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五月,我骑在村庄边上那堵土墙顶上,用绑着铁钩的竹竿勾着离我最近的那颗麦黄色的杏子时,目光不经意间瞥向了远处,田野上的麦子陡然间已经黄了,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金黄,一下子让我吃了一惊。

年少的我是惧怕收麦了,龙口夺食的日子紧张而又忙碌,祖父,父亲,还有所有的父老乡亲,都像投入了一场战斗一样。收割、拉运、摊场、碾场、翻场、起场、扬场、晒场直到入仓,整个过程,我八九岁就参与了。太阳暴晒的痛苦,汗流浃背的疲累,这是我惧怕的缘由。我那时候暗下决心,一定要用功读书跳出农门,不再干农活,尤其收麦。

虽说惧怕,但我喜欢麦黄的庄稼地。麦子成熟后的清香味,一直充斥在我的脑海,充满了我的记忆,在每年的夏收时节,定会让我想起世世代代耕作在那一方黄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们。写他们,我有些犯难,用父亲或者祖父显然是代表不了这个庞大的群体的,所以,我觉得用男人这样的泛概念来指代他们比较合适。

那些时日,布谷鸟总抢在太阳露头前叫响,算黄算割,算黄算割,那叫声不急不缓,徐徐地回荡在庄稼地和村庄的上空,带着清晨朝露的湿润,最后蒸腾在夕阳血红的余晖里。我们烧过青麦穗的那一堆堆的火苗,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完全熄灭,仍有一缕缕的青烟泛着麦粒软软的香甜,萦绕在我的口舌尖上,萦绕在我的梦境里。

不记得是哪个清早了,布谷鸟叫得已不像前些日子那么从容,半空里是好几只布谷鸟,它们的叫声和着腰肢纤软的微微的夏风,远远近近地交响在村庄的上空。这声音,在静谧的晨曦中,绕过树梢,跳下屋檐,穿进窗楣,钻进了躺在炕上的男人的耳朵里。男人立马就惊醒了,一丝睡意都没有了。男人一个骨碌翻身坐起,思谋着哪垄麦田该下镰了,哪把镰刀该换新刃片了。男人忽而就心焦起来,男人匆忙地穿衣下炕,双手提着裤腰站在脚地,屁股半坐半靠在炕沿,伸直一条腿够鞋子,用脚一截一截地把另一只鞋子拨拉过来,拨正了,脚就踩进鞋窝里了,不意间,鞋子穿反了左右,男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男人走出了屋子,大步流星地走上了田野。他的双手背搭在身后,脖颈就长了一些。这一长,就透出了一股悠闲的形态。男人的脚步是急促的,像敲响在战阵上的鼓点。阡陌交通,草木皆兵,一棵棵麦子直挺挺地站立着,站成了恣肆汪洋的兵海,站成了无数个没有番号的军队。男人正是要去检阅这军队的。男人要在太阳跳起一丈高之前下到地里,要在太阳的万丈光芒长箭一般射向麦子的这个特殊的角度里,去查验麦子到底黄到了没有。一旦错过了这个时间,泛黄的麦子和太阳的光线会合伙欺骗他,使他判断失误,过早地收割了麦子。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经验,男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男人路过门房的窗口时,抬眼看到了躺在窗台上的三把木镰,男人感受到了镰刃发出的冰凉的光辉,但男人知道,镰刀和自己有着同样焦躁而又火热的内心,他和它们,早已整装待发,枕戈待旦,随时准备着出征了。

男人到了他要去的那块麦田边上,踩了一路露水的鞋子已经湿了鞋帮,没穿袜子的脚板和脚趾明显地感受到了露水的冰凉。男人的心思只在麦田里,他顾不上这些。男人蹲下身子,和一个麦穗对视着,和一群麦穗对视着,和一整片地的麦穗对视着。男人伸手揪了两个麦穗,小心地放在手心里,合了手掌轻轻地揉搓起来,片刻后,男人嘟起嘴,一边向掌心一口口地吹气,一边翻上翻下地倒换着两个手掌,随着他吹动的气息,麦芒和麦糠跃出了手掌,散落在挑着阳光的落着蝴蝶和七星瓢虫的麦捎头上。男人端详着手心里才揉出穗的鲜润的麦粒,那仿佛襁褓里的婴儿一般惹人怜爱。男人用手指朝一个方向拨拉着麦粒,一粒粒地查看着它们的成色。男人的表情专注而又庄重,他似乎忘记了世界的存在。最后,男人把手掌里的麦粒一把填进嘴里,细细地咀嚼了起来。不多时,男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男人手搭凉棚,逆着阳光,望向将将跃上村庄的太阳,望向这一垄麦地的尽头,望向那无边的希望。随后,男人沿着地垄,又背搭了双手,小心翼翼地走向麦田深处。男人走一截,停一会儿,再走一截,又停一会儿。男人重复了两次查验麦穗的动作。男人的身影清晰地融进了那个有着微风的清晨里。见着太阳的风,忽而调皮起来了,腰杆也硬朗多了,一阵阵地掠过了麦田,掀起的一波波的麦浪,远远近近地戏逐着、荡漾着。麦田那头的村庄,也摇摇晃晃地跟着晃动了起来。

我的思绪穿越了时空。我走近淹没了男人腿脚的那块麦田时,男人像在麦田里虔诚的信徒,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我惊诧于这漫无边际的黄绿色,我在一个个诗意的晨曦中寻找,寻找那个意欲染黄整个原野的丹青圣手,可自始至终却寻觅不到他的一点踪迹。我徒劳地穿梭在一片片的麦田间,眼看着他一天天地涂黄了原本还绿油油的麦子,我却连他的影子都找不到。他像一个得道的隐士那样,总是不知所踪,但我明确地感知到了他的力量,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能催发万物生长和凋敝的无声无息的巨大的力量。

后来,我开始敬畏自然的任何力量,刮风,下雨,飞翔,跳跃,电闪雷鸣,万里流云,生根发芽,花开花落,等等。无论是地动山摇的洪荒之力,还是蜉蝣蚁蚧的些微之力,一切力量,不论大小,我都满怀敬畏之心,我知道他们被自然赋予了不同的使命。我时常也在思索,自然赋予了麦子怎样的使命?

那片黄土地上,一代代的麦子荣光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生根,发芽,分蘖,起身,抽穗,脱粒,入仓,没有得道升天羽化成仙。这看似一场从麦粒到麦粒的生命历程,实质却是一场繁衍不息的顽强的修行,周而复始,它在几千年不老的光阴里轮回着,并且还会毫不休止地继续下去。而我的父辈们,我的父辈们的父辈们,还有众多的父辈们的父辈们,一代又一代在村庄和庄稼地里出没过的人,都一个个地在尘世间作古了。直至今日,麦子和农人之间,一直是逾越千年的长情的陪伴。

麦黄的时节,我的梦会多起来,我曾经梦见自己一遍遍地走在父辈们走过的田野上,我的足迹会和他们的足迹重叠,那是他们百年前千年前劳作的足迹,虽然那些足迹已经无迹可寻,但我能感知到他们坚硬厚实的存在。那种坚硬和厚实让我无比兴奋。我飞快地奔跑在他们的足迹之上,我的耳边呼呼生风,我跑得大汗淋漓,停下脚步,疲累地躺倒在麦田里,被我压倒在身下的麦子,毕毕剥剥地和我做着抗争。周围站立的麦子,摇头晃脑地声援着它们。躺在这个无边的麦子的海面上,我心头泛过一丝会被它们淹没的害怕,我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因惧怕而加速的心跳声……

这一刻,坐在城市钢筋水泥架构的建筑里,我不止一次想象着故乡辽阔的麦田。阳光利箭一样火辣辣地射向大地,它终究阻断不了任何麦子的理想。每一串麦穗都望向天空,像人一样仰头望向天空,它们在思索天上的事情,它们不愿意却不得不和大地做一个彻底的诀别,它们的志向果敢坚毅,它们把自己耗得枯黄。即使等待它们的还有狂风暴雨,它们仍会坚定不移地和风雨抗争,顽强地挺立在田野上。它们等待着,等待着布谷鸟一声声地叫响,召唤着一个个农人走进麦田。

麦子黄了,我似乎听见了母亲站在金黄无边的麦田里,一遍遍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