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梦想着等孩子们都长大了,有了条件,来一次旅游,想去就去,想来就来的旅游。
  渐渐感到,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旅途上。只不过忘记了我们从哪里进的站,何时上的车,同谁一起,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中间转了多少站,换了多少车,也不知道行囊是越来越少,还是越来越多,只知道先是爷爷、奶奶、父母、老师、同学都曾是我们的旅伴,后来又多了妻子、岳父、岳母、孩子、领导、同事和学生。后来不知道爷爷、奶奶、父母和一些老师甚至个别的同学在哪里出站了,不再与我们同行。不知道学生年年有多少出站,开始他们的旅行,孩子们也正在或者在将来的某一刻出站,登上他们自己的列车,自己也要在某一天永久的出站,看着一辆辆载着未来人的列车从身旁急驶而过。
  
  感谢上苍,我的行囊是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感到自己所有的拾遗没有垃圾,一路上用到的是越来越多。不管是当初初学练字时龙飞凤舞被父亲指责的乱画,还是上小学时因为痴迷弄坏了一台又一台半导体被母亲抱怨,不管是90年代初自学的摄影冲洗黑白照片也没有发家,还是16年前我有了第三个孩子要交计划生育罚款,我却偷偷地花费一两个月的工资购买二手电脑、数码相机和照片打印机被妻子大闹,我都一路走过来了,而且在今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昨天的拾遗。
  难忘记我在假期抱着儿子坐在我买的二手电脑(好像是方正奔腾系列,20G内存,256内存,只能装98系统的卧式)前,一边看着自学电脑的两个名曰“开天辟地”的光盘;一边单手演示,在儿子睡觉时才迫不及待地双手尝试着操作。难忘记初接触电脑,我在别的老师为应付上级检查恶补作业教案时躲在宿舍学习ppt制作。难忘记我学会了ppt制作后苦苦等待了5年才能在教室里第一批使用传授给孩子知识。难忘记当疫情开始的时候我很快运用直播给孩子们上课,并非常成功的组织了语文学科的网上组卷统考。更难忘记我旁若无人的坐在办公室摸索在现代化教学上遇到的难题。有时候向一两个年轻人请教也不能解决的困难,我一有时间就摸索,出现了很多次“心只要一直在想,事情可能就会成功”。因此年轻人也喜欢把遇到的技术问题抛给我一起探讨,还有幸几次在年轻人教学出现技术危机时救场。
  当我回到老家走进自己的责任田和妻子劳作时,我苦笑自己是一个农民;当我在自己的工作室挥毫泼墨或者应邀参加庆典笔会时又被别人视为画家;当我站在讲台上或者网课直播时ppt、视频、音频、文档随意切换共享时又感到自己好像一位编辑。
  当很多人说我写意画的线条很洒脱富有张力时,我便想起小时候初学练字似的龙飞凤舞;当我的电脑出现问题我默默的拿来螺丝刀打开排除一次次故障,我便想起小时候毁掉的一个个半导体。没有人告诉我哪一年需要运用哪些技能和知识,我只是觉得我原来被要求和自愿学到的越来越多的东西派上了用场。
  一切都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展变化,如果大脑难以跟上,任凭起点再高,用不了多久也会落后甚至被淘汰。只有学习不止,不断吐旧纳新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人在旅途,你从哪儿上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去哪里,要干什么。眼前的利益你得到了多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选择的是不是大的方向和舞台!
  我站在阳台上看外面的灯火,就像在列车的窗内看外面的夜空,三年来,我们在抗击新冠的列车上。三年前,我的小女儿是初三,儿子刚刚上初一,而今,小女儿已经是高三,儿子也走进了菏泽最好的高中。想一想,我、大小两个女儿、我的儿子,我们四个竟然成了菏泽一中的校友,多少还是有些激动和自豪。孩子们生活在越来越强大的祖国,享受着越来越优越的生活,接受着越来越先进的教育,他们一定会踏上越来越快的列车,奔向更加美好富裕的生活!
  我静静的站在阳台上,听到了楼下一阵阵孩子们的欢笑。突然想到,三年了,我们共同努力,奋力抗疫。三年的沉淀与积累终于换来今天的有序放开。诚然柳暗花明前的山重水复已经出现,彩虹出现前的暴风骤雨也会出现,但我们何惧?艰难的2022年,冬奥会、亚运会我们照样举办,神十五照样上天,神十六照样接班,大飞机919照样交付使用。二十大不仅胜利召开,党和政府的核心没有变,而且把“人民”这两个字提得更多、更响亮!阑珊的灯火中,我看到了一个越来越强大的祖国,看到了任凭西方机关算尽我们照样能屹立不倒的祖国,看到了就要开始快节奏飞速发展的祖国!
  在孩子们的欢笑声中,我仿佛看到了列车的前方,出现了一片开满鲜花的海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