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正读应届高三。原本在离家很近的一所学校就读的,我受同学煽动,于春节前跑到了离家很远的外地一所位于乡下的省重点高中去了。那时,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简单地认为重点高中总会比我原来的学校强很多。
  我之所以能轻易被同学煽动,原因自然有很多。事后分析,大概主要是自己的幼稚加缺乏自信所致。现在想来,能否学得好,学校环境固然重要,但最关键的还是取决于自己。同学煽动我的原因,我后来才知道。一是他所在班的班主任为追求升学率要求同学们从各地拉优秀生源,而我当时是我校三年级成绩最好的学生,因此,我成了他们“猎头”的目标。二是这位同学成绩差,他想在班主任面前表现,并幼稚地想当然地认为只要他能够多拉来几位优秀同学,班主任和学校就能对他另眼相待,大概可以保送他去上大学了。然而,他哪里懂得保送资格是需要严格审查的。
  初到那所重点高中时,班主任送给我一套试卷并要求我定时做完。第二天,班主任笑眯眯地对我说:“除了数学稍差外,其他几科均在85分以上,在班里应该排前五名以内,按往年高考成绩分析,考上重点大学应该不是难事。”(班里共有120多名学生)因此,班主任对我很好,我为此增加了几分自信,学习也更加努力。同时,我对这所学校感觉很是新鲜:老师们认真负责,同学们开放、友好、勤奋,校园整洁干净,花草树木随处可见,教室、食堂窗明几净,寝室条件也不错,每间住八个学生,操场宽敞平坦,所有路面全部硬化,走路时鞋上再不会粘上泥土。校园西墙外是一弯河汊子,里面养了很多鱼,周围围上了栅栏。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对此,我十分满意。
  然而,坚持几个月后,我忍受不住了,原因是生活上遇到了巨大困难。由于我家很是贫穷,家中小麦不多,离家又远,转粮食换饭票非常不便,家里也没有现金与流动粮票。若不能及时换到饭票,就意味着我只能挨饿。以前所在的学校伙食便宜,馒头大,二两饭票一个,面条斤两足够,一百斤小麦换成八十五斤饭票够我吃两个月。但是,这所重点学校伙食贵了不少,馒头小却三两饭票一个,面条也是稀稀拉拉的,一百斤小麦换成八十五斤的饭票,一个月几乎没有节余,原因是学校食堂被私人承包了。我把自己的窘境告诉了班主任,他无能为力,我家里也想不出办法来。因此,我情绪十分低落,成绩也迅速下滑。由于此前我没与家人商量转学的事,又是从学校偷跑离校的,所以我也没脸回去了。
  那段时间,我特别揪心,一直在想逃避现实的办法。很快,我对家人说准备投奔大西北的亲戚,听说那里高考容易。二哥为我凑来一百元钱,几位同乡的同学也为我凑了60多元。(以后这些同学天南海北失去了联系,借他们的钱我始终没有还上,心中一直感到羞愧)趁一个没有月色的晚上,在几位同学的帮助下,我带上学习资料翻墙而逃,离开了这个既向往又尴尬的地方。
  天亮时,我到了火车站,买了西去的车票。车窗外大西北美丽的景色,我无心观赏,趴在座位上忐忑地胡思乱想,我不知以后会遇到什么新的尴尬与糟心事。三天后,当我出现在亲戚家门口时,她很是吃惊,因为我没有提前打招呼,她也不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她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表情至今印在我的脑海里。休息片刻后,我对她讲了此行的目的,但刻意隐瞒了此行的原因。她丈夫回家后,表情既冷漠又严肃,我装作没有看见。随后在开春时节,我便与她家几个孩子一起干起了各种农活。我知道不这样我怎么有脸吃人家的饭呢?亲戚的争吵,我听见了,也许人家是故意让我听到的:“我凭啥供他上学?自家的孩子我还供应不起呢!找关系难道不花钱,卖十只绵羊不一定够……”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这类似的境况几年前我已经经历过了。因此,我早有思想准备,我并不打算真心依赖他们,只是以投亲这种方式暂时逃避遇到的窘境而已。
  就这样,两个月后的一天,我骑上亲戚家那辆破旧自行车带着随身衣服,沿着塔尔巴哈台山东边的那条砂石公路向着北方的塔城市奔去。一路的景色还不错,想到善良的大嫂、可爱的侄子侄女,我心情舒坦了好多。路边的花草羞涩地向我身后躲藏,头上的云朵得意地轻盈飘过,耳边的鸟儿欢快地唱歌,远处的山影仿佛在夸赞我的勇敢,路上的碎石沙沙作响,似乎在提醒我多多注意车下的安全,额敏河的积雪融水哗哗流淌,像在诉说千百年来边境之事的变迁,绿洲上的麦苗焕发出勃勃生机,一座座蒙古包像巨大的馒头点缀着绿色的牧场。
  服饰艳丽、豪爽好客的哈萨克牧民看到我后兴奋地招手,我也十分欣喜。那情景至今令我感动。
  然而,当我穿过一条无名溪流时(其实这是积雪融水随处流淌形成的暂时性水沟)车带被扎破了。天色将晚、气温下降,我又冷又累又饿,正发愁时,忽然看到了路边有不少沙枣树,枯枝上还挂着不少风干的沙枣。于是,我摘下几把沙枣塞进嘴里,一边费劲地咀嚼,一边艰难地推着车向北边望去,凑巧发现不远处炊烟袅袅。我猜想那里或许是村落也许是团场。果不其然,我走近后发现路西边有几排整齐的土墙平房,这里是农七师一六二团五连连场。平房间东西南北各有三条小街,街边木杆上挂着几十盏昏黄的路灯。几十里不见人烟,猛然间发现此地的灯火,我心里很是兴奋。我走到靠外的一户亮灯人家门前寻问:“老乡在家吗?我是过路的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老乡,因自行车带扎破了,不能及时到达塔城市,能否借宿一晚?”门应声而开,里面走出来一位四十来岁面带微笑穿着草绿色军便服的阿姨,她打量了一下学生模样的我,开口道:“老乡,请进来吧!遇到啥难事了,给俺说说中不中。俺老家是驻马店地区平舆县的,1969年和孩子爸一起来支边的,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在遥远的西北边陲突然听到亲切温暖的乡音,我万分感慨,就爽快地对她讲明了借宿的缘由。她先给我倒杯热奶茶,又拿来刚出锅的洋芋让我先垫一下肚子。我看到她家几个孩子坐在桌旁写字,他们看到我后礼貌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她丈夫刚出去串门了,随后她出去把丈夫寻了回来。男人到家看到我笑了笑,然后熟练地拿出工具很快帮我补好车带,又打饱了气,然后才对我说:“试一试,看是否漏气。”当晚几个老乡过来探望后,我便睡在他家。怕我冷,阿姨又在被子上盖了一件皮袄。也许这段时间以来我很是糟心又特别疲劳的缘故吧,那晚我睡得十分踏实。
  第二天早饭后,我谢过老乡准备出发时,几位老乡热情地送我两包核桃、几个烤馕、一壶奶茶,欢迎我以后有机会再来。我推着自行车几步一回头地对老乡们说:“再见了,老乡们,我以后有机会一定再来看望大家!”
  中午,我到了塔城市二工乡的大嫂家,见我突然出现门口,大嫂愣住了。几年不见侄子侄女长高了不少,我以为以前的小不点认不出我来,可是他俩看到我万分激动,拉着我的手又说又跳。血脉亲情啊,遥远的空间距离能够隔断吗!?我为难地对大嫂讲述了自己遇到的窘境。大嫂说:“小建,别怕,谁不遇到难事哩?这段你吃住就在家里,明天我帮你找个活,挣钱后回口里好好读书,只有书读好了才有出息啊!你从小那么聪明,不读书太可惜了,咱不能让别人看不起!”然后,她麻利地做好了午饭。不久她二婚的丈夫收工后和“公爹”一起回来,他们见到我很是热情。交谈中我觉得这位“大哥”是个能干善良的厚道人,只是他比大嫂大了许多,仔细观察老爷子我觉得他也是实诚人。现在她家里五口人,大嫂再婚几年还没有生小孩,“大哥”视侄子侄女为眼珠子。
  其实大嫂家也是最普通的农家,并不富裕。四个人的口粮,猛然间又添了一张嘴,每月的口粮更为紧张。(当时新疆人口粮每月按实际人口数定量领取)我了解情况后,故意减少饭量,大嫂怕我吃不饱没力气干活就让我多吃点,我对她说:“大嫂,我饭量本来就不大。”实际情况是我每天干十个小时的活又累又饿,睡一晚,第二天手指僵硬、手腕生疼根本拿不牢东西。大嫂把我的情况给老板详细讲一遍。老板老家是湖南的,他长得矮小精明,得知我学生身份后又看“大哥”面子,对我很是体谅,做工时对我十分照顾。老板对我如此,引起了三门峡、陕西武功县两位打工仔的不满,他俩老在背后说我坏话。结果老板把这俩货狠尅一顿:“人家是大学生坯子,暂时遇到困难出来打工挣钱供自己上学用的,这好比蛟龙蛰伏。你俩是什么货色?大字不识一箩筐,如果你俩能把这个月的账目算清楚,我保证每人每天给你们加两元钱,咋样?”
  打工的第三个月的一天晚上,我回到家里了,看到大嫂脸色不对,也未敢轻易寻问,她那实诚的“公爹”突然也对我冷淡起来。我感觉不对头,以后中午就不再回家,避免自己尴尬难受。有段时间没地方吃饭,我就求着四川的几位哥们,我出钱搭他们的火,这几位哥们了解我的情况后特别义气,爽快地同意后也不愿多要我一分钱。塔城市广播电台家属院的一位回族老婆婆看我可怜,常常给我拿来馍馍,这温暖的一幕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善良的邻家奶奶。
  大约过了半个月,大嫂迫不得已对我讲起事情变化的缘由。原来是她夫家表妹奏了一本,惹得老爷子不自在了。她对老爷子说:“舅舅,表哥结婚几年了没有自己的孩子,现在兵兵的三叔住在咱家里,若是把俩孩子哄回口里,咱岂不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吗?”老爷子听罢就开始给大嫂呕气,对我冷淡了。得知原因后,我与大嫂就一起做老爷子思想工作。疙瘩解开后,老爷子心情恢复如初。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对大嫂说:“大嫂,这段没少让您操心受委屈,三弟我很是惭愧。我准备回口里复读,看大哥有空时,请他帮我结一下账吧?”随后“大哥”很快结清了账,四个月挣六百多块,那年月这些钱不算少。临走时,大嫂送我,偷偷塞给我一百元钱,我坚决不要,不料大嫂生气了:“嫌我不亲咋的?这点钱算我替你去世的大哥帮你行不?你记住,还是读书好,考上大学为老李家争口气。”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止不住泪流满面,对大嫂深深一躬:“我记住了您的话,等我大学毕业上班后一定抽空再来看望您!”此情此景,我不由地感概:血脉固然重要,但是善良更显得高贵难得!
  转回亲戚家后,我收拾齐学习资料立马买票返回口里,又经历几番曲折后,我终于考上了大学。
  二零零一的暑假,我再次去到塔城,沿着当年的足迹一一探访曾经的恩人。遗憾的是老爷子和那位回族老婆婆已经过世。虽然如此,他们的善良始终铭记在我的心中,时时敲打着我的灵魂。大嫂又添一子,一家人幸福温馨。湖南的老板发财后回到老家创业去了。一六二团五连的平舆县老乡回到了河南老家。连场景象有些破败,不过我发现兵团人坚毅互助的精神未变,我也相信这种精神一定会帮助兵团人战胜暂时的困难迎来光明的未来。
  往事点点,时时萦怀。三十多年来每每忆起,总觉得回味无穷,感慨万千。当年的幼稚任性使自己惨遭严峻的挫折并使自己得到了深刻的教训,差点误了一生。不过正是这样的人生曲折又使我得到了些许精神财富!福兮祸兮!但愿我的学生和孩子不要再经历我当初的曲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