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四周年了,我第对爷爷的印象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儿淡漠,反而会随着我懂得道理越多对爷爷的思念越多,很多过去不经意的往事,现在格外地清晰起来了。最早的记忆这是:在我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到爷爷奶奶家的阳台上玩耍,以前爷爷奶奶家的阳台上从不叫我随意玩,因为那里有爷爷养的许多花朵,他们怕我搞破坏,也是担心蚊虫叮咬。
  那是一个暑假的上午,天气下着小雨,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的味道,爷爷家住在海滨城市烟台,我总感觉阴雨天的烟台,有一股大海的气息。我要去海边玩,爷爷说:“外面下雨了,淋湿了会感冒的。”我大声叫道:“我要玩水,我喜欢大海,喜欢玩水。小孩子就是要去大海中锻炼成长。”
  爷爷笑着说:“宝宝想玩水吗?这好办,到阳台上帮助爷爷浇花呗。”爷爷说这话的时候,便大步流星地走向阳台,拿起浇花用的喷壶。他先去卫生间灌满水,然后拧好喷头,递到我手里,说:“来来来,爷爷告诉你怎样用喷壶浇花。”
  我被爷爷拖到阳台上,拿起喷壶。第一次见到这个玩意儿,真不知道如何使用。爷爷握着我的手,说:“喷壶的嘴朝下,水就喷出来了。”于是我学会了浇花,朝着一盆芦荟浇过去。
  奶奶赶紧说:“少加点水,芦荟浇水多了,就会烂根的。”
  我又去给君子兰浇水,爷爷来阻止我:“宝宝,君子兰刚刚浇过水,不能再浇水啦。”旁边的蟹爪兰、蝴蝶兰都不叫我随便动,我很不爽,歪着小脑袋说:“这也不许动,那也不许动,那我给谁浇水啊?”
  爸爸赶紧跑过来,我以为他会夺下我的喷壶,赶紧哭起来。爸爸耐心地说:“别哭,别哭,爸爸告诉你给谁浇水,呶,给芋头花浇水。”啊,芋头花,不就是奶奶不小心丢在水池子边上的芋头吗?时间久了,长出来叶子,爷爷就趁势将其栽到花盘里。这就是芋头花。芋头花没有主人,既不是爷爷的君子兰那样高贵,又不是奶奶的芦荟那样娇气。我可以随意浇水,它很皮实,浇水多不会腐烂,不浇水,也不会干死。我喜欢芋头花,它的性格很宽容,允许淘气的宝宝浇水。
  我对爷爷说:“看看芋头花,多么勇敢,既不怕浇水,又不怕干旱。”
  爸爸说:“这就是旱涝保丰收。你就给芋头花儿浇水吧。”
  经过爷爷的耐心解释。我总算知道了,它既可以是一道菜,也是一种主食,它远比那些花草更具有价值,但是它不骄傲,不娇气,默默地给人们贡献能量。我感觉它挺好的,应该是个优秀的植物,它的品质还值得人类学习呢,于是就给它浇水。
  奶奶说:“芋头在你肚子饿的时候,可以充饥;在你肥胖的时候,是健康食品。”
  我说:“奶奶,我也要做健康的娃娃,像芋头一样不怕困难。”
  奶奶说:“那叫做适应环境。”
  我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一句话逗得爷爷奶奶大笑起来。这时候,我已经将爷爷家的阳台弄得“水漫金山”了。
  外面的雨,也停下来了。爸爸要带我出去玩,妈妈说要一起去。爷爷奶奶留下来收拾阳台上的残局,妈妈要去帮助爷爷奶奶。爷爷奶奶说:“你们一家三口出去玩吧,我们一会就收拾好了。”
  爸爸说我是个淘气的孩子,可是爷爷说:“我喜欢淘气的男孩子,淘气的孩子聪明。”当时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那是爷爷对我的宠爱。我现在不淘气了,很乖的,我知道淘气不淘气和聪明不聪明没关系。《少年科学》那本书里说:“人与人的智商差别不大,关键是后天的努力。要学习好,必须努力,必须不断进步。”
  如今我已经是中学生了,再也不会玩阳台上的“水漫金山”的游戏了,我已经长大了,也懂事了,但是那些爷爷奶奶家阳台上的记忆是最美好的,因为爷爷对我的宠爱让我终生难忘。从那以后不久,爷爷就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是他对我的爱永存!现在想起来,亲人的爱是那么珍贵,有时候我们并不懂的珍惜,等我们懂得珍惜的时候,它已经失去了。我多么想念我的爷爷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