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就喜爱步行来了。从偶尔到经常,从毫不在意养成有意而为之的习惯,甚至成为一种嗜好,成为名副其实的步行簇一员。
  我爱上步行,尤其喜欢晚饭后步行。迎着将要消失的残阳,欣赏着快要来到的迷茫夜景。我漫不经心的步伐与思维放流,与自然天地同行,舒心舒意,随意漫想,或观察,或沉思,或聆听,或畅想,似乎忘却一切,内心充满无穷的乐趣。
  爱上步行,健康之行。每天晚饭后,我就一如既往地投入天禄湖公园的怀抱。那些步行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贫富,也不分贵贱,都是天禄湖公园路上的步行者。无论信步慢走的,还是疾步速行的,都是为了健康。
  我边走边想,其实生命是需要步行的。“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步行就是锻炼身体、放飞生命。让人体的206块骨头,和与骨头相连的每个关节,让250亿根血管,和与血管相连的每根神经,都自由自在地运动起来、舒展开来、活跃起来。
  爱上步行,放松身心。繁星满天,退去穿了一天的职业装,着一身休闲服,逐着悠闲的碎步,清爽的月儿挂在西天,如水的月光静静地流泻,弥漫在浩浩的夜空中,似恬静的少女,含着羞涩的笑容。晚风轻拂脸颊,湖畔两旁的树木象仙女似的临风飘舞,周围的一切都凝成美丽的静。这种静包容着自然和人间的亲近,有着它独特的魅力。犹如自身融入了大自然中的美丽,令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愉快。
  一个人放慢白天匆匆的脚步,慢步于天禄湖畔,感受曲径上的鸟语花香,觉得自己枯燥尘俗的生活平添了一缕诗意。忙里偷闲,夜空中高悬的寥寥星辰相伴,心中堆积的惆怅、苦闷一扫而空。散步时,将步伐的迈动当作一种享受,出出汗深呼吸,放松身心。每次随意踏在坚实的土地上,都那样真真切切。每走一步,就仿佛离身体的空灵更近了一步,每走一步,就离天人合一的境界更近了一步。在平日的喧嚣下,珍惜点滴的闲暇时光。将散步当作调剂紧张生活的灵药也好,一边散步一边反省自己的坏脾气、坏习惯也罢,跑累了就慢行,人总有慢下来的时候,不是吗?
  爱上步行,对话心灵。我的步行不喜欢去热闹的地方,却偏爱独处,并非是因为寂寞,而是为了享受寂寞,我喜欢沿着一条僻静的小路,悠然地走着,仰望星空,让自己的心灵与夜与星光相融,静听星空与心灵的对话,静听我的心语,周围是那样的静,我独自享受着月光的清辉,任灵魂自由飘飞,感觉自己世俗的躯壳已弃之身外,肉体和灵魂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皓月当空,繁星满天,我在享受着寂寞的步行,有滋有味的脚步,在地上随意写着一篇篇绝美的、只有我能读懂的散文。走着走着,感觉不仅生命在步行,而且心灵也在步行。心情、心怀、心态、心境、心思、心神,都彻底爽朗起来、愉悦起来。身边的行人,匆匆路过。脸上的微风,柔柔拂过。花草树木,轻轻掠过。耳边的声音,含糊飘过。心绪飞翔到了自由的殿堂,畅想那些开心的故事、开心的人儿、开心的时光。彻底忘却了股市、楼市涨与跌的压力。一笔勾销了学酒、房酒、喜酒、满月酒等名目繁多的人情债务。渐渐淡忘了事情逆与顺的忧虑,和血压、血糖、血脂那些读不懂、弄不明的数字。酸甜苦辣在脚步中沉积,喜怒哀乐在足迹中掩埋,恩仇爱恨祸福得失在前行中丢失。自己完全融洽于大自然,渗透到大自然。这时的我,正在以淡定恬静的心情,以随意而行的方式,深情地亲近自然。
  爱上步行,融入自然。静静地站在柳树荫下,轻松地甩甩手,随意地伸伸腿,漫不经心地扭扭脖子扭扭腰。让人体与树枝,与柳絮,按照同样的节奏,纵情于微风中,一起感受大自然在天禄湖畔的绿荫间留下的那份纯真。让思绪像天禄湖里的鱼儿那样,逍遥地嬉戏、追逐在清清河水里。让兴致像林间的那些鸟儿一样,在树枝上自由跳跃,去窥视那些曾经在长堤上留下的载满伊人憔悴或舒心的足迹和身影。让心情像牧场上的一群牛羊,专情地啃着地上那青青的野草,彻底忘却森林里的饿狼和馋豹,保留那份执着回归心田。
  这时,我感觉走进了河流,走进了原野,走进了山川。河流、原野、山川,走进了我的感觉。不要走想,河岸为什么总是相互对峙?日月为什么总是永远分离?天地为什么总是亘古遥望?因为,这个世界总是在已知和未知中,若明若暗地前行。已知和未知,成为人们不懈追求的唯一动力。
  爱上步行,闲庭信步。我喜欢一个人步行,没有朋友的陪伴,耳愈聪,目愈明,路上的人、物、事都毫无保留地进入我眼深入我心,任我体会遐想。徐徐迈步,一路上看到了人生百态。一路上有蹦蹦跳跳、步履轻盈归家的学童,红色的校服,单纯的像他们幼小心灵的红色;有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家里的打工者,重复煮好饭等我回来炒菜吃饭;有痴男怨女,花前月下,手挽着手编织着“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而独自步行的我,仿佛置身其中,而又不属于其中,最终却仍要归入其中。
  短暂的步行时光后,回到家中,我依旧是一个孤独的留守老人。步行不需要伴侣,东张张西望望也没人管,快步慢步任由自己摆布,这不但是自由,而且只有在这种时候才特别容易领略到“闲庭信步”那种味道。事实上街道上也不是绝对的空无一人,而是经常遇见熟悉的和久违的面孔,还有你不认识他他却认识你的人,天长日久,面孔都熟了,会心一笑,似曾相识。
  啊!步行不需要追求,不需要欲望,不应该承载行李和累赘。步行就该是漫无目的地走走、逛逛、游游、转转。是一种诗情画意般的生存方式,是平凡世界的一次旅行。步行又是一篇真实雅致的散文,是一首纯净淡美的乐章。
  岁月,只对那些被趣味引诱、问题刺激和坎坷阻碍的人残酷无情,而对无我欲、悠闲漫步的人,却无可奈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