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清闲过成愉快的忙碌
  世界上没有人替你过日子,曰子是自己过出来的。日子的好坏程度靠心态,靠发现,靠体悟,靠创造。不管清闲还是忙碌,心态的阳光致关重要。过于清闲不一定是天堂,或许就是地狱,能在清闲中过出愉快的忙碌来,过出天堂般的日子,那可是一种很高的境界。我己经清闲了一二十年了,但实际上我把清闲过成了愉快的忙碌,过成了天堂般的生活。
  过于清闲,终曰无所事事,也许是如同地狱般的生活,因为日子很唯捱,时间难打发,心灵难安宁,精神准饱满,思想很空虚,情绪很无聊。我当初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的时候,便存在着这种痛苦无聊的生活,过了一段时间,自己改变了心态,才慢慢适应下平,并且我愉快地做起了建筑工,闲来打工过日子,消磨时间,既能找到额外收入,又充实了生活,日子也就变的有意义起来。
  在没有苦工做的时候,我有时与人聊天,或写一些文章诗歌,每每也涉及社会哲学,社会矛盾问题。因为我的言论行为被人知道,有些人就常对我评头品足,我就能听的到各种杂音杂言,虽没有陶渊明的才华,也就与陶渊明的遭遇差不多。有非议,有支持,有反对,有打击,有咀咒,有恐吓,有诋毁,有迫害,甚至有无人情味的人不允许我说话发表看法。什么情况我都遭遇过,什么风云我都经历过。对我的评价,我经历着两种极端。有的人说我的能力太大了,有的人说我没有一点能力。面对杂言,面对恐吓,面对诋毁,面对打击,面对支持,面对褒奖,我都平常心一笑而过,我都能正确的看待自己,摆的正自己的位置。面对有的人过奖的话,我知道自己很平常,没那么厉害,没有那么绝对重要,没有那么具有全面的能力,没有雄才大略,文韬武略,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平凡的人。说我没有丝毫能力的人,我也不气馁,坚定自己的哲学研究,坚持奋争在文坛,也能正确的评价自己,摆的正自己的位置。我有点点能力,远没有老子天下第一,出类拔萃的程度。我也知道自己能力不全面,因素不齐全,不特别突出,不然我的大半生就不会混成这个样子,使爱情,亲情,友情与事业基本上全面失败。这就足以表示我有不足之处,有许多欠缺的地方。说我能力太大的人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说话的囗气不同,口气太大。我早年写文章是因为想成就事业,希望能成为文学家或政治家。而后来写文章就完全在于锻炼思维,在于取乐,在于消磨时间,在于过生活,在于把日子过的充实一些。每写一篇文章,每吟一首诗就如同打了一场牌,下了一场棋一样。文章诗歌的一些囗气大也是为了娱乐,为了情趣。不专为一鸣惊人,语出惊人。因为我认为文章诗歌的囗气不大就难有好的滋味,就太平淡无奇了,也就无意义意思了。而且我特有吹牛皮的天赋与本领,也往往有点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在文章诗歌中吹吹牛皮,心里便快乐了不少,大有极端浪漫主义色彩,哪管社会的复杂性。
  现在就差一年多自己就要年满六十岁了。有时候也写篇文章,吟首诗乐呵乐呵,成全一下爱好。我现在有些方面已相当衰退了,唯独大脑写文章,吟诗歌的灵感基本上没有衰,格局仍然那样大,囗气仍然那样高,思辩性仍然那样强。灵感来了就能洋洋洒洒几千字一气呵成,自然成文,不须要大的修改完善,不须要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还保持着年轻时的灵感与文功状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文章的内容也已由中国社会矛盾问题解决扩大到世界社会矛盾问题的解决。文章的价值自己在私下里认为很有些样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于诸多方面的矛盾的解决哪有如此入木三分地战略思考与谋略。也许是慈母怀胎我十个月的原因吧。也许这就是有些人过奖我的原因吧。说我没有丝毫能力的人,我也很少反驳,因为我也能鸭子戏水,冷暖自知啊!况且我也相信乌云永远不会损于太阳的光辉。
  在写文章吟诗歌之外,我也写字,散步、听歌,带看外甥,接送外甥读书,日子也居然有些忙碌,但这是愉快的忙碌,这是幸福的忙碌,它因生活的充实而愉快,它因情趣的释放而幸福,它因思辩的发挥而精神,它因情感的解放而饱满,它因哲学的思考而有价值。就这样乐哉悠哉地一晃又一天,一晃一晃又是一年,然而生活是有意义与快乐了不少!
  我的心态很年轻,我不恨人,不害人,不生气,不怨天尤人,我大仁大义大爱,也小仁小义小爱。因而我笑对了沧桑而没有加剧沧桑,这与我的心态与务实的过日子不无关系。
  忙碌也是一种充实的生活。忙碌中也有意义,也有价值,也有愉快,也有情趣,也有幸福。想不到我把清闲过成了愉快的忙碌,因此而快乐与有意义了不少。
  
  
  
  
  二o二二年九月十九日作于深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乡下生活四十年,对各种栖居在山林、屋檐底或树冠上的鸟,大体也有些了解。灰麻雀和喜鹊是村庄长久居住的鸟儿。上山砍柴,下田插秧,麻雀和喜鹊飞来飞去,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在清早,...

正月十三是我的生日。年已过半百,度过了五十余个生日。但回顾吟味起来,从生命之始到现在,每个阶段每个生日的况味却迥然有异。 我的周岁生日就预示了此后二十年家庭的悲喜。 那时候的农...

一 年前某日,隔壁的六母,一定在“扫灰”的日子,举着一端绑着笤帚的竹竿到我家。一块七分旧的蓝头巾,把个头包得像陕北扭秧歌的样子。进门戳几下门楣上的蛛网,就凑上炕沿,和母亲聊几...

父亲把雪花梨树砍倒的那个下午,村庄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棵在我家门口长了一辈子的梨树,它轰然倒地的一刻,我知道,几个时代也随着梨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梨树喂养过我的年少...

新春佳节后,全民大拜年开始。拜家人,拜丈人,拜亲朋,拜好友,正月就有个拜年忙,忙得是不亦乐乎。一年的开端就从拜年拉开序幕。 一 回娘家拜年,是出嫁的女子每年必须做的第一件大事...

我在步兵第84师政治部组织科干事的岗位上,真还是有干不完的事,有时还得十分紧迫地干急需要办的事。我翻阅了一下日记,觉得有些事不仅值得回味,还应该张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与思考:...

一 大年初八,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铺天盖地的祝福语,清一色的祝福财源滚滚,福纳八方,八方来财,诸事皆发发发等等。虽然满是喜气,却也不免流俗。世人皆希望发大财,过好生活,这是一...

一直非常喜欢听一首歌——《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我不是出生在大草原上,而是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家乡是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巍巍的长寿山连绵起伏,...

有一种徜徉,在山水间;有一种舒畅是家人一起的休闲。亲朋好友相聚在明媚的阳光下,坐卧在宽敞干净的草坪地上,笑看春风荡漾,品评云卷云舒,盈盈含烟,空灵悠远,不也是“不是春光胜似...

人生如戏,我们每个人都是戏子在剧场里穿梭。人生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行,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繁星满天眨巴着眼睛,皓月当空,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