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鸿章(原名蹇振让),团堡镇学堂坪村人,1935年3月生。1950年12月在利川县大队参军入伍,任县大队文书。1951年3月------1952年10月在湖北军区卫校学习。1952年10月参加志愿军进入朝鲜。担任20兵团第40团的卫生队长,司务长,连长等职。
   1953年6月18日晚,正当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已全部达成协议准备签字之际,南朝鲜李承晚集团出尔反尔,公然破坏协议,企图阻挠停战的实现。他以所谓“就地释放”的名义,胁迫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2700多人离开战俘营,押到南朝鲜军队的训练中心,从而使即将结束的停战谈判陷入僵局。
  面对如此情况,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6月20日在平壤向毛泽东主席发电,建议再打一仗,打掉南朝鲜敌军的嚣张气焰,以配合停战谈判,促使战争早日结束。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中国人民志愿军首长决定,第二十兵团在金城以南地区的有利战场实施进攻战役,拉直金城以南战线,并大量杀伤南朝鲜军,狠狠打击李承晚集团-----这就是著名的金城反击战。
   金城以南地区,是敌方防线的突出部。其东北部山高坡陡,易守难攻,北部、西北部山势较低;金城西南地形开阔,不易隐蔽,其东有北汉江,水深达1.7米,不能徒涉,西有南大川,位于交战双方阵地之间,金城川从金城以西折向东南与北汉江汇合,平时水深不足1米,雨季水涨时,大部不能徒涉,成为纵深战斗的较大障碍。
  南朝鲜军担任金城以南这一突出部防御的是南朝鲜军的王牌部队第三、六、八师。南朝鲜军在基本阵地普遍构筑了坑道、半坑道工事和大量的明暗火力点、地堡群,以盖沟、堑壕、交通壕相连接,阵地前还设置了3~15道铁丝网,埋设有各种类型的地雷,纵深达150~300米,是比较完整的、支撑点式的坚固环形防御体系。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部在组织周密侦察的基础上,认真细致地计算了交战双方的兵力兵器:第二十兵团有各种火炮近400门,南朝鲜守军有各种火炮531门,在数量上处于1:1.3的劣势,在22公里的进攻地段上,第二十兵团炮兵每公里正面平均仅有18门火炮。兵团参谋长肖文玖将军向刚到任不久的兵团司令员杨勇将军汇报了这一情况。 杨勇这位时年不足40岁,但却身经百战、战功显赫,深受广大官兵爱戴的将军沉思了片刻,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进行这样大的一场战役,400门大炮怎么够用 恐怕至少还需要向志愿军司令部再申请400门才行,要知道,这次战役打好了,就是我们向板门店谈判献上的一份厚礼,也可能就会成为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仗。多调用一些炮兵,让我们强大的炮兵首先献上一份厚礼吧!”待肖文玖参谋长转身刚要离去的时候,他又风趣地补了一句:“同志哥哟,再多申请一些炮弹来,免得停战以后还要往国内运。”中国人民志愿军首长批准了杨勇司令员的请求,很快给第二十兵团配属了近500门大炮,使火炮数量达到880多门。第二十兵团火炮数量对南朝鲜军形成了1.7:1的优势,进攻地段每公里正面也平均达到了40多门火炮。另外,中国人民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也为第二十兵团补充了7000吨炮弹,共计70余万发。
  杨勇司令员特别指示各攻击集团要把炮兵集中使用于主要攻击方向上,加大主突方向进攻正面的火炮密度,以强大的炮兵火力支援步兵、坦克兵作战。根据杨勇将军的指示,西集团第二O三、二O四师和中集团第二OO师,每公里进攻正面的火炮达到了100~120门,从而对南朝鲜军形成了局部绝对优势。
   1953年7月3日晚,朝鲜半岛的金城以南地区浓云密布,天色昏黑,大雨欲来,闷热得令人窒息,偶尔传来几声低沉的雷声使人焦虑不安。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指挥部里的马蹄表“嗒、嗒、嗒”地走着,指针刚刚指向21时,身材高大、坚毅果敢的杨勇司令员立刻下达了进攻发起的总命令。只见近千门火炮以排山倒海之势,铺天盖地地向南朝鲜守军猛轰,密集的炮火形成无数条火龙,划破沉闷的夜空,映红了半边天。两个卡秋莎火箭炮兵师的连续3个齐射,像刮起10级暴风似的“呜、呜、呜”地飞向敌人的防御阵地,把炮火准备推向了高潮。
  经过7~28分钟强烈的炮火袭击,各突击集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后从东、西、中三个方向向南朝鲜军发起多路攻击,不到1个小时即全线突破南朝鲜军的防御阵地。随后,第二十兵团按预定作战计划,大胆穿插分割,经过21小时激战,至14日18时全部占领南朝鲜军3个多师的防御地带,歼敌1.4万余人,完成了拉直金城以南战线的任务。蹇鸿章在这24小时的激烈战斗里,领着他的卫生队冒着枪林弹雨,40次出入阵地前沿,与他的队员一起用背,抬,拖,扛,扶等办法抢救出87名伤员,其中有42名重伤员。伤员抢救回来后,蹇鸿章又亲自动手抢救,使得12个生命垂危的伤员再次获得生命,立下大功。
   中国人民志愿军首长鉴于金城反击战第一阶段发展顺利,为贯彻“稳扎稳打”的指导方针,巩固既得阵地,于14日17时电令第二十兵团主力转入防御,同时以一部兵力向南朝鲜军防御纵深扩大战果。7月14日夜到16日15时,蹇鸿章的卫生队跟随第二十兵团的作战,遭到了南朝鲜军大规模的抵抗, 16日,敌方总司令克拉克和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泰勒匆匆赶到前线,亲自整顿败军,组织反扑。当天下午,南朝鲜军先后以第三、六、八师残部及第五、七、十一师等部开始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疯狂进攻,企图恢复阵地。
  再这场战斗中,双方伤亡都较大。我志愿军的两个连全部阵亡,敌人已逼近我前沿阵地,情况十分危急。蹇鸿章的40余人卫生队组成第二梯队参加阻击。他果断的代理连长职务,指挥战斗。他亲自带领19名战士向占领我主阵地的敌人发起反击,用集束手榴弹投向成团的进攻敌军,激战半小时终于,堵住了敌人进攻的缺口。为了夺回阵地,蹇鸿章根据我方人员少,敌方人员多且武器精良,白天进攻不行,只有等到晚上黑夜的有利条件才能夺回阵地。可是敌人也十分狡猾,不仅加固了工事和武器装备,而且在夜晚施放照明弹。夜幕降临之时,敌人就间续向夜空发射照明弹。照得地上十分清晰。这样,我军行动就会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
  蹇鸿章思索着最佳行动方案,他命令一组五人,趁照明弹落下间隙的四五分钟时间快速跃入另一弹坑,待升起的第二颗照明弹落下熄灭后再次隐蔽前进,逐渐绕到敌人不易发现的山脚下前进;同时命令担任掩护的二组五人,不时在另一个方向隐蔽地向敌人山头放冷枪,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就这样,蹇鸿章自己带领五名战士很快从侧后爬上了山头,他们对准敌人喷火的机枪扔去手榴弹,消灭了阵地上的敌人。第一个山头就被顺利地夺了回来。第二个山头要比第一个山头高得多,险得多。敌人在这个山头上驻下了一个连的兵力坚守,而且吸取了前边教训,为防止我军偷袭,无论有无照明弹升空,都对准阵地前的凹陷地开枪扫射。显然,蹇鸿章就不能利用凹地接近敌人。蹇鸿章决定改变战术,将五个战士分别隐蔽在两个方位,打敌人火力点的冷枪。他自己则率领五名战士,绕开敌人火力,攀崖附壁,向第二个山头接近。30多分钟后,他们的行动被敌人发现了,敌人的机枪子弹在他们面前组成了一道密集的火力网。蹇鸿章命令战士停止前进,等待战机。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敌人的机枪逐渐停了下来。蹇鸿章抓住战机,带领战士迅猛地接近敌人。柴云振和战友们相互掩护着干掉岗哨,冲上了山顶。居高临下,将半山腰工事里的一个排敌人消灭得干干净净。第二个山头阵地也回到了我们志愿军军手里。
  为了抵制敌人大规模的反扑,蹇鸿章等人将敌人的尸体用作掩体,又将敌人的枪支弹药收集起来留着备用。果然不出所料,天亮时,敌军组织大约两个连的兵力展开反扑,一心要夺回失去的阵地。由于敌众我寡,柴云振命令每个战士把成捆的手榴弹和爆破筒扔向敌群,并用机枪扫射,敌人丢下一大片尸体后,乖乖地退了下去。阵地坚守住了,蹇鸿章和战友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不久团部传来命令,阵地交给三连接守。
  中国人民志愿军全体官兵不畏牺牲,英勇抗击,打退了南朝鲜军大小反扑1000余次,致敌以重创,牢牢地守住了阵地。至27日,金城反击战役胜利结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在全线共攻击南朝鲜军39个目标,歼敌5.2万余人,毁伤敌机250余架,缴获各种火炮236门,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 蹇鸿章也荣立一等战功,朝鲜政府授予他二级荣誉勋章,金日成主席亲自接见,夸奖他是:“机智灵活,是个善于打硬仗的人。”
   金城反击战的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造成了对中朝方面极为有利的态势,迫使美方不得不向中朝方面作出了实施停战协定的保证。 1953年7月27日,朝鲜时间上午10时,交战双方谈判代表在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及其临时补充协议。历时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了。 金城反击战成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后一仗,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及其炮兵部队献给板门店谈判的一份厚礼!
  蹇鸿章1956年转到解放军406炮团学习,业绩突出,出席了全军积极分子大会,收到炮兵总部嘉奖。1958年8月,蹇鸿章转业到地方,由国家保送到吉林东北师范大学政治系学习,毕业后先后分配到蛟河四中,三中任教。1973年4月调到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任副教授,兼任政治部主任。1985在厦门大学参加中国恩格斯思想研究会,担任常务理事。在此期间,蹇鸿章主编了《历史唯物主义与当代》《马克思主义原理纲要》《企业管理哲学》《现代企业人才学》《松下经营管理秘诀》等著作。由于科研能力可强,有很高的学术水平,成果丰富,多次被学院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教师和优秀共产党员。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