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身子也哆哆嗦嗦地打起颤来。这正是今年冬至的那天,日脖子最短,还不到下午5点,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天黑夜更冷。冬至连数九,是到了该冷的时候了。我急急地站在竖立在窑洞门口的暖气片前,背紧贴着暖气片,让火烤身后暖,暖到心窝子里来;还呼叫着让老伴再给我拿来一身绒衣绒裤穿上。夜里睡觉,也换了一条厚厚的棉被盖上,身子觉着暖和了,舒展了,不多一会儿,也便沉沉地睡着了。
  一夜长梦。
  茫茫荒原。天黑漆漆的。远处,山影起伏,黑魆魆的。我独自一人在荒原上行走,冷风呼呼地吹着,浑身打着寒噤。忽然,身后就有了响动,噼噼啪啪地作响,我急忙回身去看,只见几头怪兽般的新冠疫魔,呲牙裂嘴地直向我扑来。我急急地拼命向前奔跑,顾不了脚下的坎坷,顾不了路上的荆棘,披头散发,气喘吁吁,跑,跑。天阴沉下来,雪花纷纷扬扬地降落,路上积了厚厚的雪,荒原浑沌一片。我的头上,脸上,身上,都是雪,圆滚滚的,成了一个臃肿的雪人。远方似有一条河,波浪滚滚,幽幽地闪光。向南是一抹山,山路弯弯,缠缠绕绕地看不到尽头。忽然,山尖处就有了两道绿绿的闪光,随即便有了野狼的嚎叫声。我只能向着远方的河边奔去,也许那里会有一线生的希望。身后的疫魔仍在紧追不舍,我仍是在拼命地奔跑。终于到了河边了,却是齐崭崭的石崖,向下看足有几十米高。绝处不会逢生了啊,看着凶恶的疫魔就要追了上来,我什么也不顾了,眼晴一闭,向着河中心跳了下去,巨浪扑头盖脸地向我涌了过来……
  我一惊,醒了,一身冷汗。窑后仍是一团肥肥厚厚的黑影,窗户却已经泛白,天快亮了。量体温,竟然是36.5C,正常。可仍然是一连声的咳嗽,喉咙干得像点着了火,咽口唾沫疼得就像有小刀在割喉。我警觉起来,是不是我也中了招,新冠疫魔来敲我的门了呢?这一段时日,我一直谨小慎微,加强防护,无要事不出门,像蜗牛一样静守在自己“壳”一般的窑洞里,喝水,睡觉,看书,或坐在电脑前敲几篇短小文章。有几次,有事必需出去,我便充分做好出门前的准备,先是用盐水嗽口,把盐水抹进鼻孔,然后就戴上N95型医用防护口罩,把鼻子、嘴、下巴都严严实实地裹进口罩里,真像古戏里的魏虎上阵前为自己披挂一番,才急急外出。办完事就急急返回,回来又是用盐水嗽口,用消毒液洗手,然后喝水,躺下来休息。
  也去做核酸,看自己是“阳”了,还是“阴”着。排在长长的队列里,间隔远远的,互相都防着,阴着脸,谁也不与谁说话。每次做了自然都是阴性,一切安好,万事大吉。
  可还是逃不了要被拉入“羊”群里来吗?
  不管是“阳”了,还是“阴”着,首要的事情还是要去药店里买药。早饭后便去药店。药店人满为患。我挤着去问售货员要几样防治新冠疫情的药,她都一一说着“没有了”,态度并不冰冷,只是无奈地苦笑。
  我向来不看医生,有点头疼脑热,总是按自我感觉吃点药就好。家里也常备着一些日常用药。现在买不到新药,没有“长枪”,那就用“短炮”,不能坐以待毙,该出手时就出手。根据我的体验,这次我也可能是受了风寒,患上了一般性感冒,体温有点高,咳嗽,嗓子干、疼。我拿出家中的伤风感冒胶囊、阿莫西林片、咳特灵胶囊,按药物说明书上的用法用量服用,三四个钟头以后,身子竟然觉着有些好转了。我连着服用了两天。这两天,每吃过饭后,就躺到炕上去睡觉,枕头压扁了,也睡不着了,觉着无聊,就起来看看书,或是上电脑再写点文章,把文章写出来发出去,和文友们一起交流,也就不觉着这感冒带来多大的痛苦了。
  我并不排除是“阳”了的可能。我平素就患有咽炎症,一遇风寒或有外物剌激就要咳嗽。可这次咳嗽似乎有点厉害,咳嗽起来,咽喉震得疼痛,吃了几次“咳特灵胶囊”也不见好。儿子拿来一盒“布洛芬缓释胶囊”,说是既治发热,也治各种疼痛,这是这次防治新冠病毒的热门药。我的热倒是不需要退了,就是能治这嗓子疼就得吃。我取出药盒里的说明书,看了药效和功能,又去看副作用和不良反应,啊,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就有十几条,是药三分毒,我没有用过此药,也就“望而却步”了。还是用了几次“克咳平胶囊”,喉咙慢慢地不干也不疼了。
  网上专家们不断讲说新冠疫情的防护知识,让人看花了眼,也让人六神无主。他们都说要多休息,休息就休息,一辈子不得闲,现在落得个轻松自在。又说要多喝水,多喝水,用水排泄身体内的毒,也对。可是,又说有人喝多了水,中了水毒,看来喝水也得适可而止。这病一来就是不停地咳嗽,用药止住咳嗽,可专家说咳嗽不敢全止住,让咳嗽把肺中的脏物排泄出来好。我想到人还是应当增强体质,我读柳宗元的《罴说》得到了启示。过去几年我们都是防疫,现在国家防控放开了,是真正的抗疫了,抗疫就要有强壮的身体,有强健的体质便感染不了病毒,即便感染了也能轻松过关。可专家说,这新冠病毒是专找身体强壮的人进行攻击。众说纷纭,却都是权威发布,真是让人不知如何去从。
  有朋友知道我也“阳”了,便发微信安慰我,并提出一定不能大意,这新冠就是麻烦,闹不好是要出大事的。即使危言耸听,我也不得不注意了。有网友就以亲身经历,诉说自己炼狱般的劫难过程,在“阴”“阳”之间求生存,求平安,痛苦难以名状。也传来一些不幸的消息,“忍看朋辈成新鬼”,我心中万分悲痛。这是中国人的一场大灾难啊!有网友转发了鲁迅先生《狂人日记》里的一段话:“中国人从来不怕灾难,不管是多大的灾难,只要是大家一起倒霉就行,从不探究真相,也不屑于别人去了解真相。灾难过后,庆幸自己躲过去了,嘲笑别人离去了,最后扔下一句混账话,这就是命。”时代到了今天,我们不再麻木,这不是“命”。毛主席生前就说过,50年后,中国富强了,美国不敢向中国动一枪一炮,但他们会用细菌战。在朝鲜战争,美国就用了细菌战。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一定要用战略的眼光看待这次新冠病毒造成的灾难,这是一场别有用心意图毁灭人类世界的生物战,我们一定要坚持抗争,坚持胜利,让人类为自己创造出美好的生存世界。
  我慢慢地好起来了,可也觉着身体疲软。不管是患了一般性感冒,还是被“羊”撞了家门,顺其自然吧,身体乏力就仍是休息,美美气气地在炕头睡了几天大觉,睡着了就爱做梦。我总是梦见滚滚滔滔的洪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泱泱洪流,浪涛连天。醒来,外边仍是大晴天。今年冬天天气一直晴朗,高天碧蓝,阳光满地。据气象预告,最近要有一次降雪天气,春节即将来临,冬天就要过去,飞雪迎春到,新冠病毒即将灭绝,一个百花盛开的春天正向我们走来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