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了智齿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吃嘛嘛香。白天做家务,晚上做美梦,逍遥又快活。
  然而,好日子没过两天,又出状况了。
  十七日早上六点半,手机屏幕一亮,推送来一条微信消息。不用说,肯定是女儿,除了她,没人会找我,特别是在这个时间段。
  “坏家伙,这么早就醒来了?”我自言自语道,她平时上班都是七点钟才起床的。
  不会是做噩梦了吧?!我打开一看,不是女儿,是女儿那栋楼的管家。
  管家的消息看得我“銮心”砰砰直跳,真的假的?
  我“马不停蹄”地打开微信群,群里几百条消息铺天盖地涌入我眼中。“狼”,真的来了,就在女儿居住的这栋楼,整个小区已于凌晨四点封控管理了。
  很多邻居是在睡梦中听到的敲门声,以为家里遭贼了。打开猫眼一看,是全副武装的“大白”,真的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回过神。一问才得知,是楼栋里有了疫情,大白上门来做核酸检测了。
  还好,敲门声没有惊到平时睡眠很浅的女儿。
  我看了看时间,离女儿起床还差三分钟。我拿起手机“夹着”嗓子,对着电话那头的女儿,假装很欢快地喊道:“宝宝,你今天不要上班赚钱钱哦。”
  一头雾水的女儿:“妈妈,我今天要上班,您别骚扰我。”
  我继续“夹着”嗓子嬉皮笑脸道:“我的宝宝今天确实不要赚钱钱哦,宝宝还是先看看楼栋的群消息吧。”
  听到女儿那声惊讶的声音,我说:“我的宝宝安心等着大白上门来做核酸检测哦。”
  女儿那声乖巧的“哦”,让我放心地挂掉了电话。
  在我旁边看着我“夹着”嗓子表演的爱人,笑得跟“花”一样。
  我一本正经地望着爱人,“我只是暂时不告诉她。如果情况不妙,颜大妈会勇往直前向前冲,赶到长沙去给她煮饭菜。”爱人很迎合的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记得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娄底周边疫情有点严重,长沙也是。非常时期,我得待在女儿身边,为她做饭菜。
  十月十九日上午,海玉发出了一条二十日下午去长沙的消息,我立马电话联系了海玉。
  顺风车有了,我全身的肌肉也放松了。中午的太阳照在我身上,暖和和的。当我睡得云里雾里时,海玉的电话来了,她告诉我,不去了。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二十日早上W老师发出了消息,她准备二十一日上午去长沙,我电话联系了W老师。
  我庆幸,在这种情况下能有顺风车搭,是件很幸运的事情。
  整个白天都相安无事,我又放松了,晚饭后喝了不少水。七点钟,当我悠哉悠哉准备洗澡时,W老师的电话来了。
  完了,完了,W老师不会和海玉一样,明天不去长沙了吧?!
  我战战兢兢地拿起手机,电话里传来了W老师急切的声音:“颜姐,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长沙吗?如果你去的话,我正好有个伴,我半小时后来接你!”
  W老师那句“我正好有个伴”让我热血沸腾。我像个讲义气的哥们似的,有种赴汤蹈火的豪气,但是又担心会在路上添麻烦,W老师很爽快:“没事,大不了到服务区多停几次。”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有时间收拾、准备。我像个男人似的,脸也不洗,什么也不带,直接把母亲给我的六十个富硒蛋放到背包里,下楼等W老师。
  七点半,W老师准时出现在我家小区的大门口。
  “颜姐,你提前走,老公知道吗?”
  “不知道。”
  “你老公喝酒去了?”
  “没有。”
  “那你老公打牌去了?”
  “也没有。”
  W老师话锋一转:“颜姐,那你女儿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我现在来,她以为我明天上午才来。不过没事,我正好可以给她个惊喜。”
  一路上,我异常兴奋,早忘了上厕所的事。
  当时像极了在关键时刻顺利逃离了某个“危险”的城市似的,特刺激。
  下了高速,W老师爱人的电话准时打了进来。W老师说:“我车上还有一个姐姐,这么晚了,待会我们一起把给她送到她居住的小区。”
  远远地,我看见W老师爱人站在昏暗的灯光下等着W老师。他们的狗狗“豆豆”,已经连续两周没看见男主人了,早早地站在副驾驶座位上兴奋得不得了。
  到达目的地时我说:“感觉今天晚上很快,一下就到了长沙。”W老师那句“没有吧?”让我无地自容。同为女司机,我只顾着自己兴奋去了,早忘了W老师的劳累与辛苦。
  由于周边疫情的原因,长沙从十月二十二日开始,核酸检测由七天一检改成了两天一检。
  为了护住我的小绿码,我“压力山大”,每天都会记挂着做核酸检测,害怕一不小心,我的小绿码黄了。
  十月三十日,小区负责人黄哥打来电话,通知我十一月三日参加两年一次的全民体检。从得知体检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像小鸟一样,飞回了涟钢。
  不管是到长沙还是回涟钢,我都会做好全套准备,以防自己被感染。
  想起三年前,女儿租住的小区有武汉回来的业主“阳”了。她们单位的领导要求所有小区有“阳”的工作人员,都居家隔离五天不上班。当时,我和爱人就陪在女儿身旁,爱人担心封控小区会耽误工作。
  一边是爱人,一边是女儿,我进退两难。爱人没单独开过私家车上高速,我和女儿都担心他独自开车回涟钢不安全。最终,我选择和爱人在小区还没封控前,开着私家车“逃离”了长沙城。
  如今,“狼”真的来了,就在女儿的这栋楼。
  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况?这次,我不会再临阵脱逃。我开始热血沸腾,准备赴汤蹈火。
  “我的宝宝,需要娘来么?娘多买点菜菜带进来?”我打趣道,“不过,你的大胃王娘,吃得有点多,不会到时候坐吃山空吧?!”
  “妈妈,您不要来。不就是和三年前一样,独自居家隔离而已。我这两天没点外卖也没出门,平时都戴好了口罩,我肯定没事。”女儿的话让我很安心。
  从不看朋友圈、不看群消息的我,从得知女儿居住的小区封控管理了开始,每天按时捧着手机,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重要的消息。看得我视力模糊,看得我晕头转向。
  看到她们小区一切都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我的心也跟着放宽了。
  长沙市政府很给力。其它楼栋,当天晚上九点五十解除了封控管理。女儿居住的这栋楼,居家隔离五天。密接人员,到酒店隔离五天再居家隔离三天。
  我每天开心着楼栋里的开心,忧伤着楼栋里的忧伤。
  当我看到少数邻居被送去酒店隔离时,心里很难受;看到男孩偷偷在围墙外给女孩送食物时,心里很开心;看到有邻居不知什么原因被送上救护车时,心里很担心。
  五天里,邻居们很给力,各种配合。
  二十一日晚上八点,女儿那栋楼准时解除了封控管理,我那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
  看不见的硝烟,看不见的战争。经过五天的“浴血奋战”,在微信群里,我看到了年轻人的担当与友爱,也看到了中老年人的包容与关爱。
  其实,能够成为家人、成为朋友、成为邻居,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我们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随时戴好口罩,口罩戴好了,既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身边的人。
  虽然现在不戴口罩不会死,但可能会“中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中标”了,得治疗,得隔离,自己的身心难受,亲人也跟着心疼难受。
  我虽有幸没被隔离,但作为孩子的母亲,我能感同身受。居家隔离不舒服,酒店隔离更不舒服。隔离期间,伤不起的,永远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小孩以及身体有各种病痛的人。
  谁也不想感染奥密克戎,但防不胜防。
  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认真戴好口罩,勤洗手、讲卫生,不给国家添负担,不给家人、朋友、邻居甚至是陌生人添麻烦。
  愿山河无恙,国人安康!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