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风景,明显受了清代文学家张潮“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的影响,对看景地的要求也很苛刻。自从读过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马上觉得张潮的选址太一般,还是少了情调。
  张岱说,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我又觉得张岱是那么孤寂,连“独钓寒江雪”的寡趣也没了,多委屈啊。
  在胶东半岛的荣成市区,天降一面湖,名樱花湖。靠着黄海边儿的地方,居然是个“雪窝”。夏日樱花湖四岸樱花飞舞,冬来雪怕樱花湖萧条,便填充了樱花不灿烂的空缺,来一场“樱雪之舞”。樱雪,是人们给樱花湖冬雪的别名,其名美得令我窒息。
  今年的冬至日,大雪是节令的最忠实信使,一场沸沸扬扬的雪,在樱花湖上演一出“雪舞樱湖”的专场剧目。
  我总在想,雪为何钟情于一湖?我不能不思考风景之间的微妙联系。
  舀一瓢碧蓝的海水,做城市的眼睛。这是三十年前的一个近似天方夜谭般的想法,成就了如今的樱花湖。
  黄海之水,顺着海叉,疏流涌入这片低洼之地,退潮了,闸门一封,一湾碧湖,就像做了一次割除白内障手术,明媚起来,多情起来。海水的盐分度,决定了水质的颜色,碧如蓝宝石,温顺着泛着晶莹的光,碧波驯服,无法想象,海水成湖,变得这般温柔,如此娴静,把惊涛骇浪藏在了湖的背后。碧色天赐,摇扬缥青,若不是太广,定有人来窃一块碧玉去。我也想切割一块,可海水并不结冰,无处下刀哦。雪落海面,不存痕迹,飘在湖岸,与碧色辉映成趣,色彩是有着灵性的,碧蓝,有着孤傲的魂魄,雪白,有着洁净梦幻的气质。美妙的色彩,总是会相随的,我仿佛觉得雪飘樱花湖一下子变得多情热情起来,且不顾一切地吻着那一池的蓝。
  我怎样简约而精彩地概括出樱花湖的水呢?“潋滟”?属于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不敢借用。“涵虚”(水映天空貌)?属于洞庭湖,“涵虚混太清”,洞庭独得玄妙。就用“幽碧”吧,“幽碧生野色”,是啊,到底还是留着大海的野性基因呢。古人认为“惊雪吻梅”,在樱花湖看雪,那是飞雪拭玉的美,幽碧还在,雪一个劲地投怀,湖藏得住万千雪朵梦花。
  说到樱花湖的蓝,我想起了那年在北京的望京看到的瓷器。朋友喜欢收藏瓷盘瓷碗类,博古架上陈列着蓝,他给了名字叫“霁蓝”,瓷器的蓝,在明、清时习惯称“霁蓝”“霁青”。简直无法用形容词参透的一种蓝,是典雅高贵的蓝,是不能与一切近似的蓝为伍的蓝,是看一眼,就刻印在心底不能忘记的蓝。樱花湖就是这种用少量的淡水和大量的海水勾兑出来的霁蓝。这种蓝,是雨过初晴天空之蓝,是转瞬即逝的蓝,樱花湖偷偷地把这种蓝收藏于冬色里,深邃而神秘,梦幻而现实。雪在霁蓝的湖面,就像一粒粒珍珠,白色的釉色,变得马上珍贵起来。
  有女子学着雪舞的样子,悄声说,和雪一起在碧湖上做一场瑜伽。这是典型的浪漫主义。我是实用主义者,觉得雪醉红尘,雪舞碧湖,是为了更好的呼吸。樱花湖是一个城市的肺,它在吸纳着雪之华,润肺洗肺,让一个城市呼吸起来更匀称,更健康。
  
  二
  环着一湖的红色塑胶步道,妄想用它的一带红困住那些雪花,雪花却把红色彩带当作了襁褓,一会的工夫,将那环湖十几里的步道给涂上了白色,还有点滴红绿男女像镶嵌在白色的布景上。四周的樱花树,披上了雪的银装,但樱花树并不安分,一会就将白雪挂在了枝上,一串串白色的冰糖葫芦瞬间就做好了,风是叫卖声,可那一湖的碧水,怎么会闻声而动呢,碧水可不是我们当年做小孩子时的样子,矜持得很。
  那半个湖岸的楼群,本来像一架钢琴上的按键,在闲日里弹着缓缓的恋湖曲。有雪来仪,娴静之态尽失。风驾着雪花,敲击着按键,看不到弹琴的人,却凑着一首“莽莽苍苍”的大吕之音。也好,在乐声里看湖赏雪,声色俱佳,感谢大自然给我安排了这场盛大的飞雪音乐会。
  樱花湖的雪景,唯美得令人担心再来一声吆喝都会弄碎了雪乐的意境,站在雪铺的岸边,不忍举足了。我怕走动破坏了音乐会的现场和氛围。
  我还是想起了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樱花湖的湖心,不允许安置那些人为的东西。我这样想,或许为了让雪不必觉得阻碍,可以尽情挥洒;或许安一座亭子,就破坏了一块碧玉的完整;或者生怕有人模仿着张岱到亭上,来什么“童子烧酒,炉正沸”,污染了宛若碧玉的湖面?太多的揣测怕影响了我专注地看雪。
  我钦佩张岱的火炉温茶赏雪的情趣,但总是想不通,只一个湖心亭,只为将自己置身于空阔与孤寂之中?此时我觉得心中有一座亭,看哪里都是风景,不必苛求形式上的相像。
  不过,沿湖有数不清的条椅,还有一些散落的小亭,雪花吻亭,也吻着人,不然那些男女这般雪天还静坐亭中,有个什么趣味啊。远远地看,他们是雪人,做一个雪人赏雪落玉湖,又是一番难得的情趣啊。
  
  三
  风是雪的手,雪从湖面掠过,又像一只玉手撩开了樱花湖的面纱,纱被缓缓卷起,露出湖俊美的脸蛋。雪落无痕,但她不会错过用瞬间的优美姿态烙印生命的印记。只有在雪飘时,才可以看见湖的妩媚,候风来动涟漪,待雪来撩柔情。站立湖岸,我觉得雪花和碧湖,是特意为我表演,怎么知道我是它们的忠实观众呢?爱风景之人,总会在风景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吧,这种清幽俊奇的性格,有时候难以解释,但借助一道风景,就那么了然了。就像我的母亲喜欢看《赵氏孤儿》,她喜欢抚养一个孩子成人;就像我的邻居六母喜欢看《四郎探母》,希望她的八个儿子都个个是杨家将。我一下子就理解了雪,懂得了湖,湖也懂得了我。有时候我们明白一个道理,是在一瞬间的,这一瞬的灵感是可以融化铁板一块的。我在樱花湖,有着雪融风骨的体验。
  哦,我来得正是时候!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像烟花点亮了樱花湖的空,苍茫是烟花的样子。还有迟到的“几行雪”,大得很啊,悠悠地飘来。或许它们的晚归,是为了等待这场美的雪做一个归来的背景?是的,是几行。那“大雪”是从寒冷的西伯利亚飘来的,又名“大天鹅”。立冬时节,那些乡愁浓重的急于归家的大天鹅就纷纷而来,已经将樱花湖的近岸之水堆成了白色的梦境。它们是雪,但不融化;它们是雪,但会发声。太多的意象之美,占据了我们的视野,充满了我们的心怀,反而对真的雪花冷落了。去年冬天,护鹅人告诉我,樱花湖容得两千只,每年还在增加。我问为何?他说,它们的子孙也有乡愁啊!护鹅人说出一句精辟的话——爱一个地方,就要每年都来。他是因大天鹅有感而发。我所爱的地方,还有哪些多年未至?一阵惊悸。有人把春天当作了一场谎言,总说春天还会远么;而大天鹅则把一个冬天当作了赴约的号令。雪花扑向胶东半岛这个雪窝来,而大天鹅是带着乡愁飞回它们的故土故水。雪飞舞着,不能不飞舞着,因为几行“大雪花”在环湖绕飞,不肯落下,在巡视,在表演,在抒情,在问候,问候“曾经之水”啊。那真的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樱湖不是湖。又见护鹅人,站在东岸,仰首向天,我仿佛听到了他的歌声,他会唱“曲项向天歌”,还会唱什么迎宾曲呢?他的确是樱花湖的“雪舞指挥家”,那些靠岸的大天鹅,一齐扬声,直颈向天,放出“咯咯”的欢迎声,声震雪花,悬于湖空,但等大天鹅片片大雪入湖。指挥家早就把金黄色的玉米粒洒在湖岸上,雪花怎么敢落下覆盖了那片金黄色呢!
  阵风袭来,樱花湖的湖心被吹起了清秀而微笑的酒窝,笑靥如花,不能单单给了笑容可掬的人,还应该送给樱花湖。湖在浅浅地笑,雪在轻盈地舞,一切都像早就准备好了的,又像即兴发生,那么自然,那么清纯。不淡定的还有那些一动不动坐在岸边亭子里赏雪的人,他们也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加入进这盛大的仪式里。他们一定会说,赶得这么巧,遇到归乡的大天鹅。无法解释啊,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雪很厚了,是一床硕大的被,围裹着一座湖。记得2005年那场雪,将樱花湖围住半月,冬至的雪,足有尺深。踏絮而行,找找孙悟空踏云的感觉吧。
  此时来阅读樱花湖吧。樱花湖是半岛最传情的眼眸,雪花则是半岛的风骨,那些看雪的雪中人,那些趁着飘雪而来的大天鹅,则是冬季半岛的灵魂,于是成就了柔情似水的画面。这画面,属于季节的,又是反季节的。
  
  四
  我总是想,大天鹅处在极寒的西伯利亚,那里有绵软如床的厚雪,更有天然冰封的溜冰场,为何不远万里,飞往半岛的樱花湖?他乡有床暖也是冷,因为一段乡愁吧。大天鹅恣肆地在雪上滚爬,绵软的雪使它不能健步,笨拙的样子,真的想去搀扶一把,可我知这是多余。先顾不得和先行的同伴温存寒暄,仰首鸣数声,那是在告知等待片刻。哦,我又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所谓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应该最初说的就是大天鹅的万里迁徙吧。动物,是人类的老师,它们一直在演绎着人间情调啊。
  每逢美景都可以唤起我的诗兴,雪中口占七绝——
  西北飘来几行雪,轻轻点水满花湖。
  莫言数九多寒意,送暖不辞万里途。
  尽兴了。把诗歌和雪花留给大天鹅吧。
  幸遇一场特别的雪。她飘起的雪花是硕大的,她是富有生命韵律的雪,是无法被融化的雪,是仙子般珍贵的雪,是堪称精灵的雪,是不辞跋涉之苦的雪。她不是来越冬的,就像我的诗句写的那样,是万里“送暖”的使者,暖了我们看雪的眼,暖了我们期待的心。生命总是留下秘密,硕大的雪花生于西伯利亚,北飞途中,绝不轻易飘落,无论如何也要赶往樱花湖这个目的地。有些奥妙人类是无法猜透的,只能发出感叹。
  有人说,很多大天鹅的腿上绑着轻若微尘的芯片,她一定会飞回来。有道理。我想,这是深爱天鹅之雪的人们给大天鹅的一封深情的家书,即使再远,她都不会忘记家书的呼唤。
  回首樱花湖,不自觉地伸出手,挥手之间,天空突然收敛了雪花,大天鹅“咯咯”地叫着,与我分别?“咯咯”相当于人类的“再见”?我想是通用的。我还是理解错了。它们只顾得相亲相爱了。
  我突然想到英国前卫摇滚乐队出过一个名为《白色专辑》的唱片,我怀疑他们的白色是否纯正了,如果要歌咏一个湖,要谱曲一段雪舞,要为白色的天使翩跹,最精致最纯粹的白色就应该选樱花湖。
  我有贪欲。每去游览一处风景,总要带回点什么。捧一抔雪?我怕樱花湖的幽蓝少了陪衬,我怕大天鹅的舞雪之姿的背景残缺了。
  我就带着藏于心中的一幅“雪舞樱湖”的图画吧。
  我是“痴雪派”,尤其痴爱一湖雪。张岱《湖心亭看雪》结尾说,“莫说相公痴”。痴了一回,还不让人说。我之痴,任人分说。
  (说明:七绝符合格律要求。)
  
  2023年1月7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