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什么都没有,我也深信将来会有。”是著名作家孙惠芬在她的小说集《伤痛城市》后记中说的,这是多么具有深刻哲理的一句话呀!这是多么信心十足的一个人呀!
  孙惠芬是大连本土作家,原籍是大连庄河市。她因为写大连写庄河,特别是写她家乡庄河歇马山庄系列小说而成名,而成为辽宁省文学院的专业作家,而成为全国著名的女作家。据说她的长篇小说在前几年还差一点获得茅盾文学奖。
  与孙惠芬相识相熟自然也是因为文学,几十年来,她凡是出版新作,都会送我或被我索取一本。她是专业作家,我是业余文学爱好者,她虽然比我要小一些,但在文学创作上,她是我的老师。我们多次在大连市文联和作协的一些会议上和研讨会上见面,她给人的印象是低调热情温和。孙惠芬她不仅在平时的接人待物上是这样,在对待职务权力上,也是很低调很淡泊,只是一门心在思把功夫用在文学创作上。
  由于我们都在大连,有比较熟悉,有时候也我和孙惠芬交流文学创作情况,向她请教。那一年,我的第一部30万字的写文化大革命期间学生生活的长篇小说《迷途》(后书名改为《田林与蕙兰》),完成初稿后,由于自己心中无数,就想联系孙惠芬,请她指教,给提提意见。因为是几十万字的东西,那么长,人家自己又要写作,我有些犹豫不决,可后来还是跟孙惠芬说了。谁知孙惠芬高兴地让我把书稿从网上发给她,她看了之后,给我提出了几条非常中肯的修改意见,主要有:一是写政治运动的情节过多;二是对典型人物刻画的不足;三是缺乏生动的小说语言等,我觉得她的意见非常好,我完全接受了。之后,她又把这部作品推荐给她熟悉的北京的一个文学刊物的凌编辑,凌编辑看了以后,也提出了与孙惠芬意见大致相同的修改意见,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于是,我按照他们的意见,对那部小说进行了认真的修改,修改后,我自己也才觉得像一部长篇小说了。那之后,我再写作长篇小说时便觉得自如了一些。
  孙惠芬1984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历任庄河县文化馆创作员、庄河县文化局副局长、大连市《海燕》杂志社编辑、辽宁文学院专业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出版《孙惠芬文集》(中短篇小说、散文)七卷;有长篇小有《歇马山庄》《上塘书》《吉宽的马车》《秉德女人》《生死十日谈》《后上塘书》《寻找张展》,以及小说集《伤痛城市》等。1991年,中篇小说《平常人家》获东北文学奖佳作奖,1992年获辽宁第三届优秀青年作家奖,1999年获辽宁省首届德艺双馨艺术家奖,2002年获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三届冯牧文学奖“文学新人奖”,长篇小说《歇马山庄》获辽宁曹雪芹长篇小说奖、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学奖,长篇小说《吉宽的马车》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长篇小说《后上塘书》获2015年《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奖,中篇小说《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尽管孙惠芬不怎么看重名利地位,但是,创作水平和成就到了,省作协和中国作协都有她的位置,尽管不是实质性的职务,但充分说明她的文学创作成就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看了这些作品和她获得的奖励,就知道她对文学是多么的钟情和执着,她文学创作的成就是多么的可喜可贺。孙惠芬从上小学起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那一代人的学习基本上被那场运动给耽误掉了。但是,孙惠芬却没有因为那样一个时代而使自己成为一个无用之人,她靠自己对文学的爱好和兴趣,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刻苦钻研,成就了自己,最后成为一个在大连市、辽宁省乃至全国都有很大影响的现代作家,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这是多么值得人们赞扬的事情。不要抱怨时代,多么差的时代也有杰出的人才涌现,多么好的时代也免不了出一些庸才废材,个人的努力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状况下都是相当重要的。一味地抱怨社会和时代,把自己颓废和堕落的责任一股脑地推给时代和社会,很多时候都是一些游手好闲好吃懒惰不学无术之徒的借口和遮羞布而已。
  我们偶尔也在聚会时玩玩扑克,放松一下,孙惠芬也愿意玩,可她常常不好意思参加,她说怕自己打的不怎么好,影响伙伴的情绪,足见她多么的会为别人着想。有时候我就说,没关系,大家就是娱乐,输赢有什么关系呢,咱们两个一伙,你随便打,反正我还不如你的水平好。于是,大家都乐了。这时候,她才如释重负,快乐地玩起来。
  孙惠芬在她的小说集《伤痛城市》的《后记》中写有这样几句话:“当然,即使什么都没有,我也会做下去。即使什么都没有,我也深信将来会有”。这几句话,让我印象极其深刻,这是什么?这就是信心!这就是力量!只要有了这样的信心和力量,做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道理。当然,不仅是她的一句铿锵有力的格言,也是她用心血和汗水凝聚而成的经验之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