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下旬已秋分,但南方的秋色,没这么早到来。
  十一月初,收到朋友的微信提醒:“‘天绘秋景’庐山秋季摄影采风活动开始。”又到庐山红叶季了!好像有个亲切的声音在召唤,大美匡庐盼你再来。
  庐山天下悠,一年四季都很美,可我特别喜欢它的红叶季。一年又一年,我已经连续多年在十一月上旬,登庐山赏拍红叶。每一次去,尽管红叶的树还是那些树,每年的景色却总有所不同。山上的鸡爪槭、梧桐、黄栌、银杏等,有的一树树红火,燃烧着秋的激情;有的一树树金黄,摇曳着秋的成熟;有的在岩间独自绽放,有的在山间成片竟放,有的与桥、与古建相映成趣。正是“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杜牧《山行》)庐山秋如醉,就像等待着一年一度的春晚,我总是盼望着在它层林尽染时,能醉卧其中。
  可惜疫情原因,去年至今都没能上山。今年下半年,在沪上生活,更去不了。但是,到了这个季节,一棵渴望秋色流丹的心,习惯性地按捺不住。不能去匡庐醉秋,那就找找身边的秋红。
  平日若有空,喜欢在住家附近走走看看。居住地浦东惠南地区,水系丰沛,浜河纵横交错,但没有山,像庐山这样巍峨峻秀的大山,对这里的人们来说,都在遥远的他乡。然而毕竟属于城区,道路、园林绿化美化,尤其是浜河畔往往被开辟为市民的休闲园林带,其中不乏观赏佳木。
  秋风吹拂前,树木一望都是绿绿的,似乎都不显山不露水,你不争我不抢地把绿意奉献给人间。可是,自从秋霜以来,许多树木就不安分起来,不甘寂寞似地,竞相脱去绿色的外衣,披上各自的彩衣,在这象征丰收的季节里,张扬起来,炫耀自己璀璨的风采。就像喝多了酒的人,被风吹容易醉,许多树木经受不住秋风的拂面,有的醉得满脸通红,有的叶黄而飘飘然。
  最早被我发现酩酊大醉的,是卫矛。这让我很吃惊,因我过去对它并没有什么印象,它却最先闯入我期盼秋醉的眼眸。
  那天逛古钟园,河边黛瓦的廊亭旁,几棵灌木状的树,叶儿鲜红了,在阳光照耀下,格外醒目。花草辨识软件告知是卫矛。卫矛枝翅扭曲奇特,叶卵状椭圆形或窄长椭圆形,秋季叶红鲜艳,果壳裂开籽红。它就这样突兀地闯入我的世界,而且来得那么有韵味,让人兴奋。
  这几株卫矛,有两三米高,叶子有的正红,有的已黄,有的却还绿,披挂在纵横交错的枝干上,色彩斑斓,艳丽无比。正好又有古色古香的廊亭做背景,红艳、热情与古朴、典雅,强烈的对比,相映成趣,创造出温馨又含蓄、优雅而深邃的意境。我最喜欢层层鳞鳞的廊瓦与红叶的搭配,红艳与墨黛,像是一首古韵悠悠的小诗。还有一株,背倚着一块竖立的太湖石。这来自远古又经千万年水磨水凿的石头,空灵又幽邃,与一年一新今日红彩的卫矛,亲近且相映,好像这一方小小的空间里,浓缩了从古至今的一条时空线。虽然只是一个小景,但却如江南小家碧玉般,独具风韵,耐人寻味。
  我初识沪上的秋天,觉得秋意还是挺浓烈的,秋红片片,也许能弥补我错失庐山红叶的遗憾。鸡爪槭、梧桐、银杏等,这里都有。出乎我意料之外,还有好多乌桕树。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老家那里,乌桕都长在乡间的田埂地头,或江岸河畔。特别是,如今回老家,乌桕树很少见到。可在这里,乌桕是观赏佳木,有红叶的,还有黄叶的,被精心栽种和搭配在万木之中。
  因周末送家里小朋友兴趣班,惠南中锦鑫座双子楼左、右侧的市民休闲园林,成了我经常闲逛的地点。没有赶上这里的春芽新蓓,但恰好遇上了这里的秋爽红叶。
  园林的绿化,是有层次的。贴地的,如草坪铺于旷地,花草长于林荫。近地的,是各种灌木,其中天竹叶红果丹,若是一棵独立也有傲立之姿,若是一片簇拥则美如锦毯。然后是顶冠的树木。细数,这里的树木有香枫、银杏、栾树、枥树和玉兰等,也有数株乌桕树,更有成片的无患子。
  说实话,因它的果核是小时候玩耍的道具,从小就知道有无患子这种树,但没见过。它的果核,黑黑的,扁圆的,用我们的土话叫“木杆[gǎn]子”。
  打“木杆子”,是我们小时候家乡小孩最风靡的一种游戏。几个小伙伴,每人出相同数量的“木杆子”,放在地上划的一个圆形或三角形内,或放在地面的一个小凹窝里,按照争先后的顺序,用弹珠或钢珠击打“木杆子”,出了线或窝的,就归击打者,直到里面一粒不剩,一局结束,重新开局。“木杆子”不容易得到,需要的话,得向小伙伴买,比如一分钱30粒。这种很“土”的游戏,玩的时候很热闹,赢了就相当于挣了钱,故也蛮吊胃口。所以,现在但凡见到无患子的果实,内心都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甚至还总想着要去捡拾并占有它们。
  起初见到园林栽种无患子,还疑惑园林人怎么栽这种树?原来它也是一种金秋时极美的观赏佳木。
  无患子的叶子,如羽对生,薄似纸,形如长椭圆状,尖长。无患子主干挺拔,枝繁叶茂,树冠如伞。秋风送爽,秋风也让无患子陶醉,绿叶在风中摇摇晃晃,就醉成黄色,金黄金黄的,挂在树上,飘落树下,上上下下都是金黄。阳光明媚时站在树下仰头细看,有的叶子还绿着,黄绿相间,在蓝天白云下,枝枝树叶如孔雀的尾羽,一棵树就似孔雀美丽的开屏。站在一个路口,笔直步道的两侧,无患子形成一个深邃的拱,想象着好似一道彩门。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骑车而过的,等待老夫老妻并肩踱步,等待小两口甜蜜携幼。
  这种园林,确实是市民休闲的好地方。铺了秋叶的步道上,年轻人健步匆匆,老年人闲庭信步。被林木围绕的小广场,有大人带小孩跳绳,有中老年妇女练歌练舞。有一天,在那凉亭下,竟然看见一位年轻女孩倚柱捧书。有一次,四位母亲带着四位小孩在无患子树下,树叶在孩童的嬉闹中飘飘而下,笑声多么单纯快乐。有一天下午,一大群人,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好几家,几顶帐篷,在西侧的草坪野炊。虽然在市区,可周围的氛围,真有野郊游乐的感觉。
  这里几乎所有的河岸都进行了绿化美化,处处有休闲的公园。比如惠新河畔,垂柳轻扬,步道两侧林木葱郁,我多次闲逛于此。
  一天早饭后,我又扛着相机来这里,健步的、跳舞的、打拳的,人很多。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大概是走累了,坐在河畔的靠椅上,一边听歌,一边舒展着手臂。他身后是垒起的土丘,土丘上一大片叶儿红艳的樱花树,有深林叶正红的意境。我想拍一张老人与红叶的照片。这位老人家见我过来拍照,主动摆好POSS,微笑面对我的镜头。慈祥的老人家还主动与我攀谈,告诉我这里鸟也很多。老人家的心态,让我暗自赞叹。
  逐渐进入老年社会的中国,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一个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休闲场所,是现代城市的基本元素。老年人自己保持良好心态,适当健康锻炼,是一种积极的应对态度。好心态,一定是自身有好的修为。年轻时,忙忙碌碌,到老年了,有的人调整不好心态,好像无所事事。但我相信,大多数老年人,因阅历了风风雨雨,而成熟,而更心地慈怀。就像那些在寺庙内做义工的老年人,看上去面善心慈。
  浦东这边,庵寺多,教堂多,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在这些地方做义工。如惠南最著名的福泉寺,平时和尚很难见到,见到的总是义工们。最近寺内的千年古银杏叶子金黄了,游人进进出出,都是义工们在门口张罗,查验场所码等。为欣赏银杏,我几次前去,他们客客气气,欢迎进入参观。
  “先有福泉寺,后有南汇城。”福泉寺建庙早,而且曾经有三宝,一是福泉井,二是隆庆钟,三是宋银杏。现在,因其得名的井,找不到踪迹。但古钟还在,它高悬于那栋天王殿、观音殿、钟鼓楼三合一大殿的三楼。古银杏曾经有两株,现在剩下东侧的一株。这株古银杏,主干粗大,苍劲高拔,枝繁叶茂,其中主干分四根大枝,一字排开,好似一个巴掌。
  当那些路旁或园林里的银杏已经叶黄叶落的时候,福泉寺这株古银杏还绿叶翩翩。当那些银杏已经落尽黄叶的时候,我再去,她似乎仍不为秋风所动,不肯“人老珠黄”。我问一位义工,今年这株银杏为什么还没有叶黄?她说,大概是越老越经霜吧。哦,很有道理。就像人,年轻的后生们不经事,被他人吹捧一下就飘飘然起来,而有定力的老者,却能泰然处之。
  这株银杏是雌的,是上海仅存的九棵千年古树之一。在名木保护目录中,编号0002,仅次于嘉定那株雄银杏,两者分别被称为树王、树后。
  终于,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在飘飘白云映衬下,她金灿灿美丽的身姿,与金碧辉煌的寺宇齐肩而立。
  太阳照在古银杏上,那微风中翩翩起舞的叶儿,散发着绚丽的光彩,犹如一片片金甲。古树犹如年逾古稀的佘太君,正披挂上阵,虽老态龙钟,但精神矍铄。
  特意前来拜访这位长者的人不少。大家都接到了她披挂金甲的风信,都仰慕她千年涵养的风韵,也都惊叹她百折不挠的旺盛生命力。走近她,她也走近你,雍容华贵,步履安详,仪态万端,风姿绰约。能活得这么端庄优雅,这么超然绝俗,自是有她自己丰富的阅历和坎坷的经历。
  一千多年,三四十万个日夜,漫长的日子,有多少天灾人祸,有多少磨难与折磨?人们只记得她最近的不幸。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一天深夜,她遭遇雷击起火,燃烧了两天两夜。经历了炼狱般的两天两夜,仍能活成现在的样子,只是留下了至今犹存的块块伤痕,她多么地坚强。在她所经历的千年风霜中,还曾有被残酷截枝的痛苦。那是1937年8月,日寇侵占上海,日军占福泉寺为据点,残忍地将古银杏树梢和部分枝干砍掉,在树顶设瞭望台。可是,不屈不挠的她,没有被摧毁,没有被消灭,其顽强不屈、向死而生的精神,不正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面对外敌时的顽强精神吗?
  树上的叶还密密麻麻,像无数的彩蝶抖动着翅羽。石板围成的护栏里,落叶却已经叠了一层又一层。站在树下,不停有叶片随风如船儿般摇恍着飘下,落到寺庙的院子里,回归到它们的根处。掀开厚厚的落叶,泥土上是堆积的白果,看上去有的并不是今年的新果。白果处理后可以食用,有些地方的这种果子,掉下就被人捡走,一粒不剩。可这棵千年老树的白果却没人捡食。是不是这是个清静之地,是不是这树过于庄严威森,没人敢心生贪念?
  园林秋韵,是沪上的高光时刻,红叶就在身边。只要到了季节,往公园或园林,就能够捕捉到秋色秋韵。
  岭上秋风野,山间红叶飘。自然山水中的秋红,似乎更具野性,还常创造一幅幅震撼人心的山水画。
  如果说庐山的红叶是高冷的冶艳,那么,沪上这里的秋韵,就是温暖的香艳。不像庐山的红叶怒放在高高的山岭间,这里的秋红绽放在湖畔、园林,绽放在家门口,不用特意山遥路远而去,只是走过路过,一片艳红就闪烁在眼前。冬天的太阳冷冷地高挂在天空,不如一件小棉袄贴心暖和。所以,沪上这里的红叶,虽然没有庐山的娇艳与天然,但更贴近百姓的生活,更具浓浓的人烟气息,也更能温暖人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洗澡水先烧好,不像在城里热水器开关一推,水温很快就升上来。老屋不行,几年前换的塑钢瓦,紫红色的,看着喜庆。父亲一开始不想置办,架不住本家大哥登门再三央求。好几家一块“捋瓦...

常听人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都没有。小悦有同感。那年味都去哪了? 过年的鞭炮声响起,小悦只惊异了瞬间,想着过年了,便恢复了如常的平静和愉快。再听,就像听街上的汽车喇叭声,可以被...

夏日正午,火辣辣的阳光漫步人间。劳作了一上午的人们,开始歇晌。伙伴们吃饱午饭,挎着草筐,聚集在老地方——大街老槐树下。 今天,人格外多,前头的,后头的,都凑在一起。她们商量了...

一 前几天朋友转发来一条微信,在微信视频中,女主人展示了自己培育的一些盆景。这些小盆景鲜翠欲滴,生机勃勃,把客厅里装扮得异常温馨而又典雅。而令我意外的是,栽植盆景的材料竟然是...

   这是一部为追寻正义而演绎出侠肝义胆、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电影,由张艺谋导演,易烊千玺、沈腾、岳云鹏等主演。      南宋赵构高宗时,围绕一封通敌密信丢失、信使当晚被杀的事...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

月光温柔,麦秸泛光。 在艰苦的岁月里,它带给我们太多美好,如心头开出的花,装饰了清瘦的日子。 麦秸的妙处颇多,一是艺术性,比如码麦垛。二是实用性,比如妙用麦秸于生活细微处。 一...

刚刚,做好了午饭,还未在沙发上坐定呢!手机的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固定电话的号码,还是本地的,自然要接了,只听到:“您是某某老人家吗?”一个年轻女士的声音,有一丝甜蜜,还...

那年年底,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买了红纸。刚刚裁好红纸,二姨来了。她比我大不了几岁,穿着整洁,装束扮精干,担了两篮子自产品,自酿的米酒、溢香的酒酿、窖藏的番薯,白白的鹅蛋,方...

一 冉冉,是你的名字,寓意很好,总让人想起那初升的朝阳。 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一颗童心,愿意走进你的世界,喜欢和可爱的你一起牵手去散步,足以让我那颗浮躁的心静下来,慢慢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