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车,老周向当地人打听五霸会盟碑在哪里的时候,我在一个微信群里发了位置,并附上一句:此刻,我站在五霸岗村头。
  马上就有人回应:五霸岗,是春秋五霸会盟的地方吧?
  另外一位马上接着说,五霸会盟地,轻舟老哥有文章可写了。
  其实,我何尝不知道,五霸岗一定跟春秋五霸会盟有关。还听说过,这里是五霸会盟遗址,有五霸会盟碑。只是,以前路过此地,都行迹匆匆,没有专门去瞻仰过五霸会盟遗址。这一次,是专门来访。
  不一会儿,老周领着一个当地人来到我们面前。六十岁左右,中等个,紫酱色脸膛,满脸皱纹,黑胡茬子,一看,就是个庄稼人。
  他告诉我们,离这儿远着呢,得有七八里路。我们就让他坐上第一辆车,在前面带路。
  果真,曲里拐弯,车跑了真有七八里路的样子,才到了目的地。东明县五霸冈村东南——牡丹区李朝花村西北的一片农田里。地势高亢而平坦,麦苗刚刚铺满地面,一派青翠。
  一派青翠之上,有一片银白色简易钢化房。简易钢化房的最南端一座房屋,东西约有三间房的长度,南北只有一间房的宽度,朝东的山墙上有一大门。门楣上,有“五霸寺”五个金色大字。两边的对联是“齐桓图强成伯业,葵丘会盟贻世范”。中间的朱红色铁门,镶嵌一排排金色的大园钉,有点儿不伦不类。后面的简易钢化房的寺庙建筑和稀奇古怪的神像雕塑,也同样不伦不类。
  据说,当年的五霸寺,寺宇房舍,巍峨壮观,规模宏大,占地30余亩,香烟袅袅不断。信男信女,来此祈福者,络绎不绝。曾闻名百里。如今,却如此衰惨没落,实在令人失落。
  不伦不类的大门,被一把铜锁紧紧锁住,拒我们于大门之外。带路人告诉我们,里面有三块古碑,要是能进去,可以看看的。如今,门锁着,看不到了。老周问,能不能找到拿钥匙的?开一下门,我们好进去看一看。带路人摇了摇头。我们一行都很失望。
   《东明县志》上记载,东明县文化馆,现藏有一块“五霸会盟碑”的断碑,是明朝万历年间的石刻。上面清清楚楚地刻着“其来盖有年矣。夫五霸岗,乃齐桓会盟处也。”李朝花村的村史记载,村里曾经发现已经风化的两块完整古碑,一块古残碑。其中两块完整古碑为:乾隆元年“三官碑记”石碑一块;康熙三十三年“三官碑记”石碑一块;“重修三官神祠”残碑一块。均记载了古葵丘——五伯会盟地就在此处。也不知,那位当地老汉所说的石碑,是不是那三块石碑?
  专门到访,因为一把冷冷的大铜锁,吃了闭门羹。实在有些失望。
  一行其他人,散开来,观看五霸寺后面的雕塑。我独自一人,站在五霸寺大门前,向四野瞭望。
  五霸寺的东南西三面,都是麦田,麦田里,间有树木,麦苗青翠,树木苍黄,融合一起,是深秋农田的特有韵律。
  望着望着,我的眼前,似乎耸起一座高高的会盟台,高高的台子之上,旌旗迎风招展,卫士威风凛凛。
  高台,应该就是两千五百多年以前五霸会盟的高台。
  台子中央,端然坐着五个人,依次是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楚庄王、秦穆公。他们围坐一起,正为消弭战事谋取和平各抒己见。
  那之前,五个国家,忙于你争我夺的战争,战事频仍,民不聊生,国库亏空。首先是齐桓公,虽然觉得自己的国力强盛一些,然而,连年战争下来,收效甚微,且劳民伤财。思虑再三,他就派使者到其他四国通融,谋取和平之策。其他四国国君,也正有此想法,大家心意相同,自然很快就达成一致。达成一致,就需要见个面,当面商谈,确定下来。几经斟酌,会盟之地,选在宋国葵丘。
  宋国,在齐晋秦之间,三国国君到此,距离大致相同,只有楚国国君,路程稍微远一些,却也可以接受。葵丘,地处宋国国都附近。从国都到葵丘,人员来往,也很方便。
  五位国君,分别发表自己的意见以后,形成了统一意见。最后,齐桓公站起来,拿着一张丝帛——上面写着五国商定下来的合约——高声朗读起来:
  “同盟之国,不得壅塞水源;不得阻碍粮食流通;不得改换嫡子;不得士世袭官职;不得随意杀死大夫;须尊贤育才。同盟之国,皆言归于好,和平相处……”
  齐桓公浑厚而有磁性的声音,化作时代最强音,在会盟台上空缭绕,经久不绝。
  齐桓公朗诵以后,会盟台上下,山呼雷震,所有人高呼万岁,有的人,还为得来不易的和平,流下眼泪。
  然后,吴国君主,歃血为盟,以此为据。
  历史记载,那之后,五国之间,确实有一段相对和平安定的时段,也因此,五国都休养生息,盘活经济,发展内力,各自都得到了长足发展。
  五霸会盟的合约,既牵涉到各自内政的改善,也牵涉到农业水利等经济方面的相互沟通和交流。最重要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国与国之间的弭战求和。春秋五霸会盟,之所以在历史上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就是因为,从古至今,反对战争,祈求和平,都是天下人共同的心愿,是天下大多数国家共同的追求。五霸会盟,就是消弭战争,谋求和平的典范。
  也正因为此,五霸会盟的地址,才不会被人们遗忘。
  我手里有一本清康熙年间的《东明县志》的影印本,在“卷之一”“形胜”的“附邑十二景”的第一景,就是“五霸盟坛”。记曰:“五霸岗在县东南三十里,其地南措宋壤,东接鲁邦,北望齐封,西连晋鄙。世称春秋会盟之处。良亦有据哉。今荒冈累累,啼鸟嘤嘤。伯业萧条,千年一瞬。观风兹土者,不无今昔之感。”这是非常重要的文字记载,证明五霸会盟确实曾经在这里发生。
  五霸岗村村史上也记载着,这里曾经是古葵丘所在地,也就是当年五霸会盟之地。当年葵丘之地,早就被泥沙掩埋。古代,因该地为丘陵地,连绵起伏,地势较高,最高大广阔的土丘高约数丈,故命此地为“葵丘山”。这些历史资料都证明,此地就是当年五霸会盟之地。
  大明朝有一个著名诗人,叫李梦阳,是明复古派“前七子”的领袖人物。有一天,他莅临东昏——即现在的东明县,又向东走了五里地,走到葵丘,目睹如桃源一般的乡村美景,不由诗兴大发,遂吟诗曰:
   “身正直言落清闲,满腹经纶志毅然。
  游走东昏东五里,依临葵丘望桃源。
  小桥流水孩童嬉,玉龙柳绿鱼肥鲜。
  三官镇乾两省客,钟鸣古寨促膝谈。
  兄知我欲振羽翼,声影再举青云端。
  朝花忠义豪爽气,行侠远播吾汗颜。”
  里面明显提到葵丘的地址,在“东昏东五里”。东昏,就是如今的东明县的旧称。无疑,他眼里所见到的葵丘,“小桥流水孩童嬉,玉龙柳绿鱼肥鲜”,如桃花源一样充满纯真质朴的乡村气息。
  康熙年间的《东明县志》的“卷之八下”“诗”的最前面,就是《五霸盟坛题咏》,一共有八个人写了同题诗,这八个人,都出生于东明县,明朝人,就占了六位。其中,就有曾任河南按察使的陈其猷。他的五绝诗曰:“霸图竞相长,姬辙既已东。抵掌歃血事,萧瑟起悲风。”他的诗里,明明白白地提到了当年的五霸会盟之事。这同样可以证明,那时,东明县境内,确实有葵丘。春秋时代,这里确实发生过五霸会盟的大事。
  其实,我也知道,河南商丘市民权县林七乡西村,古时,也叫葵丘。那里的人们,一直以为他们所在的地方,才是历史上五霸会盟的所在地。沧海桑田,山河巨变,一切皆有可能。两个葵丘,都在黄河故道上。都被黄河泥沙掩埋。又都在当时的宋国境内,都离宋国国都不远。因此,两个葵丘,都可能是当年五霸会盟之地。当然,也许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这两个地方之外的其它地方。
  在我所能看到的文献记载里,明代人,就把这里当作五霸会盟之地,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我国武侠小说大家金庸先生,他的名著《笑傲江湖》里,曾提到,五霸岗就是当年五霸会盟之地。他有很厚重的历史学积累,这样写,一定有他认为毋庸置疑的历史依据。
  无论如何,人们把这里当作五霸会盟之地,世世代代瞻仰和缅怀,除了对历史的怀念,也一定寄托着一种渴望——在这一方水土里生活的一代代老百姓对和平安定生活的渴望。
  如今,这一方土地,安详宁静,一派祥和,人民安居乐业,不正是得益于五霸会盟所建立的和平理念,所打下的和平基础吗?
  脑子里正天马行空,有人来喊我,让我看两块石头。
  我走过去一看,是两块龟形石雕。椭圆形的身体,前伸的龟头,龟背上,有一处长方形洼槽。一看就明白,它们是两块石碑的底座。石头质地,上面雕刻有粗犷简洁的花纹,都证明,其年代久远,应该是两块古碑的底座,应该叫赑屃座。
  陪我们一起来的那位五霸岗村人也告诉我们,这是两块古碑的底座,古碑失传了。
  他的话是不错的。
  据史料记载,宋徽宗年间,曾经重新修缮五霸寺,并立了一块记录修缮过程的石碑,1970年,这块石碑还存在,后来,不知流落何处。后来,当地公安只找到这两块赑屃座。存放于五霸寺遗址庙内。我们所见到的龟形石碑座,应该就是当年的赑屃座。
  赑屃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龙之九子之一,是我国古代的一种祥兽。赑屃又名霸下、鳌、龟趺、填下、龙龟等。外形似龟,善驮重物。人们把它雕刻成石雕,多用以驮负碑础,俗称“神龟驼碑”。
  也亏得有这两块赑屃座在,让我们在一片不伦不类的寺庙和神像雕塑里,寻觅到沧桑的历史感。
  五霸寺的北面,就是农宅。东北两点钟方向,有一处大宅院,红瓦白墙,主房三层楼,配房两层,还有门楼卫生间等附属建筑,连缀一体,崭新,威严,气派,跟有些寒酸的五霸寺形成鲜明对比。
  这处大宅院,是如今和平安定生活的最鲜明的实证,也是五霸会盟和平理念的最具象的实证。
  再放眼望去,这里的一切,都渲染着一派祥和宁静,都沉浸在和平安定之中。
  时光荏苒,两千六百多年以后,当年的五霸会盟之地,如今真的是和平安详之地。如今生活在这里的华夏后人,是安稳而幸福的。
  这样一想,我们此行,就有了价值,就不必再失望。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