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我成立了淡雅晓荷社团。那年,我二十岁。
  那时候的我青春年少毫无目的组团,没想到会坚持多久,更没曾想过什么时候会离开社团。
  现在想想都不明白我是一时冲动还是有别的原因,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因为家庭原因,那时的我太伤感寂寞了……
  说到伤感寂寞,我要提到我的母亲。那时我的母亲刚刚去世不久。我想我的母亲,每天我除了酗酒,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胡乱地写一些文字。如果说:古有李白醉酒诗百篇,我是酒醉拽文寄思念。
  母亲去世对我的打击不小,我那时和所有身边朋友几乎断绝了来往,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其实现在想想我建社团确实是匆忙的,匆忙的就像我的性格。干什么都喜欢雷厉风行,从不考虑后果。总觉得哪那么多考虑呀?干就得了。磨磨唧唧前怕狼后怕虎的,还真不是我的性格。
  社团初建,我社团就来了许多实力写手,我可以自豪的称之为他们是实力派写手,因为在社团以后的逐渐发文中他们果然是最棒的!
  比如最给力的副社长云静水闲老师、绿叶、总编清影儿老师。副总编杨传球老师,老来老师。执行社长你猜老师。德高望重的梅岭夫子老师以及朴实才华横溢的关山狼刘杰老师,还有的就是精品写手红叶老师、一株雪老姐。他们给社团带来的不仅仅是精品,最关键的他们给社团带了那种友好家的氛围。
  在我看来,家就应该是温暖和谐,人气必须是第一位的。所以社团初建我就提前招募了许多编辑,其中包括在校老师,菊满南山、在校大学生云中子、夜合、桑榆、白甫、安安还有后加入社团的零余者、封清、文竹小贤……
  组建社团初始,江山古渡总编特意发帖送来第一份祝贺,他写到:愿你们如一朵淡雅美丽的荷花永远盛开在江山清澈的水面上。
  我回复道:何叶感谢古渡站长的祝贺!本社团的成立与古渡老师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定不会辜负江山领导的期望,一定会让社团在江山纯净的网络上开出纯洁向上的花朵!谢谢老师!加油!祝福江山网越办越好!
  建立社团后,我发现我变得快乐充实起来。社团多是一些在校大学生还有刚毕业的学生,还有一些在校老师,专业写手实力作家组成,充满了朝气年轻化。社团每天热热闹闹的,投稿热烈氛围火热。每天的社团打理让我充实起来,我就如一个家长,每天经营让我感到无比的快乐!
  
  二
  社团成立初往往都会存在人员不足,管理经验缺乏,投稿来源缺少等情况。但在几位管理者的组织以及编辑的共同努力下,社团工作初具成效。社团成立一周的时间,社团投稿就达到46篇,并获得6篇精品,而且社团当天就取得了开门红!还记得社团第一篇精品文是我社团编辑文三少的小说《杀戒》。
  文三少是一个很善于写小说的作者,写小说可谓说是有一套。为社团打下开门红,让我兴奋地跳了起来,比我自己拿了精品都感觉兴奋。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短短的九天时间,我社团在各路文人秀才的支持下,立马得了12篇精品。在短短的23天的时间社团投稿率已经达到99篇,精品已经达到23篇。
  优秀作者老来老师可谓精品拿的最多的老师,即使打吊瓶也要抽空上网,积极投稿,支持社团。精品的取得让我看到了社团的希望,就如一句话说得好,别人有的你也会有!
  同年7月16日,社团副社长云静水闲的散文《父亲的荷塘》获得江山绝品。这是社团第一篇绝品文章。8月13日,社团副总编杨传球再传佳绩,以小说《洁白的裙子》再次摘得江山最高荣誉绝品,这是社团的第二篇绝品。9月10日,社团副总编老来的散文《麦子·村庄》荣膺绝品称号,为淡雅晓荷摘取第三顶桂冠!
  成立社团后,我精心打理着社团。社团后期每天投稿热烈,编辑积极,后台有谁投稿了,我不用张罗编辑就会主动抢着去编了。那时的社团是团结的,充满朝气的。大家都心往一处使,就如一家人过日子一样,很和睦,很温暖,很温馨。让我时刻感到快乐。这就是那时我刚成立社团初始我身边的好队员!也是虚拟网络的团结团队,也许皆源于热爱写作,热爱江山这块纯净的沃土吧!我那时常常那么想。
  那时我组建了一个晓荷作者群,五百人的群,人气爆满。每天我们扎在群里,讨论文章精品给社团带来的欢乐,讨论谁的文需要重新修改,重新复审。
  群里每天都热热闹闹的,每天九点多都在等着精品的诞生,精品可谓在群里是一大热门话题,精品评选人在我们每个人心里更是我们羡慕的对象。因为他象征着一种神圣的权利,一种很有权威公证机构名字般的感觉。因为评精品的人首要具备的应该就是公正!所以我社团的人们在精品没评出来的时候,都会揣测今天社团谁的文能得以桂冠,群里的热闹猜测不亚于一场期待已久的考试成绩。等待是焦心的,也是快乐的。因为有期望就会快乐的议论。当精品出来的时候,群里会一阵呐喊,就貌似那年我读的文,范进中举。有快乐的呐喊也有失望的叹息。就如关注国家动态新闻一样,有个精品一个人宣布,全体人会呐喊。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如果今天没有精品,社团的每个人都会话很少,甚至这一晚上没几个人能睡得着觉。可以说,精品是社团进步前进的动力。
  社团的副社长绿叶每天晚上都会守候在群内,有了新动向,江山出了几个精品他都会第一时间通报给大家。遇到没有精品的日子,每当大伙有些气馁,云静老师都会劝大伙:要从自身找毛病!
  
  三
  每天千篇一律的等待,呐喊、失望。那时背后有个朋友和我说:我写文就是想得精品,得不了精品我就睡不好觉,失魂落魄好几天。也许她这种说法我也有过,因为写文肯定是伤透脑筋,费心费力地写。也许奔的就是最好乃至优秀。而却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你想想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也别说,精品这个话题那时确实让人挺伤神的。有许多来我社团投文的写手文章没有精给我发飞笺质问我:精品是不是一种人际?我对他的回答只能是:我也期盼凡是来我社团写手都能的精品,哪怕我自己不得都行。但有些事情不是想怎样就能这样。一切要靠实力!不怪有几个很不错的写手,来我社团写文,写了几篇没精撒腿就跑到了系统去投。也许他们的本意也是换换环境,换换心情。结果有的人还别说果然精了,而有的还是没精不说连个推荐都没有,不得已又打道回府,转回到我社团。想想那时候的作者为了争得一个文章精品,真的是挺有意思的。
  古渡总编是江山网的总编,他是一个让人敬重身残志坚的老人,为人公正正直,在我心里古渡总编就是江山的一面旗帜,让人去跟随他没有怨言的为江山出一份力。
  那时江山有五十多个社团,一个季度社团要排名一次。我记得我成立社团第一个季度社团就从最后一名的排名跑到了二十七名。然后不久就冲到了第三第二第一。
  那时的我一股子热情往前冲,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想尽了一切的办法。掏钱掏物组织征文,为社团写手老师买礼物送红包,倾其所能想尽一切办法想让社团优秀,尽可能的激发作者老师的创作热情。总觉得我多付出一些,都是应该的。可以说,那一段时光如今想起都让我做梦都笑出了声。
  成立社团六个月,在舅妈的劝导下,我回了学校继续上学。每天除了忙学习,就是忙社团,忙不过来时,舅妈会帮我管理社团,我的每天过得都很充实。
  学医对于大多数人来是都是苦的,枯燥乏味经常充斥着我,还好的是那时一有想不开了,和社团的人说说,发发牢骚也就过去了。因为社团大学生比较多嘛,所以共同语言很多。那些老作者更是像家长一样随时注意我的空间动态,有时我的一个心情,他们都会赶紧找我谈心,循循善诱,经常鼓励我劝导我。那时的社团作为我的精神支柱让我感觉很快乐,江山网就如黑暗中给我照明的一盏灯,一束阳光,让我倍感亲切。
  那时的我或许是太过年轻,一边上学一边乐此不彼地经营着社团。即使再累,也觉得很充实。在此期间的几年里,也曾发生过许多不愉快的事情,几个编辑负责人因为家庭工作原因离开了社团,但社团一直没有因为谁的离开而影响发展。
  几年过去了,社团人来人往,换了一茬又一茬的编辑,但核心力量一直都在。一些老作者隐退的多,而社团新作者引进也不少,发展势头也一直很好。
  
  四
  古渡去世后,随着江山的发展,机制的改善,管理人员的更新。各社团竞争也开始激烈,加上工作的繁忙,一些感情问题家庭问题,让我有了很大的压力。因为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无论我干什么需要的是心甘情愿的去干而不是一天像乌龟似的顶着一个沉重壳,去干一些让人不理解的事。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方面热爱而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所以经过斟酌考虑,我有了解散社团的想法。
  社团几个管理和晓荷的铁杆背后劝我最好不要关闭社团,因为他们来江山投稿就是我介绍来的,他们说如果关闭社团了,他们不知道去哪投稿。我说:“江山那么多的社团,你们可以随便去哪个社团都可以呀?”
  他们却说:“不是那么回事,你走了,我们也觉得没啥意思了。”
  也有个别人和我说:“如果你实在压力太大了,不想干了就解散社团吧,我们支持你的决定。”
  解散社团后,有些不了解情况的组员背后找了我,他们甚至埋怨我是孩子气,说抛下了就抛下了几年里辛苦创建的社团,甚至有人觉得我这人很没责任感。他们心里觉得我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长。他们不明白其实我解散社团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心是何等的疼!
  社团关闭后,我尽量不在关注江山文学网,即使有时习惯性浏览到江山网,我会立马关闭。
  有一天,我社团的几个老师在微信找我,说很希望我能重新回社团重振晓荷,说航程姐也希望我能回去。
  江山总编航程姐在我心里一直是我尊重的人,因为古渡去世后,都是她在江山支撑。在我的有印象中,她人好,对江山工作任劳任怨。特别是在我遇到困惑,有抱怨情绪的时候,总是背后找我谈心。那时候社团绝品一个月要报一次,选绝品很让我头疼的事,航程姐每月选绝品都会热情地帮我。有时我选烦了发牢骚,航程总编都会耐心地鼓励我,不厌其烦地直到我选中为止。可以说,航程姐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暖心大姐,即使舍得离开江山了,但我也时常会想起航程姐的好。
  关闭晓荷三个月后,因为那份难舍,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把晓荷社团重启。社团重启后,晓荷的原班人马又回来了,社团又重新焕发了生机。投稿的作者络绎不绝,一些编辑管理尽心尽力编辑文章,打理社团,社团一些事除了需要我管理的,我几乎做了甩手掌柜的。
  江山那时各社团竞争排名很激烈。为了让社团更优秀,我不断去外网找作者,那阵我又发展了我周边一些工作同事写手,另外有编辑部的朋友也给我找了许多写手作家。还记得那一段日子,社团投稿大幅度增加。在此期间,我又组织了几次征文,促使晓荷人气爆满,精品不断,社团在几个季度里都一直保持优先位置。
  枪打出头鸟,这句话一点不假。社团优秀了,难免会有人嫉妒,但是晓荷社团的人心齐,基本没有影响社团的发展。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年轻的原因吧,那时的我一边工作,一边整社团,发条总是上得紧紧地,社团人的热情让我感觉很充实。
  在此期间,也遇到许多挫折,有过几次不打算再打理社团的想法,但是种种原因让我打消了念头。
  
  五
  2021年9月的一天,我去上班。下楼的时候,有个新来的作者不会注册,我一边下楼一边教他注册,一不小心,我踩空楼梯从楼上滚了下去。我躺在地上,腰部一阵巨疼,半天没有爬起来,手机屏摔得粉碎。邻居听到动静,出门看到我,费了半天劲才把我扶起来。
  我忍着巨疼去了医院,拍了片,腰椎骨折。医生让我回家静养。
  回到家,我每天躺在床上,腰部的疼让我成宿睡不着觉,我每天夜夜失眠,开始胡思乱想。摔伤第二十天凌晨三点多,我精神恍惚,浑身哆嗦,说不清的濒死感让我绝望到了极点。哥给叫了救护车去了医院,血压上升到一百八,心率一百二十多下,做了动态心电图检查,医生怀疑我有冠心病。
  我开始每天接受大剂量的输液,吃药。作为一个医生,我了解冠心病的风险,我甚至准备为自己交代后事。
  那些日子,我和社团的老师没有说我得了冠心病,而是说我腰摔伤了,让他们多费心管理一下社团。
  他们听说我摔伤腰了,好几个老师给我转来红包慰问。社团副社长千骑以前也曾摔过腰,知道摔伤的痛苦,她背后几次找我劝我不要着急。她还主动帮我精品初审复审工作。小雨和垦哥背后和我说让我放心养病,他们每天积极张罗社团工作,后台有文了主动去编。社团人的其他编辑都主动承担起社团工作,纷纷微信找我问候我。社团人的热情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安心在医院住了下去。
  住了二十多天医院,我心率、血压也恢复了正常,医生安排我出了院。出院后,我的腰伤是好了,但是我的心病又加了,一想起我这么年轻就得了冠心病就觉得活着的意义都没了。心内科赵主任背后和我说,你住院期间一直心率快,也没有做冠脉CT检查,你最好出院后去北京医院检查一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