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步匆匆,壬寅年接近了尾声,还没来得及梳理思绪,经年已经变流年!
  翻开日历,农历已是腊月十五。深邃的夜空中,一轮冰冷的圆月,慢慢悠悠的挪动着不情愿的身躯,也许这是虎年里最后的一次丰盈,情愫里对往事有着太多的不舍!
  岁月的航程上,海浪声声,还夹杂着玉兔急匆匆的脚步声。时光的影集里,隐约着兔年的倩影,敲击癸卯新年的钟锤尚未举起,公历新年的鼓槌已经擂响了出征的战鼓!
  驻足2023年的伊始,抚摸虎年的余温,回望壬寅来时路,多少感慨在心中!
  
  一
  壬寅虎年的正月初六,儿子举家三口准备返程了。我跟老伴蹭儿子的顺风车,一同前往两千里外的儿子家,因为,还没有跟孙子待够。
  从我居住的东北小城到儿子生活的自治区首府青城,两地相距一千多公里。在这两点之间,我跟孙子加益一同乘坐过全车卧铺的大客车,省道上颠簸过星光闪烁的夜幕,陪伴过日月星辰。我跟孙子不止一次乘坐过从呼市到通辽的火车,大多是硬卧往返,偶尔也有软卧陪伴。17个小时的火车上,我们欣赏过沿途的碧绿,领略过皑皑的白雪。青纱帐与银装素裹编织成记忆的经纬。我跟孙子同乘过一趟航班,从呼和浩特机场飞往杭州萧山机场,共赏云海茫茫,俯瞰了浓缩的山川湖泊。我跟孙子一起乘坐动车往返呼市、包头,陪同孙子体验动车的速度。我跟孙子同在一条游轮上,欣赏过西湖的碧波、雷峰塔的容颜。跟孙子坐自家车出游是常事,可在这条线路上却是第一次!
  正月初六那天,尽管一路上天气晴朗,北方的早春,依旧风寒料峭。由于省道在分段分期改造成高速路,我们必须绕行。原本内蒙古境内的路线,却要走河北省张家口,途经尚义县,再折回内蒙古。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让我有幸亲临尚义县的土地。我的祖先就是在1902年的春天背井离乡,离开陆家村逃荒东北的。据黑龙江的四爷爷生前讲,上世纪位居北京高官的陆定一,就是本家族的血脉。四爷爷连他的乳名都叫得上来,他应该跟我父亲是同一辈分。做梦也不会想到,在祖先离开陆家村正好一百年的时候,我途经了这里!
  现居住在通辽市里的堂叔陆广生说,他们至今跟尚义县陆家村的本家族人保持着联系,还回去参加过家族人的婚礼。一次机缘巧合的路过,让我萌生了亲去陆家村的欲望,有生之年,我一定要了却这桩心事!
  
  二
  计划源自于主观,变化决定于客观。岁月难得静好!
  我跟老伴原计划在呼市待到孙子三月一号开学。选择孙子开学后离开呼市,目的是不能影响加益的学习,让他静下心来投入学业,更好地完成初一下学期的课程,为初二奠定扎实的基础。加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与爷爷奶奶感情太深了,懂事的加益知道关心爷爷奶奶。
  我们到了呼市,只跟亲属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后面的约定还没来得及兑现,呼市出现了新冠感染者,随后是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加,为了遏制疫情的蔓延,阻断传播渠道,力争早日清零,整个城市静默了。饭店、商超、理发店、所有的娱乐场所全部停业,小区封闭了,民兵、保安执勤管控,出行受限,每日小区内做核酸检测,连检两三周,每检一次发一圆贴,半个月下来,人虽未阳,手机后盖却成了核酸检测标签的“大本营”,大小不一的圆签覆盖了手机后壳的容貌,不知道是“美颜”还是“豆豆”!?
  
  三
  四月的呼市,杨柳梢头摇曳出春天的气息,柳絮杨芽日渐肥硕,枝条微微泛绿,柔柔的风儿掠过看桃花的枝头,花蕾已经粉红,斑鸠开始筑巢了,呼市的春天悄悄地启程了!
  四月伊始,静默了两个月的呼市解封了。我跟老伴连续做了两天核酸,拿着48小时内两次核酸检测报告单,从呼和浩特机场豋上了飞往通辽的航班。
  买上机票后,经历了一次改签。再次购买上机票时,网上提示是最后两张机票,当时着实为幸运而兴奋不已。
  飞机起飞后才发现,若大的波音客机,乘客不足五十人,哪里是最后两张机票?先前的幸运感顿时陨落!我们坐在机舱的前头,大约有二十几人,机舱的后面坐有大约二十几人,中间全部是空位。空姐说,是为了防止近距离传染。听了空姐的解释,我心里暗暗好笑,“防止近距离传染”真的有些滑稽又搞笑。
  90分钟的航程顺利结束,走出机场,联系出发前约好的司机,每人一张百元大钞,是平时乘坐公交车票价的N倍!向社区再次报备,直接去医院做落地核酸检测,居家隔离一周,再做两次核酸检测。当时真的很无奈!出发前在呼市连做两次核酸检测,单人单次收费35元,两个人花掉140元。回到家中还要做三次,更不能理解的是不通公交车,从机场到家本来几十元就能解决的问题,却要花上两百元。
  
  四
  祸不单行,这句话是一语中畿的权威解释。回到小别俩月的小城,熬过一周的居家隔离,终于获得彻底自由。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喝酒成了我的乐趣。同学、同事、文友、朋友的接风宴请,压抑的心情得以舒缓。谈笑风生的酒桌上,举杯畅饮的那一刻,我忽略了每天在服用“人工牛黄甲硝唑”这码子事,当时牙有些不舒服,每天在用甲硝唑,却没有影响喝酒。我属于典型的性情中人,缺乏控制力,贪杯成为习惯。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喝醉过,酒友夸我,宝刀不老。我心里也为自己的酒量不减而暗自窃喜。乐极必生悲,一天夜里,心脏病突然发作,起床拿过电子血压仪,插上电源线,播报结果:高压150,低压115,心率每分钟120次。换着胳膊连续测量,结果相差无几。赶紧吃降压药,稳心颗粒。坚持一周,丝毫作用没起,赶紧去医院求医问诊。医生说是药物导致的。原来“人工牛黄甲硝唑”能抑制人的肝脏代谢,饮酒后导致血压升高,心跳加速,非常危险。医生的一番话惊得我六神无主,内心十分恐惧。
  惊恐之下就是戒酒调理,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血压终于回到从前,心率有所下降。夏天的莅临,温度日趋渐暖,心情也葱绿起来,快乐伴随着草长莺飞的季节,生机勃发。由于去年年底前辞掉了所有的兼职,为了健康,整个夏天,没有码字,灰尘静静地铺满了键盘,电脑酣睡了一个夏季。手机上打字除了聊天就是回复咨询,偶尔应邀为别人写点东西。困在呼市时,开始上快手,回到小城,发了100多篇快手作品。壬寅年的整个夏天是轻松的,愉快的!
  
  五
  夏天转瞬即逝,每年的夏季,都要领上老伴去外地旅游,一走就是十天半月。今年因疫情关系,安全起见,没有出游,整个夏天,遛弯、修长城、打扑克、下象棋,这些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引领着夏日的时光悄然前行。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安静地居家度夏,第一次感受到小城的夏季里,不仅有天气的燥热,还有一份惬意的享受!
  放松的夏日里,计划在心中潜滋暗长,待到中秋节后,天气凉爽的时候,我要开始敲击键盘,完成我多年的夙愿,用我笔下的文字,去记录我曾经工作、生活多年的家乡,用文字再现我的生活轨迹,展现家乡的巨大变化,写出家乡的风雨沧桑与发展壮大。写出家乡的风土人情,写出国有企业的发展历程,写出老一辈国企职工的创业精神,再现国企职工敢于拼搏的精神风貌,让国企职工的后代永远缅怀那些为企业发展,默默奉献的前辈们。写好这部《乡情》,以此回馈我的故乡!
  
  六
  秋天,在大雁与北方唱起离歌的时候翩翩走来。落叶它静静地铺满了小城的街巷,蓦然回首才发现,田野里已经一片金黄,云稀了,天蓝的有些遥远。望着南归的雁群,谛听声声雁鸣,不知道那声音是对北方的思恋还是无奈!
  在枫叶飘零的晚秋,我收起夏日里的慵懒,打开电脑,展开湿润的纸巾,小心翼翼地拂去键盘上的尘埃,关上窗子,隔断外面的声音,键盘上开始组合我的“乡情”。乡情对我而言,是一份爱,这份爱像未曾出窖的醇酒,虽未喝上一杯,也醉了三秋!
  “乡情”是我的梦,为了圆上这个梦,我曾特意回到久别的故乡做了采访。我计划用30万字,三个月的时间圆梦。怀揣梦想,开始了逐梦。
  开了六次电脑,每次大约码字六个小时,我写了三万多字,完成了计划的十分之一。写作是一种乐趣,最大的享受是写作的过程。人在写作的时候,常常是亢奋的。那几天,我的心情格外舒畅,全部心思都在我的文字里,竟然婉拒了友人的宴请。
  
  七
  快乐是短暂的,几场秋霜红了枫叶,纷飞的落叶撩开浅冬的面纱。失绿的季节,激活了视力的动力,近处的树木干净利落了,远处的山峦清晰了,脸颊上有了丝丝寒意,壬寅年的冬天就这样启程了。
  一天深夜,我突然腿疼厉害,辗转反侧到天明。早晨起床,左脚不敢挨地。直立的时候,小腿肚子到踝关节部位,针刺的一样疼痛。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我在小区楼下的百源药店刷卡购药,舒筋活血药,消炎止痛药,布洛芬、洛索洛芬缓释胶囊,每天都在加量服用,腿依旧疼痛不减。尽管这样,我还是每天坚持走路五六千步。我以为腿疼是我用铁锨挖小菜园里的六株茄秧抻了,老伴栽了6株嫁接的茄子,这种茄子一株能结四五十个茄子,秧子主干不高,却十分粗壮,尤其是根部就像是木头一样坚硬。老伴去了乡下,我看茄子秧有点碍事,虽然枝头上还挂着一些茄子,毕竟到了停止生长的时候,我从物业借来一把镰刀,割掉茄秧。我怕茄秧的根部绊倒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就操起铁锨逐个挖了出来。根子扎的太深,我费了挺大劲才挖了出来。我因腰椎手术,多年来从不劳动,突然腿疼,误以为是挖茄秧用力过猛抻了筋,没往坏处想,以为疼几天就好了。
  冬天的脚步由浅到深,我的腿疼日渐加重,夜不能寐。老伴埋怨我挖茄秧,说明知道自己干不了还嘚瑟。老伴嗔怒的原因源于我的误判。
  连续一周卧床,吃啥药也不起作用,仍然彻夜疼痛,不能入睡。连洗漱那么短暂的时间也坚持不住了,从卧室到餐厅的几步道也心惊胆颤了!
  老伴动员我去医院,我也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我拨通了旗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的电话,说明情况后,刘旭主任说,那就直接住院治疗吧。简短的沟通后,老伴给我准备好住院需要的生活用品,打车直接去了医院。
  
  八
  在刘主任的帮助下,顺利办理了住院手续,因为直接走医保,在一号楼二楼的住院处交上医保卡和两千元押金。
  核算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我还不能直接进病房,主治医王红莲安排我在隔离室输液。输了甘露醇和营养神经的药后,顿时感觉疼痛明显减轻,左脚敢着地了。
  下午,核酸检测报告出来了,“阴性”二字让我迁居了,搬进病房,结识了一位年龄小我很多的病友,他已经住院一个月,治疗脑血栓后遗症。
  康复科的病房设置在三号楼的一楼,干净整洁,患者不多。住进了医院,用上药后,腿疼明显减轻,情绪开始好转。开始的两天,自己还能去二号楼的地下餐厅吃饭,还能去一号楼的二楼打开水。
  康复的希翼在期盼中展翅,在时光的前行中折断。现实就是这样残酷!药物开始不起作用,我的腿疼回到了从前,甚至还有超越。王大夫根据我的病情,肯定地说,腿疼是由腰椎压迫神经引起的,与挖茄秧用力没有丝毫关系。为了缓解疼痛,开始动用各种治疗手段,转眼已经住院一周,腿疼日渐加重,我已经不能去打开水,不能去餐厅吃饭,打水靠求人,吃饭靠定餐。绝望出现在医院里,恐惧到了极限!
  王大夫建议我做核磁,因为腰椎里有异物,我就电话里咨询了当年的主刀医生,李忠海博士说,我腰椎里的固定物材质可以做核磁。李博士的话,给我吃了颗定心丸。做完了核磁共振,王大夫拿着片子,指着腰椎髓核突出的部位,告诉我腿疼的原因是,突出的髓核压迫了左侧坐骨神经。建议我联系北京的专家,转院治疗。我再次拨通李忠海博士的电话,并通过微信把片子传给李博士。李博士建议我出院,先回家卧床一周。我采纳了李博士和王大夫的建议,办理了出院手续。
  
  九
  这次出院,我的心情是沉重的。跟我当年在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和沈阳空军医院出院时的心情一样,心里一片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治疗!
  回到家中,每天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机整天开着,看啥节目也是心不在焉。玩手机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阴沉的窗外飘起了雪花,在我出院的第三天上午,迎来了壬寅年冬天里的第一场雪。瑞雪兆丰年,冬麦身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这场雪,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是新冠的感染。小城静默了,小区封闭了。接连不断地做核酸。为了拿到核酸报告,等着解封后出去看病,我要忍着疼痛下楼做核酸,好在采集就在我家楼下,推开楼道门,三五步就到的采样点,我的脚下会是十几步,二十几步才能到达,因为我在挪动而行!每次都是加塞,业主们的宽容另人感动。
  窗外的积雪在冬阳的辐射下,渐渐萎缩,渐渐消失。我的腿疼不因久日卧床而有所好转。冬天在窗外迈开急匆匆的脚步,我在蜗居内整日期盼解封的消息。
  疼痛阻挡不了时间的脚步,迟迟等不来解封的消息,无法忍受的疼痛,让我选择了冒险出城。从县城去市里,平常一个人四十元车票,活生生变成了一个人单程300元。经过一种特殊的治疗手法,忍受每次治疗过程中的剧痛,治疗后强烈的调理反应。左腿的疼痛终于妥协了,再次验证了康复大师周庆亮教授的绝技奇效!
  时令转眼到了一九。“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腊月七八冻死俩仨”我昼夜囚禁在蜗居里,不知道外面的天气是否寒冷,也没有喝出腊八粥的味道!
  二九把腊月带进了月半,春节临近,回首这个冬天,我最奢望的就是窗外的景色!
  
  北疆白杨
  2023年1月6日于通辽市清河镇大德泉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