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的夏日,若有一抹丝丝的清凉,感觉将是特别的惬意和舒爽。2022年的夏天,热的早、酷热比较严重而又持久,清凉的天气更是难得一见。
  壬寅虎年时光,是个很不平凡的年份,极端天气多发。年初先是寒冷的提前来到,之后又是暖冬,入春没过多久,气温迅速升高,接着疫情又来肆虐。进入农历的三、四月份,好似春意未尽,温度就像过山车一样,猛然间蹿升到摄氏30多度到40余度,天地间好像一下进入了桑拿蒸煮和烧烤的季节。
  我最惧怕的是夏天的暑热,主要因其过度热情,加上那种全力释放的焦躁“习性”,火辣奔放的独特表现,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室外烈日炎炎如火,能把人烤焦,室内热气弥漫,很像洗桑拿浑身汗流浃背,空气闷得像个大蒸笼。不开空调,电风扇吹的都是热风,几乎没有太大作用,到处是热浪滚滚,似烟熏火燎,头昏脑胀,无论是走着、站着、坐着、躺着,浑身都是粘糊糊的,觉得很不舒服。
  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农村生活条件差,大多都没有电风扇、空调等降温设备,每逢炎热的夏季,男女老幼都聚到村头、坑塘边和树荫下乘凉,夜晚室内热得不能入睡,干脆就去路边、树下或场院里露宿,从而也曾出现一慕慕离奇与惊险故事的发生。进入九十年代后,社会发展有了大的进步,百姓生活有了较大变化,绝大多数家中都有了新式家具、电器设备,装了空调,有了电扇,也用不着顶着白花花的太阳去田里劳作了。但说来也怪,好像这夏天更热了,人整天呆在屋子里,还是不舒畅。
  今年的酷热好像有点特殊,据气象部门预报说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遇的。幸亏女婿给提前购买安装了空调,这个夏天才比往年身心舒适,没感到那么难熬。立秋过后,“秋老虎”继续发威,又是一连二十多天的高温,一直到了秋分节气,天气才稍微转凉,暑热才渐渐退去。
  丝丝凉风吹来,使人顿觉心底增添些许的舒畅。此时,树上的秋蝉也关闭了烦躁的抱怨,躺在树梢上让凉风吹去身上的燥热,杨树的叶子随风翩翩起舞,发出沙沙的响声,任凭凉风撩起翠绿的裙袂,地里的玉米也随着风的节奏,摆动着长长的花胡须……
  有人说:“清凉也许在夏季是一种奢望,清凉在心中总是秋天清晨中那一抹阳光,也是春天向晚的风中那一丝风轻云淡,清凉是冬日里雪花落入脖颈的欣喜,清凉是淡淡相守在心中的那一抹随性和自由,是生命的淡然和灵魂的皈依。”清凉于人,清凉于心,清凉是淡淡相知后在心中的那一抹随性和自由;清凉于情,是浓淡相知后的生死相随;清凉于刻入生命的某段时光,那是盛夏流年带来的一抹恬淡的缘。
  夏日的凉风,是大自然对人们无私的赏赐与馈赠;而秋天的一抹清凉,同样也像美丽的女神悠然而又独具风韵。所有的生物在这一瞬间都静下来,生怕一有响声凉风就会停止,不去想这凉风会吹多久,只要这会儿凉风没停,就去赶快享受这一抹清凉,忘却先前的酷热,珍惜眼下这难得的清爽。无边的凉爽,方可让我们静静的坐着,闭上眼睛才能沉醉其中……
  我特别喜欢丝丝的清凉,泡上一杯清茶,品品文字,偶尔也会随着舒缓的音乐起伏,伴着灵感倾斜于笔端,留下缕缕的墨香和心仪的文字。更多的时候喜欢听那些来自于自然和心灵深处的经典乐声,滑过心湖留下感动。同时,也给心灵带来一种淡淡的清凉。
   2022年9月25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