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听过母亲唱歌。最开始是:“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那是我最初的“儿歌”。目不识丁的母亲会唱这首歌,无疑是这首歌歌词的简单易懂和流传的广泛性所致。我小时候就跟母亲一起唱这首歌。这首歌是在陕北民歌曲调基础上改编而成。
   别人的母亲会不会唱歌,我没什么印象,反正我的母亲会唱歌,所以我跟哥哥耳濡目染也喜欢唱歌。
  母亲最喜欢看的电影可能是《刘三姐》,因为她很会唱里面的山歌。在我的遥远记忆里,有过一两次她唱这首歌的画面。什么“什么结子高又高嘞,哎,高又高……”,什么“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怀疑《刘三姐》这部电影是母亲一生中唯一看得懂和喜欢看的电影。每每想起这部电影,我就会想起母亲的声音和母亲唱歌时的样子。
  母亲这生中还唱过什么歌呢?她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再没有了歌声?“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是我们这些孩子都有自己的歌了,从而母亲只是喜欢听我们唱歌?抑或是母亲的生活里,开心少了许多?那时不曾想过这些。
  当我长大,走着母亲走过的路,我大抵知道,唱歌与不唱歌是怎么回事了。我也有过喜欢唱歌和不喜欢唱歌的日子和年龄。
  谈恋爱时常在市老火车站到步行街那一带遛达,步行街的入口有一家卡拉OK厅,响着音乐,有人大声唱歌的声音传出来。我一直羡慕里面唱歌的人,也想有一天坐在那个高高的椅子上或者站着唱歌给全世界路过的人听,那将是多么星光灿烂的场景。有一天我们走进去,奢侈地点了一首歌,那时唱一首歌好像是五块钱还是十块钱,七块钱可以在钟楼的大排档吃一大海碗的鱼糕肉片面。他唱的是黄家驹的《喜欢你》,唱到“喜欢你”时就用含情脉脉的眼睛望我,我害羞,低垂了眼帘。走进那个地方,我却没有了唱歌的勇气,当然还心疼一首歌要花那么多钱。
   结婚以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上班做饭带娃的日子,每天忙忙碌碌。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居然很久很久没有唱歌了,于是翻出碟片和话筒,很痛快地唱了一次。那时候家庭影院还很流行,白天经常会有歌声从这高的窗户矮的窗户飘出来,把握好时间,也无扰民之嫌,大家习以为常。
  女儿从小也很喜欢唱歌,且唱得很好,有两年“六.一”儿童节时是学校里的合唱领唱,还被学校推荐参加过黄石电视台的试唱,一次性通过,后面可在经济频道还是什么频道再次进行表演播出,由于需要一笔不很少的费用,只好遗憾地放弃。之前的练习阶段,从孩子演唱时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声音的表达,我都进行了不厌其烦的修改。孩子的童声清澈嘹亮,可惜那时没有条件录音,后来她的变声期来临,再也没有那么好的嗓音。
  那段陪孩子练习唱歌的日子,现在想起来幸福无比。那时,孩子读书成绩也很好,她的班主任鄂老师对她钟爱有加。小学时光,也是孩子学生生涯中最幸福的时光。那个曾经喜欢唱歌的小女孩,真让我怀念,她上进、快乐、勇敢。她打针时会看着护士把针扎进她的手臂,而我那时都是把眼睛闭起来或者把头偏过去的。
  想起孩子唱着儿歌时的样子,我特别想再次好好地拥抱她。她唱《种太阳》的时候蹦蹦跳跳,马尾辫左摇右甩,满脸阳光灿烂,仿佛她就在种太阳,种太阳的小孩会莫名地快乐无比。昔日的小孩已经喜欢披肩长发了,她现在喜欢的歌我也不知道是哪首,只希望她能一直开心地唱下去。
  当孩子不再需要我特别照顾的时候,我有过好几年用手机在全民K歌练歌的经历。不上班的空余时间,我都用来练歌,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娱乐能让我如此兴致勃勃不知疲倦地坚持。唱歌时一切的无聊、郁闷一扫而空,身心的愉悦无可比拟。据说唱歌时人体可以分泌多巴胺,可以锻炼心肺功能,可以燃烧腹部脂肪,可以延缓衰老,唱歌简直是无任何毒副作用的神药。
  自从这两三年爱上写作,我几乎没怎么练习唱歌了。我在童年、少年、青年、中年都以不同的方式和歌声表白过对人生的热爱,现在又加以写作来呈现,就像父亲以无休无止的劳动来呈现对生活的深爱一样,我也一直以我的方式来热爱生活,余生漫途,我似乎又得到了命运赠予的另一件贵重礼物。唱歌,我还是要想办法坚持下去的,合理安排时间即可。
  我比较喜欢陕北民歌。陕北民歌粗犷洒脱、热情大方,歌词浅显易懂,那些热辣辣的情歌,使空旷荒凉沉郁灰暗的陕北高原有了明丽的光,雄浑、缠绵、辽远……那是人类与大自然不屈而深情的对望。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远古的歌谣,是古人对人生朴素而深沉的爱恋,是我们歌声的源头和永恒的陪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