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喜欢看女人的脸,中年以后觉得女人的脸不如屁股好看。而现在,我喜欢看男人的屁股,无论什么角度。
  这是由黑猩猩引起的。看电视时我发现,黑猩猩面部很像人,而它的屁股更像人。后来我进一步观察,得到一个惊天秘密——许多动物的屁股都与人屁股相似,比如,斑马、驼鹿、犀牛、大象、野狗、猴子……我忽然意识到,人类从动物进化而来的表征是多方位的,不能按常规的套路去比对,要另辟蹊径,于无声之处听惊雷,于无心之时看屁股。
  人类的进化,具体表现在身体的改变和智力的提升上。由于人这个物种产生了文化,其面部特征比祖先增加了更多表演的成分,如此一来,就不如屁股保留原始性格中的真诚痕迹深刻。人类光滑的屁股弄点水洗一洗,在显微镜下随意看看,就发现,是那般的沟渠纵横,阴线密布,复杂得很。真正高明的巫医往往不喜欢洗干净的屁股,这是闻屁股的散发味识病情的关键,看脸的望闻问切不太可靠,就像现在最靠谱的核酸检验还是肛拭子,关键是要把姿势摆对——脱裤子趴在床上,相关人员用棉签捅肛门两次,一次浅,一次深……尽管人类文明初始的羞涩在脸,但在生死大事面前,把这当成善意的挠痒痒,骤然的菊花一紧,也会在生理上产生快感。
  假如人类没有直立起来,就不可能称之为人,其屁股扭动时的标致样子,就可以和各种动物媲美,物以类聚嘛。虽然现代人站起来了,但胖一些的人走动时,屁股是不是有些像河马、大象、犀牛、狗熊……瘦一些的人蹦跳时,屁股应该像某些猴子、狗、驴、鹿……不胖不瘦的人选择性就更多了,有时人们可以把鸵鸟的屁股概念引入某种高端人士的思维里,在头顶上粘几根迎风招展的大鸟毛,在土丘上斜插几杆摇曳的歪旌旗,就有几分部落首领的威风了,与黑猩猩不怒自威的屁股有得一拼。
  每当我看到一些人优雅的行走姿态,就想起了鸵鸟或长颈鹿,的确很美。看到一些人笨拙稳重的行走姿势,自然也会想到河马和狗熊,那是一个大气磅礴的盛景。某些人的走路姿势特别带节奏,屁股扭得十分好看,让人立刻想模仿,这时脑海中浮现的是狗儿、猫儿、兔儿等宠物可爱时的模样。总之,我看动物时就想到了人,看人时就想到了动物,都是从屁股开始联想的——这个部位的特征单纯可爱,可以让物种之间的距离无差别瞬间拉近。至于脸,只能谨慎参照,能不看尽量不看,以免被五官挪位的假象忽悠。
  有人就要问了,你怎么就喜欢男人的屁股呢?我给出的理由很直白:男人基本都不穿裙子,屁股的特征明显。尽管不同版型的裤子把屁股包裹得有模有样,但只要扭动起来,那里面的肌肉表现还是比较诚实,不会像脸一样肆意撒谎。你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人的屁股扭动起来特别暴露其性格特征,如知识修养、家庭教育、文化高低、文明程度,甚至说话的语速、声调的粗细、频度的高低,也能从屁股的动态里依次显现。为什么现在有人说:起来走两步!或,出来走两步!我怀疑这就是想看他的屁股,从这个被常人忽视的部位,可以观察到许多脸上看不到的东西,这就是我喜欢看男人屁股的缘由。
  虽然人们常说男女平等,从世界杯足球赛来看,男人踢球时人山人海;女人踢球,我是偶然观摩。尽管女足表现也激情狂野,就是觉得无足轻重。所以,看住男人的屁股,基本就能定乾坤。
  
  二
  女人的屁股不能看,一来裙子下看不准,二来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古代打仗时最毒辣的一个阵法,大概叫“阴魂阵”,就是让一群赤身裸体的女人披头散发,站在高架上扭动,再弄一些蓝烟鬼火弥漫起来,妖声怪气散发出来,就能在最后的关头吓退敌军。但,看某些女人必须要看脸,只要仔细端详其五官的比例和协调能力,就能得到其屁股摆放的高度和广度,那张脸真的能暴露很多有关她屁股的事。其实,人们都明白,只要不影响大众的情绪,你的屁股爱怎么折腾都是你自己的事,一旦你的屁股决定了脑袋,能人前人后吆五喝六,能划定别人的财产归属,那你的屁股就被人看不起,因为它成了作恶的工具,无论男女。当然,逐臭夫除外,那是一群跟屁虫,专看屁股的眼色行事。
  弄明白世态人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从古到今都有许多欺世盗名的教科书,像巫医鬼画符一样,用高到顶点,人难接近的玄妙泥鳅文,指点善男信女们在化妆舞会时掩饰五官的迷津,以此撩人滥情。事实证明,歌舞升平后的尾声,大多只剩一地鸡毛;彻夜狂欢后的幻梦,依旧还是一片狼藉。事物的发展,不能只看开始时的信誓旦旦和光鲜亮丽,要看最终的结果。就像是人常说的歇后语: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通过某些人屁股的动作和姿势摆动,就大致明白他的花花肠子有几根,心肝肺功能有多失常。这里的奥妙有时神不知,鬼也不觉,全靠多年察颜观色,听话听音的秘籍修炼。
  我的最新研究成果认为,看人要从屁股看起,抓住这个中心点,然后扩展观察面,终结于指甲尖和毛发梢,就是一个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突出重点,整体推进,上下联动的好方法。看屁股要有诀窍,最好看动态的样子,静止的画面容易让人觉得不像活物,以为是逼真的雕塑或一块象形石头,弄不好会让人以为是埋人的土丘。能看懂人的屁股是一个相当考究的技术活,需要具备一些人生阅历、知识储备、道德修养、善恶分际,以及天赋的美学鉴赏能力。这是一件考验智商的测试题,与三里地外飞来的蚊子,必须能立马认出公母,一样难。
  人真的不能只看脸,尤其是那人露骨的表演情绪正浓时。太投入的非专业表演可能会大煞风景,慈祥可爱的表情包弄不好会露气,让傻子都能看出不专业,不真诚,不地道的过分欺人演戏,会让人倒胃口。还不如赤膊上阵,演出一场凶残狠毒状的“狸猫换太子”,或道德炸裂的“赵太祖千里送京娘”,也可算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商业演出,不会让人恶心想吐。弄好了,还能产生几分畏惧心,让人从舞台上明白什么是帝王将相,哪个是才子佳人,从中找到做人的道理。戏曲就是教化嘛。人类经过千百年来的演化,看脸不靠谱,基本已达成共识。看屁股就不一样了,这里的玄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有些人的屁股特别猥琐,像太监的屁股,扭捏起来怪怪的,没有男人的自信,没有女人的妩媚,没有孩童的天真烂漫,没有老人的迟缓端庄,真是与普通人的屁股不一样。总结起来,其主要特点就是善变,一会儿僵硬如铁,一会儿柔软似绵;一会儿红肿起来艳如桃花,一会儿溃烂之时美如乳酪,九分好看,十分耐看。在某种情况下,太监的屁股情怀还有蔓延之势,许多人依葫芦画瓢,都在模仿太监屁股的动静之法,此类培训班也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太监的屁股体泛滥,人类已拿它没办法,就等天降神火烧烤这些屁股了。
  
  三
  某类屁股还会伪装,像套了一个人体工程的模拟外壳,学问很深,路子很野,是一个狠活。关键就体现在这个装饰物的材质上,又要轻,又要韧,还要适当地软,不能暴露出自己装了一个鱼目混珠,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的伪屁股。这还是要看人的品质和修养,一根筋的人即使是作假也要假到底,这才对得起自己举足轻重的真屁股。花花肠子的人鬼点子多,平时不烧香,急了抱佛脚,随便弄个廉价的塑料屁股,甚至从死人身上割一刀,连皮带肉地裹在自己的屁股上,如入鲍鱼之肆,与之化矣。
  随着科技的进步,假屁股的材质也在升级换代,从以前的橡胶材质,到真海绵或塑料绵,再到硅胶或羽绒,有一个持续渐进的过程。科技感最强的模拟屁股能以假乱真,温度可以微调,动作姿态可以遥控,还可以用意念使其呈现最美状,最凶状、最讨喜状,等等。有科技公司承诺,自己公司的产品能通过顶级严格的安检,任何专项检查、打假督察都能轻松过关,最终都能顺利登上时代的列车,或翱翔于蓝天的飞机,宏图大展,前途无量。
  美好的仿真屁股功能很多,盲目开发会适得其反,事与愿违。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因人而异,不能搞一刀切,把大屁股改成小屁股,方屁股改成圆屁股,成了形象工程,献礼工程。也不能层层加码,把瘦屁股改成胖屁股,坏屁股弄成好屁股,成了烂尾工程,拍脑工程。屁股的改造也要有个度,既要“春风熏得游人醉”,又要“料峭春风吹酒醒”,使之渐近自然,看不出破绽。屁股工程最忌畸形发展,让人屁股像鸟屁股,狗屁股,猪屁股,黄鼠狼屁股……也不能以丑为美,用毛屁股替代光屁股,黑屁股冒充白屁股,让人以为是黑猩猩串门,白熊搭臂。
  人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就说明看脸的世界靠不住,要另辟蹊径,从最容易忽略的地方找抓手。最近,我一口气看了二百多个男人的屁股,各行各业,老中青幼,都分别记录在案。从目前的情况看,采样还是太少,不能具体分析男性屁股与职业的关联,也无法明确身体状况对屁股的影响。不过,由于我较早就留意人体的构造,把观察的对象最终锁定在屁股的形状、动态、规模,以及由不同情绪引起的爆发力、舒张线、软硬度,在身体倾向性发展的过程中所呈现的重要作用,并存档形成大数据。以后再创立一个数学模型,搭建一个空中阁楼,就可以适时发表加级晋爵的屁股论文了。
  女人从后面打量的少,一般都是从前面整体扫描,从上到下,速度很快。凡超过五秒的停顿状态,就是发现了异常,需再次扫描,以确定屁股或其它部位是否存在问题。比如某些女公众人物在特定场合的表现,就是用精致的屁股四平八稳地坐位,再用面白肥胖、容褐精瘦的甩脸仰脖炫耀屁股的精明。其实,女人的屁股还是可以看看的,只要有一颗平常心,在公平公正无邪的前提下,可以与男人的屁股一视同仁。我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观摩经验,有些人看脸就知道屁股不好看,有些人的屁股真的很长脸。
  把握好自己一生真实的屁股写照,不是一个小话题,千秋功业,有时就毁于屁股的坐姿站位。找到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让“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成为生命的崇高的境界,就需要把握好自己的屁股走势,安置好自己屁股的动静,或许就能摆脱飞黄腾踏去的箴言,让“愿身不复生王家”的悲哀,成为过时的诅咒文件。当然,人人铤而走险,个个浑水摸鱼,也可以是个黄粱一梦,只要念好屁股经,或许就能成正果。
  能把屁股写得如此清新脱俗,不容易,南山为天下第一人。惟愿,此文如明月照沟渠,将那一抹阴凉的月光,映照在那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犹如屁股的土丘上,使其找到淡漠已久的祖宗——人性的本质和魂灵。
  2022年11月25日星期五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