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了,就像一条久经风吹雨打的小船,永远地停靠在家的港湾里,无需感叹岁月蹉跎,也无需留恋曾经的美好,已然回归了家庭,迎你的是人生又一段全新的旅程。
  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演好自己的角色。以男性为例,在单位做个好职工,回到家里做个模范丈夫,堪称完美,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也有的人,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在家却是个什么家务都不干的甩手掌柜的,我不知道有多少这样人。说来惭愧,我好像就是这样的人。
  60岁时我没退休,单位又返聘了12年,一心扑在了工作上,也小有成绩。可是家务活基本都由老伴儿一人包了,说我是甩手掌柜的也不冤枉。
  那些年,每天早上,老伴儿不管暑热天寒都要去早市买菜,瘦弱的身躯总是背着沉重的口袋回来。不仅要做好三顿饭,还早早起来给我准备带到单位的午饭,即使她已经退休了也不多睡一会儿,每天做两个菜,装满了一饭盒饭,其实那装的分明是满满的情和爱。下班后回到家,等待我的是热乎的饭菜。那些年我的胃不好,她还经常给我熬小米粥喝。秋天买秋菜,三十多斤的土豆和白菜一个人背到三楼的家里,为这事,我没少埋怨她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其实我也知道我的埋怨是苍白无力的,归根结底还是我自己做得不好啊。
  前几年我终于彻底退休了,决心来个华丽的转身,争取做过模范丈夫。于是,无论做饭还是搞卫生我都抢着干。
  
  二
  我们家是山东的,主食以面食为主。我母亲在世时,她老人家做的馒头又白,又松软,像个大面包,得到了许多人的夸赞。她80多岁的时候还跪在床上用力揉面,这个形象像一尊雕塑始终矗立在我的心中。我也跟她学会了做馒头,所以这个活就被我承包了。
  我按照母亲当年的做法,从发面揉面,到上笼屉蒸,每个环节一丝不苟,做出来的馒头虽然没有她做的松软可口,但也是喧而又有弹性,面香扑鼻,招人喜欢,即使不吃菜都想干吃两个。
  不过我也有走麦城的时候,有一次蒸包子,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揭开锅盖,只见原本丰硕饱满的大包子一点一点地瘪了下来,包子皮的面变得很硬,像死面一样。我顿时瞠目结舌,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后脖子冒出来。老伴儿看了也百思不得解,只说了一句话,这包子怎么变成了歪瓜劣枣了呢?
  这件事着实让我纠结了好几日,也思考了好几日。我上网,翻书,以求其解。这时老伴又说了一句话,你当是在单位搞科研呢?让我哭笑不得。其实她说的也没错,做任何事都要有科学精神,都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遇到问题总要认真解决,当年在工作岗位时有一个航天的归零原则是“定位准确,机理清楚,措施有效,举一反三”。在日常生活也是有用的,只是不必那么严肃,那么严格罢了。
  还别说,最后还真实现了归零原则的要求,找到了症结所在,以后蒸包子时,注意包子放锅里要先温热十几分后再加大火,停火时不要马上揭锅等等,这样蒸出来的包子就不是“歪瓜劣枣”,而是标准的山东大包子了。
  
  三
  我们寻姓常百姓家一日三餐,虽然吃的是家常便饭,但总要去买菜,还要买物美价廉的,每天还要考虑做什么,吃什么,怎么做,也是挺劳神的。我常跟她说,有你做我们家的总导演,就一定能演绎出精彩的生活大片来。
  当今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水平都有了极大的提高,也不能上顿下顿都吃土豆炖白菜,况且现在也不是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了,所以这些年我也学了一些厨艺。其实我本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因为我的父亲是一级厨师,他做的鲁菜颇有水平,深得好评,遗憾的是在我刚上高中那年他就去世了,我也只能望洋兴叹了。我的连襟虽然不是厨师,但是煎炒烹炸样样都行,我就跟他学了一些烹饪技术。也许是父亲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影响了我,也许我有当厨师的的基因?很快就掌握了做鲁菜、东北菜和川菜的一些技艺,逢年过节或家里来客人的时候,也能做一桌丰盛的菜品来。
  其实一盘色味俱佳的菜肴看似我的功劳,最辛苦的还是老伴儿,每次从策划安排到准备食材清洗,切墩,都是她一马当先,冲在前面。
  近来疫情反复加重,只能宅在家里,学校上网课,外孙子住在我这里。他已经上高中了,是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我们要给他做好三顿饭,无形中也给我俩平添了不少压力。我俩总是把饭菜调剂好,正好也展示一下我的烹调技艺。
  虽然我有更多的时间干家务了,但老伴儿依然如故,家里的活都抢着干,而且非常很有耐心。家务活就像海绵里水只要你去挤总是有的。人也总是闲不下来的,要想提高效率,还真需要合理安排,讲究配和,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夫妻之间互相理解,互相帮助非常重要。有句话说得好,“婚姻,就像一桌酒席,爱是主食,宽容、理解、信任、尊重就是一道道菜。欣赏、幽默、趣味就是酒和饮料”。其实做家务,做的就是心情,增进的是感情,收获的是幸福。
  时光的轮盘不停地转动。人的一生曾走过风雨泥泞的路,也曾沐浴过温暖的阳光,曾经拼搏奋斗过,也曾品尝过诸多酸甜苦辣,如今退休了,一定要精心经营好自己的小家庭,因为家是一个感情的港湾,家是一个灵魂的栖息地,家是安度晚年的大本营。
  怎么样?我这个新角色刚刚进入了角色,扮演得如何?给我点鼓励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