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日天气不好,一直阴沉沉的。加之疫情影响,我便躲在办公桌后喝茶、读书、静思。有道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把电脑里的照片和文章又重新整理了一下。在重重文件夹里的某个角落里闪出几张照片,一看原来是奶奶过九十大寿的照片。我端详了许久,奶奶生前许多事和她说的许多话在脑海里泛起记忆的水花。
  奶奶身体一直很健壮,一是得益于基因的遗传,二是一直劳作,得以锻炼。在我印象中她很少有头疼脑热,只是进入耄耋之年后才偶尔感冒。最后心肺衰竭,算是“老”死的。在我们村算是高寿之人,和她娘家的人来比,就一个出了五服的嫂子比她长寿,活到了一百多岁。相面的说奶奶是有福长寿之人,奶奶却不信算命相面之类的。她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识字不多,却坚定地跟党走,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看奶奶的面相的确是长寿有福之人,从耳朵上就能看出端倪,奶奶的耳垂比一般老嬷嬷的要长。
  她身体健康的一个重要例证就是她生育了七个儿女,在那个缺吃少喝的年代,一边养育孩子,一边还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半夜点着煤油灯缝补衣服,凌晨四五点就起床和糊子推磨烙煎饼……这种高强度的劳作竟然没有打垮她的身体,反而很健壮。当然,这些都是从父辈的闲谈和奶奶的自述中得知的。我孩提有记忆以来,印象最深的就是奶奶养兔子,为此爷爷还专门请人垒了五六层的兔窝,繁衍多的时候窝子里都挤得满满的。奶奶养它们很用心,菜叶子、胡萝卜、庄稼秸秆啥的都拿来喂。兔子们长得快,毛也长得长,奶奶便剪掉它们的长毛用来卖钱贴补家用。
  奶奶不光养兔子,还种菜,做家务,还有七八分自留地需要打理。爷爷在我印象中不怎么干地里的粗活,他一辈子似乎也没有学会,但是,爷爷做的饭菜却很香很可口。家里地里的这些粗活都落在了奶奶的身上,奶奶只会憨憨地说:俺就是当丫鬟的命,一辈子就会干活……那年月,爷爷肯定也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但是,干活不多是肯定的。奶奶常说,至少跟我闲聊时说过多次,你爷爷就是个“野人”!我这辈子跟了一个野人。
  这个“野人”在奶奶的口气里并是不“贬义词”,而是有着浓浓的情谊的。说爷爷是野人,我分析至少有两重原因。一是爷爷是当兵打仗的,从河南老家逃荒要饭,在山西参加红军,打了好多年的日本鬼子,后来因疗伤留在了沂蒙山区,最终落户在现在我出生的这个小村子。经人撮合,和奶奶结了婚。在我们村算是外来户,用农村的话说是“倒插门”。可是,我们儿孙却从不认为是“倒插门”,因为爷爷一辈子刚强,顶天立地,为儿孙们撑起来一片广阔的天地来。另外一个原因是爷爷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不着家,管公家的事,管别人家的事,而且也好玩。因此,奶奶晚年给了爷爷这样一个评语。
  奶奶非但长寿,党龄也不短,虽然比不上爷爷,但是也是有着七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后来老党员每个月都有生活费,从一开始的四百多到后来的一千多,再加上红军家属补助,奶奶晚年的生活费从未找儿女要过,反过来,她还要贴补给儿孙们。更多是时候是以压岁钱或红包的形式给,结婚、生孩子、上学自不必说。我有了儿子后,每次回家,她都要给红包,她看着重孙子蹦蹦跳跳的样子,打心眼里欢喜。
  奶奶入党是偷偷地进行的,家里人都不知道。那时她才十七八岁。解放军来了,她们党员带头,领着“识字班”(大闺女的意思)做军鞋、烙煎饼、做动员、搞土改……在那个火热的革命年代,奶奶虽然未上战场打过仗,却奉献了火热的青春。她对党的感情很深,也很纯正。她晚年常说:共产党好,毛主席好!在这一点上,她和爷爷一样,爷爷在世的时候常教导我们:一定要跟共产党走!那不是唱高调,是那一代人对党的真情实感。奶奶晚年因为行动不便,便常常坐在家里看电视,她喜欢看战争片,喜欢看打日本鬼子的,看到激动处常常追忆往事。她曾回忆过,在她十多岁的时候我们村里来过日本鬼子,她和大姐还有二弟跑了二十几里路躲在了山岭里,两天两夜未敢回家,等大人们来找才出来。奶奶说,日本鬼子太坏了,遇到啥就抓啥,鸡呀鹅的剩不下。日本鬼子还跑到家里的粮食缸里屙屎屙尿……
  因此,家仇国恨不可忘却,忘却就意味着背叛!
  奶奶为人敦厚,有点笨拙。一辈子不会说好听的话。爷爷在世时,只要吵架,多数都是爷爷先低头,先俯就她。奶奶性格很倔强,怪不得儿女中也有遗传了她的基因的,譬如我的父亲,就是一根很倔强的人。奶奶的倔强从下面两个例子可见一斑。奶奶很节俭,会过日子,啥破旧玩意儿都舍不得扔,特别是一些塑料袋子、纸箱子之类的。因为,不管逢年过节还是平时,我们儿孙辈只要去看她就会买东西,免不了积攒那些东西,奶奶舍不得扔,她放得满屋都是。我们说她多少次,没用,她依旧照常行事。我们只好趁她不注意时都给收拾扔掉或卖给收破烂的。奶奶发觉后会气嘟嘟地埋怨我们。可是埋怨完了却依旧疼爱我们。另一个例子就是,奶奶不爱干净,我们常说她,她却反唇相讥,说不干不净吃了不得病。说来也奇怪了,奶奶即使吃了过了夜的馊了的饭菜,肠胃也不会有什么不适。奶奶不爱收拾屋子,里面摆放得乱七八槽,每每我们给收拾了,过不了几天又恢复了原貌。奶奶不在意穿着,即使褂子裤子上落了油渍、尘土,奶奶也并不在意,她说都嫌土脏,可是粮食、蔬菜都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奶奶就这样,我们也应做到:子不嫌母脏吧!
  因此,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人踩着水泥地面其实不如踩着黄土地踏实。
  奶奶一生平凡无奇,却在我们心间留下了很深的痕迹。她朴素无华,识字读书不多,却懂很多大道理。更不曾读过老子的《道德经》,却懂得“守拙”,一生不会和外人拌嘴吵架,不会搬弄是非。她看似笨拙,其实心也如明镜似的。
  奶奶心宽体胖,大肚能忍。奶奶本性善良,同情可怜的人。奶奶的智慧来自于庄稼、菜园,来自于黄土地。奶奶虽然驾鹤西去,但是她的身影却总浮现在我脑海。
  每当想起奶奶、想起爷爷时,我总有眼泪在眼圈里打旋。想起他们,我的内心总是暖暖的。
  愿奶奶在天国一切都安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