地飞来飞去……”我陶醉在这些或优美,或豪情,或富含哲理的诗句里,仿佛身临其境,单调的乡村不再乏味,枯燥的生活也变得生动起来。
  也许当一个人沉浸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中,他的内心就会变得明净、坚强和豁达。在历史上,许多有造诣的文学家都曾经历过仕途坎坷、穷困潦倒的境况,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消沉。马尔克斯在写作《百年孤独》的时候,全靠朋友的资助维持捉襟见肘的生活,邮寄书稿时,甚至凑不足买邮票的钱,只能先将书稿的一半邮寄到编辑部。屈原、李白、韩愈、陆游、苏轼等等文学家都曾遭遇过贬谪或者罢黜,却在其间创下了不朽的佳作。陶渊明在解甲归田后写下传世名篇《桃花源记》,文天祥在狱中著成《过零丁洋》《正气歌》的千古绝唱。
  正如《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道:“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我想,是因为文字给了他们无穷的力量与强大支柱,从而战胜了孤独、贫病、排挤甚至牢狱,让生命再次焕发出夺目的光芒,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成就了流传千古的名篇和脍炙人口之绝唱。我与他们的距离固然很遥远,与他们的过人才情更无法相提并论,但热爱文学的心应该是相通的。
  正如宋太宗赵光义尝曰:“开卷有益,朕不以为劳也”。《太平总类》是他命文臣李防等人编写的一部规模宏大的分类百科全书,一部很有价值的参考书,对于这么一部巨著,他规定自己每天至少要看两、三卷,有时因国事忙耽搁了,闲暇时也要抽空补上,并常常对左右的人说:“只要打开书本,总会有好处的。”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保持着阅读的习惯。我本来只是一个中专生,后来自学了汉语言文学专科和本科的全部课程并顺利毕业。随着阅读的不断深入,我开始信手涂鸦写点诸如体会、随笔、散文之类的,并跃跃欲试投递到一些报刊杂志上,尽管最初的笔端是那么生硬、青涩,结果也大多是石沉大海,但我仍乐此不疲,慢慢地,一些作品开始见诸报端网络。我享受着阅读带给我的快乐,也在阅读中不断提升自己,同时尽可能地用手中的笔,写下人间正道的沧桑和盛世繁华的景象。
  文学书写着历史的变迁,是一种路标、方向与文明的载体。当告别尘世喧嚣翱翔在书的海洋里,在跨越时空的距离中与作者产生强烈的共鸣,似乎如钟子期聆听俞伯牙高山流水般的琴声心旷神怡。当自由自在地敲击着键盘,那种充满节奏的声音让在世俗中浮躁无助的心绪安宁平静。当人生无可避免的挫折、磨难和落寞袭击着你的时候,文字又成了懂它的人的一种慰藉、宣泄并无偿帮助你在失意中奋起的一种力量。在投出一篇稿子充满期盼的等待中,在看到自己的文章得到别人的认可变成铅字时,都是一种幸福与满足。我想,对于每个人来说,总有一种东西让你心有所依,而对于我以及很多奔跑在这条道路上的人来说,大概就是文字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