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这一年我大学毕业了,正式成为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踏上了从教生涯之路。从那时起,我的青春热血,我的智慧智商,我的精力心思,全都用在了为培养下一代的崇高事业当中,16年来,丝毫未敢懈怠,未敢麻痹。唯恐稍微不慎,误人子弟,辜负了作为教师的名声和尊严。
  这一年,我出来参加工作,被分配到一个离镇上较远的农村小学任教。一进学校门,才发现现实过于骨感,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浪漫与诗意,我心里就想打起了退堂鼓。学校宿舍是瓦房,从外面看就已经很破旧,推门一看,屋里到处掉墙皮,这房子是拿黄泥和泥砖头建的,地面凹凸不平的。除了一张小床、一套陈旧的书桌椅,再没有任何家具,也再摆不下任何家具。宿舍里除了电灯,没有其它电器化设备。晚上熄灯睡觉后就会有老鼠活动,刚开始我不知道,把面包放在抽屉里,第二天发现已经被老鼠吃了一大半。刚开始我没有买做饭用的炊具,就和其他几个离家远的老师在学校一起吃饭,饭菜比较简单,因为学校离镇上远很难买到肉类。在学校和他们一起吃了一个月后,我就去买了电饭锅,电磁炉和其它炊具,就自己做饭。当初我还没有发工资,也不敢乱花钱。学校周围没有任何买菜和娱乐的地方,买菜最近的小集市距离学校5公里,而且由于我的饮食习惯和这儿不一样,去5公里外的一个小集市上还不一定能买到我想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从我学校到小集市5公里几乎不通车,我要是去小集市时,就得去附近的村民家叫个摩托车把我拉去或者乘搭拉客的三轮车前往。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个艰苦的挑战。
  面对学校这样的生活环境,我曾后悔过,为什么不留去大城市发展,哪怕是在私立学校任教也好啊,鬼使神差的跑到这偏僻的乡村来?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与其怨天尤人,不如自强不息。一种生活,当你习惯了,并且沉浸到里面去,就会发现有许多的美好,许多的感动。
  作为教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教书育人,我被安排教五年级的语文课,并担任班主任工作。我是那种课堂上不能很好发挥的人,只好在备课上下足功夫。刚开始讲课前,我把需要在课堂上讲的每一句话都在教案中详细记述下来,并且在书本中一一批注,课前还字字句句地熟悉一遍,上课时中规中矩,不敢有半点逾越,生怕表达有误影响到教学效果。由于准备充分,每堂课都上得比较成功,课堂组织严密紧凑,条理性强,学生都睁大双眼认真听着,很少有做小动作的,我收获着一种很强的满足感。在讲完《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后,我发现不少学生要在书桌上刻“早”字,赶紧制止住他们,引导说实在想刻就写上“早”字贴在桌上。十来岁的孩子有这样的心思,我感到很欣慰。
  有不少成绩优秀的同学毕业了不喜欢当教师,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教师在我眼中一直是神圣的,我一直对教学充满憧憬。如今走向讲台能与学生朝夕相处,交流互动,我知足了,更加喜爱我的学生,喜欢这项职业了。
  回顾自己16年的从教生涯,有几多酸楚,也有许多庆幸,我很满足,各个岗位的酸甜苦辣我都一一体会到了。抚今追昔,过往已成梦,蓦然回首,岁月已成永存心底的歌。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别再埋怨,还得收拾起一路零零落落的心情,继续往前走,寄希望于明天,希望自己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天,都能像这一年一样,善良、率直、坦荡、简单地活着,安安静静去品味人生的自然,享受生命的美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