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快要到大年三十的时候,鞭炮声常常在我们山沟里,不同的地方提前便响起来了,伴随着孩子们盼望过年的那种热闹场面,也随之越来越近了。这时,孩子们手里的鞭炮大多数不是在山坡上响起,就是在自家的院落里响起。大人不会去有意干涉孩子们玩耍鞭炮的对和错,也不向孩子们交代燃放鞭炮要注意什么安全事项。但孩子们不是没有拥有安全防范意识,而是能够自觉主动遵守燃放鞭炮时的注意事项,这样孩子们燃放鞭炮的风险系数自然就大大降低了。
  改革开放初期,大人们再也不吝啬手里那几个钱了,所以孩子们手里的鞭炮来得非常顺利,只要孩子们每天都过得非常开心快乐,忙忙碌碌的大人们好像就心满意足了。要是孩子们伸手向大人要钱说是买鞭炮,大人毫不“心慈手软”,立刻在衣兜里掏出钱来,让孩子高高兴兴去买鞭炮玩耍。有些家长站在孩子们的立场上与孩子打成一片,把孩子们买到手的鞭炮立即使用起来,当着孩子们的面玩起了放鞭炮的游戏。有时大人把点燃的鞭炮抛向空中,鞭炮便发出了脆耳的响亮声,空中立刻有了一团青烟出现。这种青烟有时像小蘑菇云,有时隐隐约约像生长在月亮内的一棵桂花树,似乎也飘来了八月桂花香的味道。但在孩子们之间,有人说青烟在空中越变越像一座山,越变越像一座小岛。有时大人故意把点燃的鞭炮扔进离孩子们不远处,这时鞭炮声似乎响彻天上人间,但此刻孩子们也不惧怕什么了,立刻从飘飞开来的鞭炮烟雾中依稀发现,并且指着烟雾说道,好像有一匹骏马在空中出现,好像有一只花蝴蝶在空中飞舞,好像有一只春燕在空中斜着身姿,向我们慢慢飞过来了。
  鞭炮在孩子们玩耍中不断地开始赋予了它新的意义了。谁也不曾想到,孩子们居然把鞭炮演变成游戏中的“建设”者。好多孩子你来我往聚集在一起,在一面斜坡上用竹签修理出鞭炮大小的洞穴,有时孩子们在洞穴内不止放一枚两枚鞭炮。若是鞭炮在洞穴内一声爆炸,看到被鞭炮炸开受到伤害一面斜坡上的土壤,倒是带来了一些松动和深深的裂痕,结果在孩子们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奋斗的基础上,很快在一面斜坡上完成一排水平梯地的劳动任务。孩子们这些游戏设计杰作,尽管不能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水利建设工程规模宏大,但在孩子们童年世界眼光里,这应该是一项创造性的社会实践劳动课,应该尊重孩子们的创造成果并为他们点赞加油。孩子们还在放鞭炮游戏中不断地增加了新的内容。中国自古以来尚武精神被人们所尊崇,孩子们从小喜欢自制木质刀枪,在游戏规则中打打杀杀来树立英雄豪杰之形象。有不少孩子在游戏中把鞭炮当成去炸毁敌人的军事目标。扮演指挥员的孩子如果一声令下,要求孩子们各自去点燃鞭炮,鞭炮一声响就会在孩子们设计好的敌人坦克、碉堡、桥梁、据点、火车、飞机立马化为飞灰湮灭了,然后就一定会听到孩子们取得胜利的欢呼声。孩子们不光是利用鞭炮来策划游戏营造生动场景,而且还常常把鞭炮丢进墙角老鼠洞,虽然伤害不了老鼠的生命,但足以灭一灭老鼠在平日里的威风与猖狂程度。这不仅反映了孩子们通过理智与勇气敢于挑战自我,而且给自己的快乐世界也将带来了无穷的乐趣与幸福感。
  孩子们虽然不是在大年三十燃放鞭炮,但孩子们晚上站在家门口燃放鞭炮却大有人在,同时还时不时地传来了孩子们的欢歌笑语声。晚上孩子们燃放鞭炮在空中响起来的时候,立马就会在天空出现电光闪闪的画面,这恰似也印证流星划过长空一般而光彩夺目了。要是鞭炮在晚上家门口一阵阵同时响起时,而鞭炮随时随地闪爆漂浮起来的那些光源,仿佛在借助空中若隐若现的光辉,又进一步扩大了它的光源范围,同时大人和孩子们也在不知不觉中,享受到了夜色所带来的无限之美丽。于是,鞭炮在夜幕中继续响彻天空和大地,并且在打破了夜的沉寂和肃穆的同时,被弥漫到了山川野道田间地头和众多的农家院落,那么就有了东面一座山鞭炮声不断传来,西面一座山鞭炮声不断传来。这些彼此起伏的鞭炮声,它们不约而同在天空中似乎有节奏地碰撞着,一步步营造出了春节前期的节日氛围。当月亮在远方出现时,已经是夜深了,但山里的鞭炮声还在不断响起,似乎为孩子们童年世界有趣的生活方式,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鞭炮放在孩子们的童年世界里,不仅充满了快乐感,而且也给孩子们带来了一种创造性的劳动。这不仅仅是一种直观性的抽象劳动,而且也仿佛成为了孩子们从小到大认识世界创造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这对于孩子们来说,更何况是一种燃放鞭炮的童年记忆呢?在那时,算不算得上出现在孩子们童年世界里,是一种最早最理想化的思想文化教育启蒙运动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