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抓紧时间学习二十大文件,赶着时间写一篇有关共同富裕之路的稿子,忙得脚打后脑勺,竟然没有注意到省作协的征稿启事。晚上偶然进入“枣花作家群”,才发现“非凡二十年,燕赵巨变”的征文活动到截稿日了!作为一个远离故乡的阜平人,我对故乡的二十年巨变太有感触了,无论如何应该打开电脑、叩击键盘,书写一下游子的故乡情怀。
  二十年前的暑假,我回阜平探亲,那时候阜平苍山村还没有修到村里的公路,全村出山进山交通实在不方便;村里的房屋也是年久失修,一片破旧衰败的景象。那时候,我从阜平县城下汽车以后,妹妹他们用自己家的小汽车送我回苍山村,路上有一段不通公路,十分难走,一边走,一边用镰刀割路边的荆条。好不容易到了村口,就只好下车了,因为村里没有路,只能背着行李步行。到了家里手机就没信号了,电视也看不清楚,家里没有有线电话。那次我回家探亲期间,由于信息闭塞,我的股票下跌得一塌糊涂都没有及时出手,赔了十几万元。
  可是二十年后的今天,乡村公路已经贯穿全村,我家门口就可以停泊汽车,方便多了。不仅如此,故乡的宽带网络也开通了,家家户户都有手机,都可以用微信聊天了。我在故乡的微信群里看到了“博望影像工作室”拍摄的影像作品,那简直就是一个有关阜平县非凡二十年的视觉盛宴。我看到了阜盛大桥的雄姿,全方位立体感的画面,令我感动。看到了体育场的现代化设施,看到山城中学校园的美丽景色,我深深为阜平今天的孩子们感到自豪,他们也有现代化的教学设施和锻炼身体的体育设备了。看到了万金园和八角楼观景台。依次看到了藕田、菇棚、枣树、柿子树的成长与丰收美景。更有大柳树新村、百亩台新村等乡村巨变的美景。还有乡亲们发了苍山村的青山绿水,田园风光,真的是小桥、流水、人家,红砖黛瓦,一派乡村美景。全村乡亲们都住上新房子,吃上新鲜的蔬菜水果和满足供应的粮食。这在二十年前还是不敢想象的。于是,我即兴在群里发了一首诗歌:
  写一封信给你,
  不说相思,
  不说离愁,
  只说阜平的红枣熟了,
  只说山里的柿子挂满枝头,
  芦苇像痴情的女子,
  终于被岁月染白了头。
  一个人在苍山村口站了许久,
  却找不到回家的路口。
  是啊,二十年间村里变化太大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阜平县变化更大了,我置身于其中,感觉好像到了重庆一样,那层次有致的山坡上是一层层的楼房,那宽敞平坦的道路,还有家家户户的家用电器和汽车,都表明阜平县脱贫致富了。
  二十年前,母亲住在村里,吃水不方便,交通不方便,打电话不方便。现在什么都方便了,可是母亲不在了。真羡慕村里的那些年龄和母亲差不多的老人,他们子孙满堂,还健康地活着,夏天种菜、种树,冬天在院子里做红烧肉吃,多么幸福自在啊?
  二十年中,村里涌现出很多能工巧匠,很多人在保定和石家庄打工赚了钱,买了城市里的房子,河北这个大概念的故乡与阜平这个小概念的故乡都发生了许多变化。可惜,时间过于紧迫,我已经不可能写好这篇征文了。我曾经写过美丽的苍山村,曾经写过故乡的红枣,曾经写过苍山村的变迁,曾经写过爷爷奶奶,大舅二舅,姑姑姑父等。但是今天一个多么绝妙的机会,我应该用自己的文笔表达方式,如实地介绍一下故乡的二十年变化,应该夸一夸我的勤劳勇敢的乡亲们,是他们改变了故乡的面貌;我还应该感谢中央政府和伟大的共产党,是他为家乡的脱贫致富指出了一条光明之路,给予资金支持、人才支援和政策支持,我作为燕赵子孙,作为一个远方的游子,本应该深刻放映一下十年巨变的故乡阜平。只可惜离征文截稿日还有一个小时了,我只能以此来表达对故乡人们的思念,对故乡取得成就的赞美,对未来十年的期盼和祝福。作为燕赵子孙,我为自己是阜平人而骄傲,为自己是燕赵人而自豪。前进吧,快速发展中的华北!天佑我燕赵,天佑我阜平。
  写完上面那些话,我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过了零点,我是无法参加这一次征稿了,只能无奈地放弃,不由得一阵自责涌上心头。我最近总是很拖拉、动作迟缓,本来做好了计划要在本周三完成共同富裕的稿子,结果拖到周四了还没有完成;本来说将长篇小说《教坛风云》扩充修改后在年底交给出版社,结果到目前才完成三分之一。这种拖拉的毛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严重起来,总是一次又一次原谅自己,毫不感觉羞愧。还美其名曰“与世无争”了。其实都是给懒惰找的借口。看看杨绛先生的传记,她那么高龄的时候还在做文字工作,我有什么理由停滞不前、拖拖拉拉,还原谅自己呢?
  每次看见征文启事,总是跃跃欲试,感觉自己很有想法,甚至想拿个名次回来,可是三分钟的热度过去,就没有激情了,感觉自己的激情总是不够用。搞创作,写文章需要持之以恒的韧劲儿和壮怀激烈的激情,需要不服老的精神。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而我虽然老了,不也应该是一匹识途的老马吗?2022年还有30几天就过去了,总结自己文学创作的成果简直是不值一提,说起来纸媒发表39篇,但是省级刊物就发表了一部小中篇的小说和五篇散文,时间都白白地浪费掉了。今年网络小说和散文发的也不多,不足100篇短篇小说和散文。而且质量比较差。在今年最后的一个月应该做些什么弥补呢?能不能抓紧时间写几篇像样的稿子投给文学刊物呢?几个编辑的约稿已经拖拉很久了,该兑现了。总是批评孩子们不抓紧时间的奶奶,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奶奶,是不是该自觉一点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