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在身边,爱人因工作的原因也是聚少离多,独处就成了我一种常态,日子久了自己亦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独处,是一种修行,也是一种短暂的自我放逐。也许是某个深夜,于万籁俱寂中回忆去过的一个地方;也许是看一本书的时候,想自己的过去与未来;也许什么都不想,安安静静地若有所悟。
  闲时,读读书,写写字,再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在这静与动中,想生命,想生活,想人生。这一切给人的往往是一种曼妙的启示,我习惯用文字来记录,来表达。
  我这个年龄已经写不出动人的爱情故事,键盘敲出的是工作之余的所见,所闻,所感。我区别于匆忙行走的人群,喜欢静静地走在村寨里,走在海边。我爱这种感觉,心无旁鹜,闲散而安适,幸福而美丽。在这个苍茫的尘世中,对生命里的种种遇合充满了期待,不管怎样的画面,我只静然地等待它们一一发生。
  人过中年,目光不会停留在炫目的浮华上,世界在我的眼中如同涓涓细流,容我解渴,容我歇脚,还能一路相伴,捡拾一路的风景。
  有些的风景,非止今日,就是今生,一生仅此一回驻足。遗憾之余,有一份特别的精神理想,景中蕴含自然的本色,刚可触天,柔可复地,于绝处活,死而后生。在傲兀的灵魂里有深沉,有仁爱。
  人如烟,岁月如风,一些风景,随着日子的拉长,已沉淀在了记忆的深处——
  新西兰南岛,是狂野与宁静的融合。来到这里,只为寻山水之有情,人不多,且都陌生。
   然而在茂盛的雨林,清澈的湖水,绿茵的山坡,水清沙白的海滩面前,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们相视一笑。一种心领神会顿时让彼此感知心灵的相通——我们是不约而同踏上这片世外桃源,在美丽而又原始、粗犷而又柔和的的人间仙境里领悟生活。
  我已在海边生活了二十多年,置身于碧波环抱、椰林掩映的热带风光里,就无论魏晋。海南岛被称作时光流转之地,也有人说想要挥霍假日,最好是来海南岛,这里让人们无限的憧憬。原以为大海的模样就是我眼中看了几十年的海南岛的样子,当我一脚踏进新西兰,行驶在太平洋的岸边,穿行在海边的丘陵之上,看那片清澈湛蓝的海域,一下子让我身心融入其中。
   这里的美是野性的,是狂热的,又是宁静的。幽远的,与我心中的海南风光大相径庭。
  都说美丽的地方很遥远,历尽旅途的辛苦才能到达,而这种用灵魂来丈量的感觉真的是很美妙。当我真正到达这里的时候,感叹此行不枉,绝对值得长途跋涉。新西兰南岛的美,虚幻的让我觉得它是来自于天外。
  由于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份血脉亲情,我特意去了趟中国村。
   中国人在新西兰淘金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当时人们幻想着走淘金的捷径一夜暴富,大批的广东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有的人因淘金而暴富,有的人却因此而客死他乡。他们纷纷涌入箭镇,在箭河畔依山而建一些低矮的石屋。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说是洞穴,窄小的仅能容下一个人睡觉而已。可见当时他们的生存环境是何其恶劣,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了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精神。最具中国特色的是石屋的木门和木门闩,只一眼就让人彼为感慨,这里包含了浓浓的中国味。
  新西兰的居民中,毛利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他是新西兰唯一的一个非欧洲籍人种,是新西兰的土著居民。他们的鬼脸和饰物与他们奇特的习俗引人瞩目。南岛和北岛都有他们的存在,看他们表演成了来新西兰的一项不可或缺的视觉盛宴。
  “长长的白云之乡”,是毛利语中新西兰名字的意思,这种散漫的闲适意境,成了毛利人闲庭信步的最佳写照。他们把最原始的美献给你我,舞中那鲜明的节奏感,还有不同韵律所表现的不同心情,让我们悠游其中,忘了来自生活中的一切烦恼。
  某些时候,我能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就想不知疲倦地去探寻。让自己像一个游魂走进新西兰落雪的山峰,飘雨的小镇,还有苍茫的草原,浩瀚的大海。不为别的,只为放牧心情,抖落身上愈来愈重的尘埃。
  新西兰的自然风光里有太多的田园风味,宁静而又温馨。有大片的草地、灌木、雨林,这些自然天成的绿色,散发出一种清新自然的气息。置身其中,人的心灵得到了净化。
  首都惠灵顿如同一个开放的大花园,它的美在于自然的流露,这种兼容了艺术与文化的展示,蕴涵了新西兰人更为深层的智慧。居民们尽心地雕琢这座城市,并保存着它的原始风貌。而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人们生活的更加随性,可以穿着拖鞋去参加一场婚礼,老师也可以穿着人字拖在大学讲台上讲课,没有谁会认为你无礼。奥克兰是全世界人均拥有帆船最多的城市,港湾里停泊的无数的帆船,成了这座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
  新西兰人对休闲生活的理解犹为透彻,从而使这个国家多元多样。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他的包容与博爱,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例外地沉迷在醉人的时光里,并心甘情愿地为这个国家奉献出自己的热情。
  徜徉在新西兰西海岸的柔波里,阳光,沙滩,落日,到处洋溢着动感的异国风情。踏上这块令人心动的土地,禁不住感慨万分,谁说世界美丽难寻,这里,就是我们触手可及的天堂。新西兰30%的土地被森林覆盖,空气清新,没有雾霾,更不用每个城市排名约束废气的排放。
  走在大街上,看到的是充满善意的笑容,听到的是乐天知命的生活哲学。这美丽的地方孕育出随意散漫的新西兰人,他们看淡功利,崇尚悠闲自在的生活。
  我的一位好友,移民新西兰多年,享受着优厚的福利待遇,有免费的医疗和优质的医疗服务。在教育方面人人平等,每个孩子都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和上新西兰最好的大学。家庭补贴、育儿补贴、疾病补贴等让他们的生活无后顾之忧。
  朋友开了一家餐馆,经营的相当不错,他们严格遵守着当地的法律法规,食品不存在安全隐患,所有来料的源头都是安全的,没有人去探询食品的质量问题,在他们看来是自然而然,一切都成了习惯。如果问会不会有人因食品安全问题受到处罚时,他们会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你,这样的问题会让他们觉得你很幼稚。
  走进朋友的餐馆,看到不同肤色的人吃着正宗的中国餐,他们拿筷子的动作是那样的娴熟,感动之余有一种归家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像童话一样充盈着梦幻、和谐、安宁,也像日月星辰一样未经尘染、至高至尚。
  新西兰人饮食恣意而率性,成片的绿地面积使这里成了农业和畜牧业的天堂,也就有了上等的食材。他们对美食保留着单纯洁净的本来面目,崇尚原汁原味,它的鲜美足以让人没齿难忘。
  旅行结束,我又以自己原来的轨迹开始运行,然而,从那遥远的地方投射过来的光芒,尽管远的有些微弱,可总是留了一份温馨给岁月。
  此去人间,无怨无忧。真想再来,洗尽八荒九垓的尘埃,然后把心留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