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罗欣君在才情优雅的转身中,以半生情缘,以瓷泥的灵性,让事业和爱情、友情,有了幸福的彼岸。可天有不测的风云,她的夫君吴全在2022年7月2日,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享年78岁,这让欣君感到五雷轰顶,难以接受了。办完丧事,爱与被爱,碎落一地芳华,还能捧起珍藏?我们慰藉欣君:艳阳高照灵抚乐,你的心量要大,心大才能和崇高的形象匹配韶来。时间递进,罗欣君回过神来,感到应该用灵魂的对话,留念那些温热的阳光,暖向百花的去向了。与爱情对话,文字起码是有知觉的,有能唤醒疼痛的能力。念念聚散的天空,更要增加福德的营养,保重!
   巴山夜雨涨秋池。罗欣君的夫君吴全为航空工业昌飞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是一位洵美且仁、且好、且武的人;他宛如岩石一样仍在瓷都,说今生来世,说爱,没有放弃阳光,还有这只舟,这片芳草,这岸。恩爱可是打包的故事:湖边的绿叶和松枝,还有杜鹃,完全给您,清洁给您,彩云给您;心,给您。
   50年前的罗欣君,被视为资本家的女儿,接受歧视的眼光,在景德镇一中读高中,不能参加红卫兵,不能入团,不能参军,只有伴着孤独下乡挣工分,愿能成为可以改造好的子女。她爱读书,在农村4年多,偷偷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苦菜花》《天山牧歌》,喂养精神。为向知青同学借一本《景德镇瓷话》,她曾走了20多里的山地。一个人会从小说的角色走进诗歌,会有一片温暖抵达内心。
   那时的吴全,1964年毕业于哈尔滨航空工业学校,留校工作。1970年,毅然投入景德镇“三线”昌河厂(代号372)的建设,蓝天的辽阔只赐予远飞的大雁。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削平的山头,盖起了一幢一幢厂房。引进国内配套设备3000多台,安装调试;15层楼高的科研大厦拔地而起。中国要造出世界先进的战斗机,吴全接受了艰辛和幸运的洗礼。艰苦创业,开拓进取。向贫瘠的土地要昌河厂,向昌河厂要战机,要国防力量,这是吴全他们谱写一首炽热的诗的内涵。
   罗欣君感受到大地从漫长的严冬中复苏过来,气温升高,气候变暖,昌江流域的水草丰茂了。她进了景德镇的一家瓷厂当工人。月亮靛蓝,靠近江岸。她知道:御窑厂在古代,是制造专供皇宫用瓷和皇帝赏赐臣僚御瓷的地方,故宫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瓷器,由御窑厂烧制的。欣君的老家吉安,诞生过文天祥、欧阳修、杨万里等名人;自己的三叔,参加过革命,是离休干部。她吸进风雪,吐出的不是风雪了,而吐出一座深思的山峰。生命的进程,应该有思想的流淌,在惠风的引导下,表述崇高的句子。终于有一天,当组织上通知罗欣君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时,那份惊喜让她恍如梦境了,让她对“人与人”有了新的认识。她于1985年的春天,由宣传干事选入《景德镇日报》当记者了。罗欣君“章台走马著金鞭”,如鲁迅所言,“就是让叔本华将你的头脑变成他的运动场”。她的采访报导绵远深邃,策应瓷都的呼吸,也让她一次次登上领奖台。她的才气,表现在接地气上,文章大量发表,出版有三部文学著作。开悟中拥有瓷都的新生和世界。雨的密集是一条线,书架上有一本欣君所著的《天边的那颗星》。
   欣君依着书架听雨声,不由想到那年和吴全一边包饺子,一边谈论家庭和婚姻的时光:“有人追求黄金,有人追求良心,有人追求女人,有人追求爱情。”这可是革命烈士的诗句。吴全是她文章的粉丝,如解经者推敲过更多的段落,在每篇的细节中领悟微言大义。世事无常,心态和志向是改造命运的原理与方法。吴全读到了欣君善良的母亲,真好!那年,一位出身不好的学友父母双亡,思念让她从乡下回到瓷城老家,但无家可归,亲戚怕受连累,不让她进门过夜。她感受夜空是湿的,痛苦是湿的,只能在深夜叩敲学友欣君母亲的家门。没想到被批斗回家的母亲含泪接待了她,安慰她,粗茶淡饭,让爱为旧棉被,温暖了她那凄凉的身心。罗欣君的笔力带着瓷性和咸味儿。
   瓷都有1600多年的历史,曾是300多家制瓷厂火光直冲斗牛,映得昌江两岸如同白昼。“陶舍重重倚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神性的力量在召唤,她发表了改革开放的《瓷乡的那条河》《瓷都明珠》……盛情的昌河哟,水流盛下暖春的一叶,扶起蒹葭,让人越来越懂得自己。其实,夫君吴全更为值得一写的。但他嘱咐欣君,一定要写厂里患了癌症的董瑞华总工程师,还有顽强拼搏的林培明副总工程师。欣君用心写出了报告文学《梦圆蓝天》,作品获《作家出版社》主办比赛的“全国报告文学二等奖”。
   万人大厂,云集了中国飞机制造业的大量精英,北京和上海人就不少。吴全是车间党支部书记,对生产技术也很在行,精通车钳鉋铣磨。一次,他向钻工示范磨钻头“三刃七尖锐当先,月牙弧槽分两边”的道理:三分手艺七分工具。他懂热处理,任务急,齿轮的高频淬火被困在感应圈上,他彻夜不眠,在机房找原因,从而和工友们一起解决了电流栅极和阳极的叠加振荡难题。厂里机舱疲劳减振的飞行实验,机翼动平衡的疲惫运行测试,往往也有厂党委副书记吴全的殷切关心。没有基层业务经验,很难有大的担当。人是高于自然的,表现在思想和精神上,可以超越自然和物质,通向无限,有着主宰世界的能力。战机没有坚强的翅膀,没有强大的火力,不能把自豪当作太阳挂在蓝天。吴全常给同伴鼓气,决心书从纸上贴在心上。吴全在进取光芒中,如一坛酒,历久弥香。其实,吴全不饮酒、不打牌,而口才极佳,大小会议讲话很少用讲稿。
   他爱读书,偶尔也读点现代散文和诗,为生活开“天窗”。吴全读过电大,他说从中读到过爱情天梯上的音符。把云端的石头,敲成忠诚的宣言,两边盛开的6000朵紫罗兰花,鼓励着我沿着这爱的音符,一步一步走上天去,看战机绕着祖国飞。他常说,夫人的作品值得一读,有灵气。罗欣君与丈夫吴全合影。罗欣君写母亲用瘦弱的筋骨和毕生的心血,将生命之灯,拨了一程又一程,映成了一片太阳的光泽:画瓷器、研釉料、缝衣、机绣,挑窑柴、修水库、修公路……一直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活得坚强而自信。当惊悉母亲因车祸去世的噩耗,欣君痛不欲生,长跪不起……
   哦,不到紧要关头,谁也不知道自己身上蕴藏着多么强烈的情感。爱情靠一个缘字开始;真诚靠一个敬字升华。欣君对夫君的敬意,感到用言语来表达已经力不从心了。她想起景德镇的解放,是1949年的4月,想起吴全,感到4月,瓷都都是杜鹃花在开,开满阳台和小区。这是杜鹃花的季节,也有杜鹃花的雨。又一天的睡意被雨水冲散,人却像是在雨中漂得恍惚起来,她想到应当为吴全写一首诗:你鼓励了我。军委常务副主席刘华清到厂里视察,毅然将军工重大项目“武装新型专用直升飞机”制造“空降”昌河厂。直升机前飞、垂直升降、空中悬停、后飞和前飞、自转和下滑等特点,对动力部件的要求,远远超过一般飞机。
   吴全担任了厂党委书记兼副厂长。吴全懂三军之事,而上三军之任。他的执政理念是:党员要做业务带头人,讲“智、任、严、仁、勇”。他与杨金槐厂长精诚合作,情同手足,谱写了多年“黄金搭档”的佳话。高水准!水准,折射的恰是人格品行。昌河厂“想发展,急发展,抓住机遇大发展”,大讨论转化为生产力,直10在十几年的研制中熔炼出“不辱使命,协同创新,敢打硬仗,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2003年4月29日,杨总和吴全坐镇指挥,中国首款专用武装直升机直10在景德镇吕蒙机场跃上蓝天,首飞成功。“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直10以“超低空空中杀手”的目标能力与国外现役先进直升机相当。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远知何处。”家里小小的书房书架上,摆放了一盆文竹。文竹翠色诱人,清雅可人。“高竿垂绿固有节,清影摇曳总虚心。”吴全就很喜欢:品格彰显于仕途,更是渗透于家庭生活。吴全与罗欣君是梅开二度,“天作之合”,让人想起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心理治疗大师、号称“婚姻教皇”的约翰·戈特曼在畅销书《幸福的婚姻》中的表述:“在最牢固的婚姻里,丈夫和妻子有着强烈的共识,他们相互支持对方的希望,更以对方为荣。”罗欣君38岁被选调入报社,可谓半路出家,由于好学勤奋,迅速成长为主任编辑、省作协会员,荣获“首屇瓷都十佳杰出女性”光荣称号,有大量粉丝。她在美篇里感言:世界这么大,有人记着你,是骄傲!人心这么小,有人装着你,是自豪。岁月这么长,一直关爱你,是珍惜。感恩有你!
   欣君在《景德镇日报》的《龙珠阁》文学版,任编辑和记者,除编辑来稿外,还积极撰稿。她还铺展开一幅长长的陶瓷山水卷轴,景德镇,就是这卷轴里的一国欣君。艺术家朱乐耕有作品五彩天宇瓶《风筝》,荣获全国陶瓷艺术评比大奖,由此,罗欣君撰写的报告文学《淡妆浓抹总相宜》,荣获“江西新闻二等奖”。全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松茂等人绘制的旷世精品巨型瓷版画《紫归牡怀图》,为香港回归献上了极其珍贵的厚礼,欣君为此写出的报告文学《丹青抒挚情》获报告文学一等奖。
   湖水挑战礁石。职工的福利摆在了议事日程,大家瞧着领导班子。吴全在党委会上讲话掷地有声:“叫职工办的事,我们带头办;叫职工不办的事,我们带头不办!”领导要身先士卒,有榜样的力量。他们气势如虹。吴全任党委书记,祖孙三代一直住在不足50平方米的老五楼宿舍。一次吴全患病,舒市长和市政府秘书长来探视,见这位地市级别的干部还住此狭小旧舍,大惊诧。可吴全笑道,“我们厂级领导都住这样的宿舍。”后来,市政府报省政府下批文,厂级领导才搬进了每家150平方米厂宿舍。吴全天天骑自行车上班,加工资时把指标让给别人。他以身作责,以致大妹弟媳知青招进厂,干了退休还是大集体编制;自己的儿子是生产一线工人。亲戚也别想买到打折微型车。但他对因病致贫的困难户及考上大学的特困生,却能慷慨解囊相助。欣君非常支持与欣赏夫君吴全做人原则性,以及助人为乐的良行善举。种植功德,也应该是家庭对社会的爱心。吴全感到了骄傲:一年又一年,几百种材料,上万个零件,几百场试验,几万人矢志不移,我们的军机开发成功了!中国胜利大阅兵、朱日和沙场阅兵及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等,都有直10编队的威武身影。在“国际军事航空飞镖”比赛中,直10勇夺直升机组第一名,展示了卓越性能。
   当年的昌河厂改名为航空工业昌飞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了。昌河园区建有二甲医院、体育馆、游泳馆、职工文化活动中心、昌河大剧院、中小学校,俨然一座小城市。家属区也建设成为昌飞城。中国飞行实验研究院又进了一批人才。吴全荣获“江西省劳动模范”、“中国航空系统劳动模范”、“全国百佳政治思想工作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作家狄更斯在《圣诞故事集》中说:庄严和高贵的气质只有蕴藏着豁达和崇高胸襟的人的灵魂才能表达出来。吴全因“双轨制”,作为企业,多年来,退休工资还比不上一般公务员的退休工资。但他很坦然,毕竟为中国的航空事业奉献过。欣君信步抒情:雄鹰学战机翱翔,画一个骄傲的蓝天,溪山春雨喜欢。吴全也是一位文章高手。他在退休前后有不少政论文章发表,多次获得国家级奖。在吴全任职期间,昌飞集团公司的纳税占了景德镇的半壁河山,吴全有文章“刺吏”之称。
   退休后,俩夫妇有时间对瓷都更加偏爱了,参观中国陶瓷博物馆,一起漫步陶瓷市场。耕且陶焉、前瓷今生、木瓷前缘,访历代瓷窑,听瓷乐神韵、祭窑神童宾,观看制瓷生产线、探索千年窑火之谜,投缘更是爱。让一种自然之“道”,蕴藉、彰显,他俩足以释怀。早年是留在像册里的记忆。吴全的前妻是从哈尔滨投身昌河厂的开拓者。她在23岁那年,患上乳腺癌(2期),被断言不能生育。善良的吴全与她相交才2个月,同情她,毅然与她结婚了。吴全照理病妻22年,直到她病逝。这事在厂里传为佳话:真是大善人!经好友介绍,欣君深为吴全的人格魅力所打动,在情感受过巨大创伤的她,毫不犹豫地与吴全结为晋秦之好。对接灵犀,“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温情。”他俩品茗谈论服装和美食,秋天成了旅行计划。
   而今吴全走了,欣君怎不肝肠寸断,黯然神伤!家里挂着的“全家福”,依然在修炼生命形象:一家人在龙虎山笑鸟,笑笑秋风,笑笑秋雨。山上的树叶红了,仍在和老夫老妻一起笑着。吴全笑傲蓝天。退休后的第一天,他就笑对爱妻说,“现在我上一线,您退二线!”君子一言一诺千金,他在家当伙头军,一日三餐,下厨为家人捧献了一颗爱心。
   龙虎山为江西贵溪县领地,我的父亲出身在贵溪刘家村。走进贵溪,我与书家潘红平结下墨缘。下榻龙虎山快捷酒店,我给总经理留下了“龙虎山下好人家”的墨宝。我读罗欣君3次进龙虎山而写的散文《一片神奇乐土》,是倍感亲切。30多年前,江西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陈世旭一行到重庆采风,我曾全程伴同游三峡,采访三峡水电站建设工程。罗欣君长女婚禧,作为继父吴全就举杯动情道,“我对两个女儿,比为我亲生的女儿还亲。”罗欣君凑趣,“大恩不言谢!”丰盈的幸福的爱情,让人拥有富足而快乐。上弦月,有更多的诗句要远行,是夫君吴全,让这一页页的纸掉进文字:那年,是哪年?他俩一起看日出日落,一直寻找北斗星座。罗欣君陪文友逛商场,总爱捎回一大包便宜货。吴全修改她的观念:购衣的宗旨应该是“少而精,宁缺勿滥,只要物有所值,价位高些亦可。”欣君穿上“凯撒”牌西装套裙,果然光彩照人,很有几分知识女性的高雅颜质。吴全很开心,“品牌不仅漂亮,而且耐穿,我那几套西装,都穿了十余年了。每次穿起来,还是那么有精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