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时代就起始于70年代,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终生难以忘怀。
  我正式上学,是1974年,刚好八岁。那时候的孩子,没有什么幼儿班的启蒙教育。7、8岁以后直接上一年级,还有的10多岁才上学的。
  对刚入学的孩子来说,最激动的事莫过于发新书了。老师喊“抱书来”,同学们会一窝蜂地冲出教室,每人抱一摞新书,低着头向教室跑,往往和对面的人撞个满怀。新书发下来,我总迫不及待地打开,把书页紧贴在脸上,深吸一口气,让那一股浓浓的墨香直入心肺。闻新书的墨香,至今仍乐此不疲,大概是那时培养的吧。遗憾的是,不知是墨香变了,还是人变了,反正现在的新书已闻不出那种香味儿了。
  那时,一年级的课本上拼音字母旁边还有“花图图”:张开的嘴巴是a,公鸡对着太阳叫是o,大白鹅是e……另外记忆犹新的是一篇名为《在泥塑“收租院”里》的课文:“妈妈拉着我的手,往泥塑‘收租院’里走。‘收租院’里有个女孩子,也紧紧拉着她妈妈的手……”插图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大娘,背着一个孩子,身旁拉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还有一篇是《我要读书》,写高玉宝的故事,其中的插图是穿着马甲的地主儿子,手执皮鞭,正在抽打倒在地上的高玉宝,旁边是高玉宝放牧的小猪。
  小孩子家,懵懵懂懂,喜欢书但不知保护书。通常的情况是,课没上几节,我们就背着老师,躲到教室后面,把书上的插图一律用蜡笔涂成秀色的。一天中午,我们几个正涂得起劲,不知谁说下午老师要检查课本,涂染了的一律要挨教鞭。我们吓坏了,赶紧用指甲把蜡刮掉,刮了一中午,把成都刮破了,结果老师并没有检查,虚惊一场。但书的脸面从此大变,不到学期终了,我的所有课本都拦腰折断,总是惨不忍睹,卷角,磨损,撕裂,涂鸦,甚至缺了封皮、缺页。用心学了,也渗透了孩童的玩儿心。
  玩乐是孩子的天性。小学时光,除了课堂学习,记忆最深的就是和伙伴们玩乐。
  课间10分钟,刚入学,我们什么都感觉新奇,便在校园操场上没有目的地乱跑,一会儿跑上来,一会儿跑下去。跑着,跑着,哪个男生把哪个女生一头撞翻了,我们就当笑话讲了好几天,直讲到那个男生烦躁了为止。
  下课了,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操场打陀螺——用家乡话叫作抽“蒋秃头”(陀螺)。一个“蒋秃头”,一根竹竿绑上绳子就是一副好玩具。我们那时抽的“蒋秃头”大多是用木头桩自己用刀慢慢削成,玩时,小的“蒋秃头”直接用右手一旋,放地下转起来就可抽。大的“蒋秃头”要将绳子一圈圈缠到“蒋秃头”外面,放到地上猛一拉绳子“蒋秃头”就顺势转起来。谁的“蒋秃头”抽得时间长,转个不停,谁就赢。这个时候往往是最热闹的,只见操场上,孩子们这里一堆那里一群,各自喊着自己的“蒋秃头”,互相碰仗。操场的上空,便喧腾着阵阵热浪,弥漫着鞭梢叫劲的“噼噼”声。
  放学后,我们同学三五成群来到学校附近的沧浪河比赛投坷垃,看谁投的远,有时在河边用石头打水漂,看谁打漂的次数多。我们几个男生会躲到校园的后墙根,围成一圈,蹲在地上掼炮——用两张烟盒纸或画报纸折成方形的角角儿,玩时,手拿角角儿高高举起按到墙上,松手,看谁的角角儿漂得离墙远,离的最远的第一个拿起自己的角角儿对着地面拍别人的角角儿,拍翻过来归自己,接着第二拍,直到拍不翻,第二远者同样方法开始拍,直到地上的角角儿拍完为止,再开始第二轮游戏。掼得起劲的时候,嘴里还吆喝起来:哎嗨哎嗨哎嗨,使劲掼呀!
  那时候放学,我们还经常滚玻璃球。滚球用的玻璃球有的是跳棋上的,有的是玻璃厂废料中的。玩时在地上挖一个小坑,远处画一条线,弹子放到右手弯曲的食指上,对着小坑用拇指将弹子弹进小坑(称“进府”),弹不进第二人开始弹。打的过程中可以尽可能给对方设置障碍,也可以将对方的弹子打开远离小坑,谁的弹子先“进府”谁赢。
  三年级,我带上了红领巾,胸前别上了少先队队徽,白衬衫,蓝裤子,六一儿童节同学们列队举手宣誓合唱《少先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那时候,我喜欢涂涂画画,小人书连环画盛行,我常临摹连环画上杨家将、岳飞传、三国演义、隋唐演义上盔甲刀马英雄人物,也是一件乐事。记得曾线描了岳云、裴元庆两个武将,深受老师和同学夸赞。教室里的黑板报是我的强项,我使用红黄蓝绿各色粉笔,发挥自己的想象,尽情书写少年胸怀。常常摘抄少年报的篇章插图,绘制黑板报。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学校的青砖墙面上白底黑色宋体大字。每天上午十点大课间,随着大喇叭播放的音乐节律,全校三百多名学生,以班级为单位,排列整齐队伍,做广播体操。校园内两座水泥砖砌的乒乓球台是课间十分钟的竞技场。没等下课钟声敲响,就迫不及待冲向球台,抢位排队。
  记得,每年麦收时节,老师会带队到生产队收割后的麦田里拾麦穗,穿过田野,跨过小溪,头顶烈日,俯拾麦穗,每个同学都拾好多,捆成一把把,累了就在河边石桥上乘凉喝水,听老师讲故事。整个麦天,全班同学拾得麦穗堆满教室后面,像一座小山,然后交给生产队。
  那个时候,我们谈论的大事是长大了当个什么家,四个现代化什么时候会实现......岁月流逝,消磨不了的是那些难忘的小学时光记忆,那个难忘的七十年代!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