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的节气,好像昨天刚刚作别,可今天又迎来了小雪节气。阴沉沉的天际下,匆匆奔波的人群里,穿棉服的人忽然多了。楼前那一棵一直坚持到最后才落叶的银杏,也在一夜间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了。
  早晨,倚窗远眺,楼前却显得那样空旷。瞬间,平添了一丝丝惆怅:岁月不居,时光如流。
  经年的更迭,让平淡的生活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景色。旅途中那些生动,那些清宁,那些念念不忘的过往,也会在某一个节气的到来,而不辞而别。留下的只是素色的当下,或者正在成长的艳丽与蓬勃。对于经年的流转而言,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在一个安静的午夜,把那些难以割舍的美好,升华为一张念想的标签。无论怎样地忙碌,那些窖藏于心灵深处的场景,也不会失忘。
  过往,虽然都是我们的亲历亲为,而只有到了岁月的深处,才会感知到那些曾经值得炫耀的,恰恰都是一些笑柄。那些曾被坚持做下去的,其实都是一些无知与浅薄。比如,一些本该亲近的,却常常被冷漠。那些应该疏离的,却寻找着理由去喜欢。
  时光是抑制浅薄的一剂良药。会让人们远离浮躁,慢慢地沉淀下来,在仰望星空的同时,从不忘记立足泥土。在抵达的路上,会渐渐少去许多梦幻,丢掉许多虚伪。渐渐懂得,那些应该遇见的,也总会不期而遇,那些无缘不可以一同前往的,也总会有许多理由,在某一个十字路口相互道别,一切都不再强求。
  晌午时分,阴沉沉的天气,忽然放晴,浓雾消散,灿烂的阳光洒在楼前光秃秃的树冠上,也洒在朝南的厅子,小雪节气依旧暖融融的模样。此刻,微信群里相互转告,小区又封控了,只进不出,新一轮居家抗疫又开始了。然而,人们却没有了起初小区封控的惶恐,只是一如平常地接受。有些事情,可按部就班成为素常烟火的一部分,有些原本不情愿的事情,也要默默地接受,融入生活,比如,与叶子作别的惆怅,比如居家抗疫的焦虑。
  所有的文字,都源于生活。无论是浪迹天涯,还是静守故土的人们,由于经年对心性的淬炼,都已淡定了许多,各自直面着一程的喜悦与满足,也不忘记旅途的风雨与不堪。在无惧凉薄的流年,心怀长远,与时光彼此温柔以待。
  随着时光的流转,人们在各自的庭院,把欢喜的种子撒在心田,期待一别经年,春暖花开。所有的缺憾,虽然已成定局不曾改变,可它的种子已实现了变异,盛开出智慧的花朵,把后来的日子装扮的更加纯澈,更加如意。很多时候,我们不必为一点如意而惊喜,也不必因一点缺憾而颓废,因为,它们之间的互变,成就了日子的鲜活与希望。
  年少轻狂,总会觉得度日如年,盼三月花开,盼九月瓜果生香,盼中秋吃上月饼,盼过年,不用劳作又能吃上一顿饱饭,盼元宵,望烟花满天。可是,当步入岁月深处的节点,却觉得时光那么不经用,去年的小雪今又小雪,仰俯间又一年。太多的人和事,也都在岁月的惊涛骇浪里,物是人非,人是物非,发生着不在意料之中的变化。人生,就是这样的严厉,这样的壮美:你不在日新月异中勇往,就一定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被边缘化。
  尘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岁月静好,事业辉煌。它们的背后,堆积着层层叠叠的只争朝夕,堆积着汗滴禾下灰头土脸的不堪,堆积着为了不被岁月淘汰而打拼的卑微。当步入一个闲暇的节点,去回味这一程,身后一个个闪着光亮的足迹,让经年感动,也感动着自己。
  叶落了,意味着重生。冬来了,不远处就是暖春。纵然尘世有万般诱惑,最不可辜负的当属重生与暖春了。因为,拥有了它,就拥有了最具希冀的未来。
  隔窗远眺,窗外的小城那么的“沉寂”。瞬间,冷暖空气相遇,雾蒙蒙的水汽封闭了南向的窗子。沉寂过后必遇繁华,寒冬过后必闻花香,我忽然想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