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城——泸定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穿行,穿越一个隧道,车便渐渐进入泸定县。
  泸定县是位于四川省甘孜州下辖的一个县。泸定的特殊之处是因先有桥而后有县,也是进藏的必经之路。这里从汉朝建镇,清朝建县,在茶马互市的年代,被誉为“东环泸水三千里,西出盐光第一桥”。如今汉、藏、彝等25个民族生活在泸定县,千年的贵琼文化,藏羌文化、茶马文化历史悠久,相互交融,互助包容,生活得其乐融融。泸定是康巴东大门,是进藏出关的咽喉要道。这里也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夏季凉爽,冬季严寒,海拔高达6500左右,也属于高原缺氧的地方。走进这里,掩映在山峰中的高楼,感觉这个县城就是从山谷里掘出的。
    泸定也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路过的地方,因强渡大渡河而举世闻名。毛泽东曾在这里写下气势磅礴的诗句。
   因泸定县特殊的地理位置制约,街道很狭窄,只可一辆车通行,而且基本都是单行道,加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车流,街道显的特别拥挤。街道两边的商铺灯火通明,人流窜动,各种叫卖声夹杂着汽笛声、高音喇叭传出的歌声此起彼伏,喧嚣了整个城市,感觉这个小城不愧是旅游文化城市,处处可见游览者的身影。左转右拐好不容易走到泸定桥。下车一下融入到泸定桥的情景之中。只见悬崖峭壁的山峰下方,是一条宽约几十米的河流。河水很大,咆哮着一泄而过,原来,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大渡河。远眺,铁索桥颤巍巍摇晃着,不时有行人走过。霓虹灯装点下,大渡河两岸,五光十色,一缕缕灯光折射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给人以梦幻迷离之感。此时此刻,我仿佛走进了人间天堂,感受着泸定的似锦繁花。尤其是大渡河以北,更表现出大渡河的气魄。一个依山而建的大型红军浮雕屹立在大山之间,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彰显了红军战士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大渡河岸边的滨河路,灯火交相辉映,花团锦簇。盛夏的夜间,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感受夜晚的凉爽。只见散步的,健身的,跳舞的,还有牵手的情侣,怀抱娃娃的母亲,那么闲情的夜晚,形成了一个个和谐悠然的景致。大渡河正对面是泸定桥广场,广场虽小,但建设的很大气,林立的高楼,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显的灼灼生辉。
    看着河对岸的红军浮雕墙,目睹铁索桥下奔涌不息、波涛滚滚的大渡河,我的眼前又展现出那段枪林弹雨,惊心动魄的一幕。
  据史料记载:“泸定桥战役,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的一场重要战役,发生于1935年5月29日。中央红军部队在四川省中西部强渡大渡河成功,沿大渡河东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西岸北上,红四团战士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一昼夜奔袭竟达240里,终于在5月29日凌晨6时按时到达泸定桥西岸。第2连连长和22名突击队员沿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和火墙密布的铁索踩着铁链夺下桥头,并与东岸部队合围占领了泸定桥……”。长征胜利后,毛主席挥笔写下写下了:“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这气壮山河的诗句。在敌人的洋枪大炮的围追堵截中,我军用小米加步枪的微弱实力,在甘肃省的会宁和红二、四方面军会合,后三军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跨过宁夏固原,静宁越六盘山,过庆阳,一步步走向陕北,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并与刘志丹等领导的红军胜利会师,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一伟大的壮举,最终取得了全国解放。
   这首意义深远,激情昂扬的诗歌,曾感动过一代又一代人,我们也曾吟诵着这首歌,从少年走向青年、中年、现在也步入老年的行列。面对国家的日益强大,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这首诗歌的理解更加深刻通透,并时刻激励我们牢记使命,不忘初心。而今我们亲临其境,感受红军战士强夺的大渡河,那种不畏艰险,临危不惧、不怕流血牺牲的伟大壮举,怎能不叫人心潮彭拜,肃然起敬。今天,我们能够幸福安逸的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国家,都是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缅怀先烈,珍惜当下,做一个爱国家、有担当的公民,才是我们该有的境界。
    我们真想在泸定多待几日,走进泸定的大街小巷,感受泸定的城市风貌,人文历史;走进泸定的百姓家,去吃藏家人的小吃,体味藏家人的生活状态和民俗文化;走向大渡河,去聆听大渡河“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音符;走向铁索桥,感受泸定桥的险阻和惊险,还有当年红军战士强度大渡河的情景;可惜前方的路太遥远,我们不能停下脚步。此时,黄师傅也在不停的打电话催促,我们只好在泸定桥边的纪念碑前留影拍照,留下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有意义的足迹,便匆匆忙忙地坐车遗憾的离去,向着康定市奔去。
    透过车窗,回望茫茫夜色中渐行渐远的泸定县,心里默念:美丽的泸定,壮观的大渡河,英雄的城市,但愿今生有缘再次相见,我一定会把你看个够……
                           2022年9月15凌晨完稿于陋室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