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五日下午,我突然感觉全身有些畏寒发冷,特别是下肢。开始,以为是在科室吹了空调,下班时脱了工作服的缘故,早早洗了澡上床休息,还是感觉冷。听同事讲,新冠最早的症状就是这样,发冷。我心里一紧:莫非阳了。
  夜里,我感觉全身酸痛,完全不能入睡,早上起来量体温,37.8度,感到全身无力。开始服连花清瘟颗粒,一包下去,或许是药的作用,或是心理反应,感觉轻松多了。
  第二天仍低烧,体温37.8度,全身酸痛无力,吃了点绿豆稀饭就又睡了,虽然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仍然可睡,连梦都没有做一个。听孙子说,他们得病时体温达39度,咽痛,像有几条火龙通过喉咙,这点我还好。
  第三、第四天没有再发烧,精神也好了起来,就没再服药。我还是忍不住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在检查核酸点竟然见到主管业务的副院长在帮忙。他开玩笑地说,您不用查,肯定阳了。回家的路上就在想,领导就上前线了,这次医护人员生病的肯定不少。
  晚上十点,检查结果出来了,阳性,打消了残存的一点幻想,原以为我经常整点老烧,吸点烟就可以克服,看来网友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反过来安慰自己,这次患病症状轻,阳了可以多长点抗体,相当于又打了预防加强针。
  发烧两天后一点味口也没有,就煮了大米绿豆稀饭喝,书上说它有营养,又可清热解毒,补充水分。往常我是很喜欢大米绿豆稀饭的味道和香味的,没想到今天吃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没有任何感觉,仿佛味觉和嗅觉被封冻,味同嚼蜡。但光吃药不行,每餐坚持喝一碗大米绿豆稀饭补充能量。
  第七天,我再到医院复查结果阴性,到医院上班,发现科室的人基本上都感染了,大部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在上班,因为病人发烧的多,更厉害。我想起2021年春,我们科室的医护人员都在新冠病房工作过,没有一名医护人员被感染,这次防护一样,可见这奥米克戎传染性是太强了。
  虽然大家都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但表现的症状轻重程度不一样,有的发冷发烧两三天就过去了,有的则七八天还没结束。过去一般感冒是很少有人休息的,这次可不一样,大部分人有发烧,全身痛明显,咽痛厉害,全身酸软无力,不得不在床上躺几天。有一位同事告诉我,发烧那几天,他用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喉咙,红的像樱桃,吞咽口水如同刀片割肉。喝解热镇痛药虽有缓解作用,可过两小时又开始发作。有一位男同事说的似乎有点夸张,他咽痛时连咽口水就感到害怕,偶尔咽下一点都会痛的流下泪水。
  这次好在妻子没有出门,吃喝不愁,我生病的第五天她去查了一下核酸,结果没阳。我想同在一个屋里生活,阳是迟早的事。结果不出所料,我好了没两天妻子就开始发烧,幸亏我感染那病毒毒性不大,她一周就恢复了。
  我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七点从家里出发,沿亲水平台走到医院上班。在十二月之前,疫情管控还比较严,可人们不听劝告,广场上清早就有上百人在跳广场舞,沿途走路的人也是一个接一个,有的人连口罩也没戴。自愿者告诫后还不大高兴,有的人还说些难听的话。十二月二十二日,我中招转阴后再上班,早上走在亲水平台上,沿途没有一个人,广场上也没人跳广场舞了。不少人在微信中介绍自己病后的痛苦经历和防治体会。现实告诉人们,由阳到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病毒不是好玩的。有的人虽然没有出门,但亲友要来,还是中招在家痛苦了好几天。
  这波疫情医院成了重灾区,医护人员有的烧红了脸还在上班,一波波倒下,一波波又站了起来,到了十二月底基本上都阳了,也好,大家互不嫌弃。医院动员有一技之长的行管人员,退休人员,加上兄弟单位的支援,临床一线艰难地运转着。可门诊发烧的病人不少,最多每天增加八十个住院病人,几位医护人员都忙昏倒了。在住院的病人中有不少是不需要住院的,主要是发烧、疼痛让病人心理感到恐惧,加上网上的传说,生怕得了重症。有一位病人住院一天就出院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道,感觉管他的医生咳嗽比他更厉害。有的择期手术病人,也不听劝,非要来赶热闹,让医护人员哭笑不得。你说,因为疫情,医生忙的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如何给你开刀?
  这个冬天注定是难过的,大家都在发烧,烧的城里连雪也没下过一场。平时大家都在一起吹牛,吹现代科技如何发达先进,可今天连小小的病毒都没有办法,又让人感到无语。过去虽然每年都有各种传染病流行,大的十几年来一次,但没有新冠持续时间这么长,这么厉害,这么猛烈,从国际扩散到国到,从城市扩散到乡村,它又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几个月就变异一次,让你的疫苗跟不上它的节奏。
  有一位同事退休后到乡下照顾父母,他告诉我,周围的乡亲也是生病的不少,有人熬着,烧着,有人烧着,熬着。有人开玩笑,阳的在家发烧,阴的在家吓的发抖。在这波疫情中,无论成人还是小孩,无论你的职位高还是低,一律平等,谁也没有开后门的机会,一家人中,一人感染,全家人难逃,一个都没少。
  纵观人类历史,大多是在与病毒和细菌斗争中度过,可有的病毒和细菌毒性大,传染性强,病死率高,如天花就曾使欧洲三亿人丧生。然而想消灭一种传染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像天花直到发明牛痘两百多年后的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才宣告消灭。20世纪的前50年,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不到40岁,并非因为战争,主要是传染病导致的过早死亡。
  从历史到现实,发现传染爆发的频率并没有下降,只是受损的程度轻重不同而已,这波新冠肺炎,中间还夹杂流感,这也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即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并不是阶段性的,而是长期性的,我们必须时刻有所准备。不过通过这次疫情,使全民充分认识到人类没有想象的那么伟大,不可能消灭自然界的病毒,只有静下心来去思考,脚踏实地的去工作,通过科技进步,研制出更好的药物,更有效的疫苗,并在自己的发烧、疼痛中长出更多的抗体,实现人与病毒的和谐共处,去迎接不久就要到来的春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上屋阿麽家有一条土狗,它没有正式的名字,阿麽管它叫“死不了的”。“死不了的”不是诅咒,而是昵称,像城里人喊自己的宠物狗为“儿子”或者“旺财”那样,是一种溺爱的体现。阿麽每次...

我是个瘦子,但这并不妨碍品尝美食。这些年,听从远方的召唤,大江南北没少转悠,诗没做成,各地美食倒是吃了一肚子。吃来吃去,归结起来,我还是中意包子。 包子可肉可菜,可肉菜兼得,...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是南唐后主、也就是李后主的《浪淘沙·窗...

“亲爱的,早上好!过年在珠海吗?我们后来又改名叫心光小院,不过注册名叫心光艺术馆。”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常鸽发来这条信息,她邀请我去她那个处处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院参加“跨...

一 除夕后,就一直腻在家里,每日遛狗,刷快手,看电视,像窗外凛冽的风,盘旋着,周而复始。 本来,也想要写些东西,可总是沉不下心。所以,虽然拟了几个题目,有的开了头,敲了几段文字...

我对大马哈鱼怀有深深敬仰之情,是缘于大马哈鱼在那场繁殖洄游途中,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只要认准了目标,必须坚持下去!在那场洄游的途中,大马哈鱼不辞千辛万苦,不惧万般艰险,明...

一段历程,一段人生的道路,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太多的记忆,也会有让人永远不能忘却的故事。这些故事,也会会伴随我们一生,因为在江山,我们的人生经历就与众不同,在岁月的长河里,...

一 我家仓房的墙壁上,一直都挂着一把弯把锯。岁月悠悠,思念沉静,在我的眼里,这样一把普通的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记录,那是一代林业人对一种精神的刻意追求,是彰显东北林业辉煌的最...

人们说:“二月春来早”,而我说:“正月春也浓”。新春新气象,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春回大地,春满人间,普天同庆,在鞭炮声声中,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祥和中,辞旧岁迎新岁,人们...

不爱剃头,父亲不让,不听话轻者骂几句,重点大巴掌伺候。南河屯的冬天又特别冷,那会子农药也少,家穷。秋衣秋裤穿得补丁摞补丁,舍不得扔。也不洗澡,十冬腊月的落一场雪,又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