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游览元谋物茂土林,真是一处鬼斧神工大自然的杰作!
  说起云南路南的石林,大概人人都知道。其实,不只有石林,还有元谋的土林、陆良的彩色沙林,这便是著名的“云南三林”,都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奇妙的自然奇观。
  在人类文明进化史中,元谋有着重要地位,是元谋猿人的所在地。这一响当当的名字,使得元谋土林更具神秘的色彩。当我上初中时,在历史课本里,早早地就记住了一个名字:元谋人,这是中国人祖先的一个名称。所以,要去元谋土林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一些小小的激动和自豪,又有一些期许和向往。
  物茂土林位于元谋县物茂乡,又称虎跳滩土林,总面积8平方公里,所在地海拔为1050—1200米之间,发育于一套河流相间砾石层、沙层夹粘土层的地层中。
  车子从出口土林下高速后,在108国道行驶了五六公里之后,驶入一条乡道。路面当然比不上国道,又比较窄,恍惚间,感觉像是回到合阳老家的路:108国道(真是巧了,108国道,北京到昆明,也经过我的老家合阳),桥头河大转弯处,坡度曲折,弯度比较大。当车子进入沟底时,有一条小河——徐水河,向右转有去杨家河的小路;继续向前,车子左转,进入了石家河的村道。乡道的两边种了不少玉米,那些成行成列的玉米,顶端的花穗已经开了,腰杆中间已经抱娃娃了,红红的缨子刚刚长出来。当然,此处与老家也有不相同之处:道路两边有许多塑料大棚,里面种的也许是蔬菜和花卉。道路两边的绿化树,枝繁叶茂,倒是和老家的杨树不同。乡道的路面也比石家河的村道稍宽一点,只容两车并行,但是得时时躲避路边的各种障碍物:几根随意摆放的木料、一堆建房用的土石沙子、电单车等。那条长长的乡道,左转右拐,路上也没有见到别的旅游车辆,多是本地人的农用三轮车——老家人叫蹦蹦车,车上装着青草、柴禾、农具等,车厢里坐着一两个人,应该是下地干活的。
  此时此刻,我真的有点失望,心想这个景点的游客这么少,是不是不值得一游呢?
  开着车的先生开玩笑说,今年虽然没有回老家,今天可真像在老家的路上走了一圈,体验一下回老家的感觉。是啊,思念家乡的情结,一直都刻在心里,触景生情之时,随时都会蹦出来的。
  三十元门票,十元电屏车费。我再次有点担心,这么便宜,也许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吧?进入景区后,乘坐我们俩“专用”的电屏观光车,上到山顶,开车的师傅告诉我们,顺着陡峭的阶梯一路走下来,就能看到景区的所有景点。
  站在悬崖边向下望,眼前一片奇奇怪怪的土林,面积倒是挺大的。土林之间,高高低低的绿色夹杂于其中,绿色的当然是树和草。简易狭窄的阶梯上,大概由于游客太少,有不少沙土浮在上面。所以,下阶梯时,得小心翼翼,那些沙土应该是会打滑的。
  继续下行,等到下到大约有两三层楼的高度时,站定,回头看土林,有点奇妙景观出现了:悬崖峭壁之上,有明显的横向纹理,一层一层的,犹如树木的年轮,记录着土林的年龄。那些大大小小的土柱,也有着和峭壁上相同的纹理,似乎用刀切削过一般。俯视大片土林,又似一根根的罗马柱挤在一起,柱身上面还有明显的竖条罗纹,笔直耸立。土柱的顶端,犹如大师们设计的形态各异造型:哥特式尖顶、人形石像、动物直立或蹲坐的,抑或是嶙峋奇怪的方形、矩形大土块,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山谷,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欧式城堡,魔幻而独特。
  再看前面,视野比刚才在悬崖边开阔多了,一眼望去,一大片土林,似乎望不到边际。那些千奇百怪的土柱造型、深远宁静的幽谷地缝、高悬半空的洞穴天门、原始粗犷的沙沟荒漠、怪模怪样的五彩奇石、种类繁多的远古植物化石等,组成了景区内丰富的景观。
  继续向下走,能清楚地看到一根一根土柱的造型,生动逼真,高大雄伟,独立成峰。土林密集处,沿冲沟发育,有城堡状、屏风状、帘状、柱状等,土柱高低不一,错落有致。正是由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精心雕凿,造就了千奇百怪的沙雕泥塑,形成了诡异迷离的地质地貌,成就了一座令人神往的艺术殿堂!此时,再回头看土林,比刚才所见的沙土林柱长高了许多,粗壮了许多,得抬头仰望才能看到全貌。此时远看土林,犹如一片莽莽的原始森林,生机勃勃;近看则似一组工程浩大的艺术群雕,又像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千姿百态,别具一格。
  进入土林发育的沟底,沿着弯弯曲曲的沙土小路,似乎行走在一片土林的迷宫之中。这座别致的宫殿里,可以寻找到贪婪的“小熊”,可以走近沉睡的“卧狮”,可以看到高大的“骆驼”,可以欣赏开屏的“孔雀”,可以抚摸机灵的“小猫”,可以和顽皮的“小猴”合影,可以仰望南飞的“大雁”,可以睥睨凶猛的“虎豹”,可以拍摄报晓的“雄鸡”……形态各异,任凭你的思绪飞扬,任凭你想象海阔天空。
  单个的土柱形态各异,群体的组合更是别有风采:有的似法国的凡尔赛宫、欧洲的古城堡、万里长城的烽火台;还有的像繁华城市、热闹的乡村,宁静的宅院……无奇不有,无奇不像,任你发挥灵感,想象土林中的各种形态。走进土林,仿佛走进了“天然原始博物馆”,徜徉于令人神往的奇幻世界。
  除了鬼斧神工的土林,还有见缝就生长的树木和野草,它们也是这片神奇景色的必不可少的构成者。沙土柱子中间、顶部,时不时有翠绿的枝叶伸出,黄绿相间。土柱与土柱之间,甚至还有一簇一簇的野草、树木,郁郁葱葱,点缀其中,呈现出极强的生命力。此时正值中午,太阳光线非常强烈,炙烤着大地,在这高原地区,短袖薄裤,也热的直冒汗。而生长在此的树和草,不知要扎根到多深的地下,才能吸取到生长所需要的水分呢?也许,这里的树木和野草,也像黄山松一样,有着非同一般的奇特生存方式,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根而生长吧?真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在美国布莱斯国家公园,公园里有一条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徒步路线:我们顺着弯弯曲曲的红沙石路走到谷底,下面是苍翠茂密的一片松林,松林的四周,是高高耸立、奇形怪状的红石柱,红石柱的四周是赭红色的悬崖峭壁。那一天,我们站在谷底,头顶是湛蓝的天空,高大的松树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四周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红石柱,仿佛置身于一个的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在那里,没有一丝纤尘,没有一丝烟雾,只感到一种澄澈透明的空间。
  此时此刻,站在谷底,又感受到了那种明净透亮、纤尘不染的境界。不同的是,这里周围尽是土黄色的沙土颜色。这里的土林,也许年年不尽相同,风雨侵蚀,形状在不断地变化,而那些石柱石林,大概几百年也不会有大的改变吧?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时间仿佛凝固了,空气似乎也凝结不动了,只剩下这纯净的透明的美好世界了,身心都沉浸其中,物我两忘。
  顺着景区里的路继续前行,左拐,眼前又出现了一片新的土林……
  庆幸今天天气晴朗,蓝天白云、土林绿树,拍摄的照片也超级艳丽!
  这一天,景区人特别少,快到出口处时,才看见了一家三口游客。我想,这样的景区,怎么才能维持下去呢?
  茂物土林风景区,曾经拍摄过电影《千里走单骑》、《无极》、《斗破苍穹》等,著名导演陈凯歌亲笔为土林题写“中国元谋影视基地”,随着众多的影视作品在元谋的拍摄,物茂土林已成为名符其实的天然影视基地。
  从景区出来,才发现这个景点真的不错,先前真的低估了它。所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古人的智慧能流传到现在,肯定有它的道理。一个景点,不能以游客多少来判断它是否值得一游,也许那些无限的风光,就在那里等着你呢!
  由于旅游的人少,景区周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吃,后来上了高速,服务区有卖饭的,可是看着那些食物,感觉不够新鲜,只好买了一包方便面充饥。
  今天的土林之游,似乎正应了那句调侃旅游的顺口溜:苦了腿,饿了嘴,只是饱了眼的福!庆幸的是,元谋物茂土林的奇景,确实让人大饱眼福!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