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流光哪是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它简直就是穿心而过的飞箭,除了留下一个空洞和锥心的疼,便了无痕迹。而我的2022,比飞箭有过而不及。
  如同朝思暮想、千呼万唤的爱人,明明看见在向我一步步走来,预想张开双臂拥抱,她却不愿做须臾的停留,如蝴蝶一般翩翩飞去。擦肩而过的瞬间,身后零落一地花瓣。我独自站在风里,痴痴望着渐而消逝的背影,掩面叹息,黯然伤神。
  我的2022,就这样地去了。没有看清她的模样,听见她的声音,甚至没有目光的交织,就悄然消失在茫茫宇宙。
  到底,我终是抓不住时光的裙裾。十指缝隙空空如也。时光,去了哪里?
  在锈迹斑斑的沙漏里,搜寻三百六十多个日子的记忆碎片,打捞几只小小贝壳,串一串风铃,挂在岁月的门楣。有风的时候,听它叮当作响;有阳光的日子,看它泛着亮光,神采奕奕。那空心的壳,在向我讲述,它曾经的梦,还有生命的故事。
  于此,我平淡的生活便增添了些许诗意。幽深的时光隧道,我看到了一丝光亮。
  我再一次,收拾散落的行李,整装待发。有了,前行的希望,勇气。
  (二)
  2022年,病毒疯狂,人类殇伤。
  蝼蚁如我,在生存的夹缝且行且珍惜。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家人平安。
  听闻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从眼前消失,更知生命珍贵,健康至上。能平安活着,夫复何求?
  封控,解封;再封控,再解封。囿于四壁之中,发呆。望窗外蓝天白云,和风细雨;眼瞅春色已过,耳听蝉鸣消退,蓦然回首,竟是秋霜尽染。踏进冬之大门,顿觉比往年更加的寒冷。
  失去自由的日子,多了独自思考的空间。不止一次地反思,反省,扪心自问。人,究竟要怎么样活着?平凡如我,怎样才不辜负于生命?
  没有人不渴望自由,而自由,需要付出代价。而2022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惆怅之中,我蓦然听见有人在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是的,没有一个冬天不可以逾越。
  我更加的自律。隔屏问好成了习惯,把思念和友情揣于心怀;口罩成了表情,无论春夏,只求安然无恙,不求美观漂亮;疏离商厦、市场,粗茶淡饭,才是生活真味。
  而人,非真空生存。社会是一个群体,每一个个体的人脱离不了社会。既然“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大疫当前,谁能独善其身?无论国界,无论肤色,无论种族,生命基于平等。怀一颗悲悯之心,敬畏之心,博爱之心,是修行,也是救赎。己可渡己,亦能渡人。
  一滴水,看似微不足道,千万滴水却能汇集成江河。故而,谁都不可小觑个体自律的力量。
  有些人,永远留在了昨天,谁说他们带走的,不是对人世间的眷恋?
  我的2022,无关悲喜,无关收获,也无风雨也无晴。
  终归,你来过,我走过。走过,便是拥有。
  (三)
  秋天多雨,心也是阴沉沉的。
  得知单元门封条被去掉,多日沉闷的心豁然敞亮起来。仿佛神志生出了翅膀,在万千山河间放飞。
  封闭太多日子,辜负了季节太多馈赠。已然错过了桃红柳绿,总不能再让秋花独自芬芳。去秋雨中漫步,去阳光下的原野上奔跑,去看山坡上的黄色野菊花盛开如云,去看山间的红叶如火燃烧……一大堆的想要,填满了期望。
  而愿望的胚胎初具雏形,却在一个电话之后流产。
  问大姐:近来可好?
  答曰,姐夫住院,饮食起居不能自理,日夜陪护令人心焦。
  换做旁人,一次看望可尽人情,奈何医院禁止探望,电话问候也算情份。只是,她是我的姐,儿女远在异地,身边再无他人帮忙分担。更恼火的是中医院没有食堂,日日外卖吃得肠胃怨声载道。恻隐之心,姐妹之情,只能使我为大姐和姐夫做饭送饭。
  免其早餐,每日寻思变换花样,调整口味,竭尽全力为病人着想。看似简单的家常便餐,其实也耗时费力。某日为蒸一顿包子,发面、备馅、擀、包、上笼,从早上忙到晌午。其时县城交通静态管理,门口四周道路翻修,障碍重重,令人苦不堪言。所幸儿子帮忙送饭,解我不便之忧。给姐他们做好饭菜,紧接着自家人饥肠辘辘需要投喂,顿觉我何止是主妇,名副其实的厨娘。有时累得腰酸背痛,朋友约出去兜风,我心存遗憾地谢绝。
  夫劝我适可而止,聊表心意即可,为何累极自己?我明白夫之好意,而我面对同胞姐姐,何以漠然视之?做饭累是累点,我心甘情愿尽我所能。平日里可以疏于联系,关键时刻,为妹怎可袖手旁观?
  十多天后,姐夫出院。我那日午休,竟然一觉睡到天黑,醒来却有点无所事事的空虚。
  没过多少时日,夫的侄媳妇住院分娩,因家在十几公里外农村,产妇饮食难能方便。
  拨通妯娌电话,表明愿为她儿媳妇做月子餐。妯娌客气过极,谢绝再三,答应我每日只送早餐。
  闹钟调到早晨六点半。清脆的振铃使人提神醒脑,精神振作。蒸蛋——洗菜——煮粥,忙碌,有序。产妇是不能饿着的,既然答应人家,就得信守承诺。我心里催促着自己,赶八点,一定得让吃上热乎的早餐。
  五天时间眨眼而过,送饭工作画上了句号。
  夫说我好有耐心,不怕麻烦。其实他只看到表象。到了这把年纪,我何尝不喜欢清静和不被打扰?只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驱使着我,毫无怨言地这样去做。好似只有这样,我才求得一份内心的踏实。
  尤其在2022,四处充满危机、恐慌、焦虑、无助,充满不定数,人与人之间就更需要关爱、信任、支持,互相搀扶。
  当那么一天,我垂垂暮老,也许在2022苍白的记忆中,还能找到一份慰藉。
  (四)
  岁末之时,因为一个“阳”字,人人自危,谈阳色变。
  “阳”,本来寓意光明,温暖,病毒却为其蒙上邪恶的面纱,人们躲避阳,诅咒阳,阳成公之大敌。“阴”,却成了人们心中的太阳。
  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变“阳”,我不禁为我牵挂的人担忧。打电话、发微信,得知他们仍旧“阴”着,心里为之高兴;听谁已经变阳,心里又暗自忧虑。
  无论我怎样的自律、自保,终是没能逃脱病毒的魔杖。人,毕竟是肉体凡胎,没有谁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任何侥幸心理,都是自大和愚蠢。只要接纳面对,怀一颗平常之心应对病毒,这道坎儿就能过去。
  这一阳,我和我的家人没有谁能够幸免。
  眼睛胀痛,头疼欲裂,高烧38度之余,身心经受着一次前所未有煎熬。我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心里不住地默念:打倒病毒!打倒病毒!打倒病毒!在冰火两重天中,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浴火重生。
  亲情,是战胜病毒的最好良方。一家人,相互关怀,相互鼓励,相互支撑。
  全家人属于轻症。但它终归是病毒,体验感不是普通的感冒。身体受风邪淫侵,一度虚弱,困乏无力。一日三餐,谁来安排?都说每家有天选做饭人,可我家似乎没有这个角色。
  平日里买菜做饭,非我无他。我问,一家人感染,谁来做饭?谁来照顾?他果断地说:我来!严峻时期,我是男人,我会护你们周全......
  他的话,简单,却也有些分量。似乎,这是听他第一次说这样悦耳的话。若不是这次全“阳”,想必他永远说不出这般话来。
  从阳之初,到阳过、阳康阶段,两周之余,全程由他买菜、做饭。家里人想吃什么,他竭尽所能满足要求。尽管,做的饭菜不那么可口,但能每日饭碗端至眼前,也便是我的福分。
  一场疫情,教会我很多,明白很多,也改变很多。
  我再度审视亲情。一家人能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困境之中,家人才是最坚实的精神支撑。想日常那些为了鸡毛蒜皮斤斤计较,口舌之争,心中忽觉有愧。家,是讲爱的地方,不需要讲理。相亲相爱的家,才是避风的港湾。
  想必走过2022,我的小家和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会更具凝聚力,从而焕发新的生机。
  ——在与2022挥手告别之际,我从一地鸡毛中捡拾几片细小的花瓣,祭奠我即将逝去的2022。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